第四章 林家草堂(2)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章 林家草堂(2)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阿松并未下车,他指着马路对面的老松树说:“门前有两只铜狮子的就是草堂。大卡白天不让进市区,我先绕出去停车,省得天亮了麻烦。门房大爷姓李,各位报鹤年堂的字号自会有人接应。”说完油门一踩带着渐远的噪声消失在黑暗之中。

  午夜时分马路上空无他人,我们四个站在砖墙外,显得十分突兀。我抬头去看草堂的门楣,漆木红匾上”林家草堂”四个篆体粗豪奔放有力,铁黑的大门上头有一个小窗口开在齐额的地方,想来是方便门房通报的小孔。草堂门口歇着两尊铜狮子,均有半人高,腰胖体壮,一个踩球一个叼崽,神态威仪。

  胖子建议说跑,反正城也进了,寻个地方落脚找大金牙查清楚整件事情的原委才是正招。我说来都来了,咱们好歹该过门跟人家道声谢再走,要不然日后传出去,一源斋的人连这点规矩都不懂,还不等于往薛二爷脸上糊泥吗?

  Shirley杨同意我的看法:“老胡现在榜上有名,我们在南京还没有找到固定的地方落脚。不如先借林家的地方休整一下,探探外面的风声再作定夺。”

  我问四眼怎么看,没想到那小子正撅着屁股凑在石狮子面前不知道摆弄些什么。我走上前说:“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咱们一源斋门口的可不比这个差。”

  四眼点头:“我一直没弄明白,这狮子是干吗用的,怎么家门口总爱摆上一尊。”

  胖子嘿嘿了一下:“什么一尊,这就是你没学问了。镇宅的狮子从来都是双的,哪有孤家寡人的道理。就拿咱们面前这两尊来说吧,四眼你分得清公母吗?”

  ”嗯?这东西也分公母?”

  ”多新鲜啊。这成双成对的东西,总不能搞两只都带把儿的竖在门口吧。快猜快猜,哪只长屌。老胡你可不许提醒他。我得让四眼在实践中寻找真知。”

  我说:“胖子,你怎么成天没事做,老喜欢折腾国际友人。秦四眼哪见过这些,你丫别成心为难人家。”

  Shirley杨也是第一次听说镇宅狮的事情,一下子来了兴致,跟四眼两人蹲在草堂门口研究了半天。最后这两个在美国长大的苦逼孩子信誓旦旦地说:“老胡,我们分析过了,叼崽的是父亲,我见过美洲狮锻炼幼崽的方式,就像这样叼起来,甩下山崖,然后让它们自己爬上来。这种严苛的行为,母兽是不忍心做的。”

  我见这俩义正词严,分析得头头是道,实在不好意思反驳他们。没想到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大笑声。扭头一看,是个年轻男子,生得浓眉大眼,怀中抱着一只虎皮猫,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起就站在我们身后了。

  胖子最见不得这种莫名其妙掺和一脚的人,拧着嗓子问:“你小子谁呀?大半夜不睡觉,跑别人家门口撒泼。”

  那小子怀里的猫龇牙呜了一声。他自己却笑道:“这里就是我家。”

  我心说不好,还没进门呢,就把草堂里头的人得罪了。正要开口解释,大铁门刺啦一下开了。从里头探出来一个胡须半白的老头,手里举着一盏煤油灯,看样子像是阿松口中那位门房李大爷。

  他一见那个抱猫的男人,脸上的褶子立马都笑开了:“哎呀,孙少爷你可回来了。今天铜鹤振翅,大小姐说……”老头话说到一半,忽然打住了,警惕地瞥了我们几个陌生人一眼。

  我听着话头,本料想林家的那位大小姐是位二八年华的青葱少女,怎知人家孙子已经赶上自己的个头了。一把年纪的人了,还称”大小姐”,倒是跟桑家老爷子有得一拼,跑不脱又是个死要面子的老祖宗。心下警惕自己,我们眼下是求着别人办事,一会儿见了”林大小姐”的面要注意言语,不能轻易顶撞。

  四眼向来最会打理人际,他一见对方生疑,翻手将鹤纹荷包递给李大爷。门房老头接到手里头一看,神色立马变得恭敬起来。将手中的煤油灯高高举起,说道:“几位稀客远道而来,快快请,快快请。”说毕又要对他家孙少爷解释。

  ”原来是京里的贵客,难怪奶奶大半夜召见……”那抱猫的青年两臂一松,怀里的虎皮猫刺溜一下,从半掩着的门缝里蹿了进去。他与我们一一握手,介绍说自己叫林魁,是草堂的坐堂大夫。

  ”外边风寒,几位还是先进去暖暖身子,叙旧的事缓一缓。”李大爷推开铁门为我们几个引路,林魁走到门口,从他手中接过油灯:“李伯,里头的事,您别忙了。大姐她们一会儿可能过来,门前你多照应着点。” 

下一篇:第四章 林家草堂(3)    上一篇:第四章 林家草堂(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