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神秘大佛(3)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十章 神秘大佛(3)

所属目录: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二保气喘吁吁地说:“不行了,实在是跑不动了,能不能先到古城里躲一躲……”
杨方说:“既然跑不出去,我看逃进古城里当土皇上也行。”
二保也是个不知愁的,说道:“六哥,你当土皇上,大小姐做土娘娘,那我也当个土将军。”
杨方说:“兄弟,你那两下子当不了将军,顶多做个太监。”
澹台明月说:“你们两个别做清秋白日的大梦了,军阀部队追上来了。”
说话这功夫,屠黑虎带着大队军卒,高举灯球火把亮籽油松,从暗道里追至城下。三人不敢停留,一路逃进城门。那些军卒们远远看见这三个人,直如见了六十根黄澄澄的金条,谁也舍不得开枪,那真是人人争先个个奋勇,呐喊声中狂追而来。
杨方等人逃进古城,眼见地面的沙土上留下三串脚印,屠黑虎的部队紧紧追来,三个人疲于奔命,也顾不上掩盖足迹,一直逃到另一端的城门,再往前地面陷落,深处都是黄水,水面宽阔,无边无际,已经无路可走了。
澹台明月取下背后的猎枪,要躲在城墙上面阻敌,如能趁乱射杀屠黑虎固然是好,否则就跳进沙洞深处的地下河,宁死也不落在军阀手中。
杨方说:“乱军当中难以分辨目标,一枪打不中屠黑虎,绝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不如我躲在城门中给他来个出其不意,5|贰2b00K你和二保先到城头高处,伺机接应。”
澹台明月不知杨方如何躲在城门洞中不被发觉,可眼看军阀部队转瞬就到,只好先带上二保,找处可以攀登的地方爬向城头。
杨方心知这次是有死无生,但是不拽上屠黑虎垫背,死也不能闭眼,于是关掉了头顶电灯,闪身躲到城门旁的墙根底下,他是在城池外侧,军阀部队从后面穿城追来,兵卒已大多到了城内,双方隔着一道城门。有个当兵的要争头功,脚下跑得飞快,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拎着步枪,当先追进了城门洞,这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杨方听脚步声到了近前,探臂膀拽出铜鞭,搂头盖顶打下去,那军卒也是个久经厮杀的老兵,仓促应变,还能举起步枪往上格挡,饶是他反应够快,奈何杨方这条铜鞭势大力沉,一鞭打下来,那军卒的步枪被砸成两截,脑袋也给打得粉碎,不及哼上一声,便已脑浆四溅横尸在地了。
杨方抬脚踢开那军卒的死尸,捡起掉在地上的火把往水中扔去,火把落在水里立时熄灭了,古城内外灯火照不到的地方全是漆黑一片,后面追来的那些军卒也瞧不清远处情形,隔着门洞看到有支火把在前面晃过,以为还要往前追,个个都是立功心切,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埋着头只顾追赶。杨方却纵身爬上城门洞的内壁,深吸一口气,使出仙人挂画的绝技,身体像条大壁虎一般悬在壁上。
军阀部队鱼贯穿过城门,举着火把在杨方身下跑过,哪想得到会有人躲在头顶,先过去五十多个当兵的,随后屠黑虎就在大批军卒的前呼后拥之下来到城门洞中,他亲眼看到古城里没有什么不死的仙人和堆积如山的珍宝,不免大失所望,又见前面没了去路,呼喝部下分头搜索,切不可走脱了半个盗墓贼,他身边几名副将也纷纷叫嚷:“这些贼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盗挖督军大人的祖坟,真是捋着虎须找乐子,也不想想自己有几个脑袋,非活捉他们剥皮点天灯不可!”
杨方悬在壁上看得一清二楚,实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如果从此处跳下去,他有十足的把握一鞭打碎屠黑虎的脑袋,不过屠黑虎身边的部队太多,一个个杀气腾腾,全都是枪上膛刀出鞘,他虽然能打死屠黑虎,自己却无论如何也难以脱身,不是被乱枪射杀,就是死于乱刀之下,但这机会转眼即逝,他也不再多想,身如飞鸟般从城门洞上落下,拽出打神鞭对准了屠黑虎的脑袋抡去。
杨方这一鞭卯足了十二分的力气,将起五更爬半夜练就的家数全使了出来,心想:“你屠黑虎的脑袋再硬,可比得了洛阳僵尸的铜皮铁骨吗?”
这一下是攻其不备,屠黑虎本事再大,也没料到杨方能悬在城门洞顶壁上,不过古城中全是大水带进来的泥沙黄土,杨方出手之前,无意间蹭掉了一些沙土,刚好落在屠黑的头顶,屠黑虎为人敏锐无比,察觉出城门洞中有异,此时杨方的铜鞭也打下来了,他百忙之中往旁一闪,铜鞭擦身而过打在了空处,屠黑虎的脑袋险些让铜鞭砸中,一股劲风带得脸颊生疼,不免又惊又怒,骂声贼子大胆,举起手枪对准杨方抠动扳机。
杨方满以为这一鞭下去屠黑虎必死无疑,却没想到此人反应奇快,差之毫厘竟让对方躲了过去,落地时看到屠黑虎举起了手枪,他也是出手如风,挥起铜鞭横扫过去,一出手就是连环三鞭,头一下横拨,扫掉屠黑虎的手枪,后两下分打屠黑虎左右两肩。铜鞭快如疾风,屠黑虎没等搂下扳机,手枪早被铜鞭打落在地,他心中愈怒,退了半步,闪身躲过第二鞭,顺势抽出挎在腰间的指挥刀,听这条铜鞭风声沉重,想必份量不轻,刀刃不能硬碰,先以刀身挂开第三鞭,紧跟着反守为攻一刀劈出,竟也带着破风之声。杨方见屠黑虎刀法凌厉迅猛,只得回鞭招架。
两人是仇家相见分外眼红,打在一起难解难分。周围手持刀枪全副武装的军阀部队,唯恐开枪打到督军大人,有心上前助战,奈何那二人性命相拼,你来我往打得眼都红了,长刀铜鞭皆是呼呼生风,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眼花,又哪里近得了身。
澹台明月和二保躲在城头上,望见城下灯火通明,密密麻麻围住了数百军卒,虽然看不见杨方如何在城门洞里跟屠黑虎厮杀,但听到双方呼喝恶斗之声,都在手心里提他捏了把冷汗。
此时杨方和屠黑虎尚未斗到分际,倘若在平川旷地,他未必是屠黑虎的对手,只得豁出性命,借着城门洞里的地形全力周旋,勉强可以斗个旗鼓相当。屠黑虎虽是土匪出身,却练就一身刚猛硬功,马上步下两路的武艺,平生罕逢敌手,素以神勇著称,近两年身为督军,位高权重,却仍旧心黑手狠嗜杀成性,经常亲手杀人,此刻也是一心要置对方于死地,低吼声中变换招数,右手长刀缠住铜鞭,左手使出可以开碑裂石的铁砂掌。
杨方识得厉害,不敢硬接硬挡,忙掣身出来,但城门洞两头挤满了握刀持枪的军卒,无法冲到外面,惶急之中逃向一面石壁。众军卒见督军大人占了上风,逼得对方走投无路,一齐发喊助威。屠黑虎一看杨方要跑,暗想:“以此人身法之矫捷,不让残唐五代时着了吉莫靴在壁上飞身行走的剑侠,但城门洞子里总共有多大地方,外围刀枪如林,某还怕你跑上天去不成?”当下挺起长刀从后追逐,却不知杨方尚有一记绝招“撒手鞭”。此刻就看杨方奔向墙壁,他是听风辨声,头也不回,猛然往后一抬手,叫了声:“着!”铜鞭呼地一声,脱手直飞出来。
杨方的撒手鞭百不失一,是乾坤一掷的杀招,不到万不得已,决计不会轻易使用,此刻两个人距离极近,换作旁人非让铜鞭击中面门不可,屠黑虎这身功夫却当真了得,间不容发之际还能举起长刀挡了一下,那柄长刀立时断成两截,铜鞭也被挡得势头稍偏,只擦到了屠黑虎的肩膀,重重撞到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杨方动如脱兔,不等铜鞭掉落在地,已返身跃过去接在手里,挥鞭往屠黑虎身上乱打。屠黑虎手里只余下半截指挥刀,但见杨方手中铜鞭犹如疾风骤雨般从四面八方打到,刚才又被“撒手鞭”惊出一身冷汗,臂膀剧疼彻骨,不免手忙脚乱,再也没有还手招架的余地。杨方败中取胜,正待痛下杀手结果对方性命,城门内侧的众军卒忽然一阵大乱,全往城门洞里拥了进来。

 

下一篇:第十章 神秘大佛(4)    上一篇:第十章 神秘大佛(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