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湖底沉城(1)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十二章 湖底沉城(1)

所属目录: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列车严重超载,车厢过道里都是人,以至于有人躺在行李架上,空气浑浊,而且有站必停,又换车头又是加水,看外边黑沉沉的,夜色正深,也不知是停在了哪个车站,大烟碟儿和厚脸皮两人都在我身边,各自将背包踩到脚下,一个揣着手把脑袋倚车窗上,嘴角淌下口水,另一个在桌上趴着,鼾声如雷,睡得正死,我惊醒过来,发觉手背多了几道血痕,心中惊骇难言,噩梦一次比一此真切,我想起契丹女尸黄金覆面下扭曲的脸,那定是被千年噩梦活活吓死的,我可别落得那般下场。
不过,辽国的女尸生前怎会梦到熊耳山古墓?那玉棺金俑和腹破肠流的死人,当真在熊耳山古墓的地宫之中?我们去豫西盗墓,岂不是会遇到尸变?这许多疑惑,我没一个能想得明白,但根据壁画中内容来看,古墓地宫里发生尸变,是在黑狗吃月之时,也就是月全食的时候,听说近期不会有那种天象,这倒不用担心,不久,列车缓缓开动,车厢里的旅客十有八九在睡觉打盹,我心神不安,睡是睡不着了,又在座位上坐得太久,腿脚发麻,于是挤到外边,到两节车厢之间透口气,我坐在最便宜的9号硬座车厢,10号车厢是餐车,11号以后是高级的软卧车厢,那边宽松得多,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票,我经常坐火车,知道什么地方清静,穿过餐车,到了10号11号两节车厢之间,这地方有风,空气流通,也没什么人,我听着列车咣铛铛咣铛铛的运行声,抽烟打发时间,看到身边有个老乡,三十来岁,个头不高,胡子拉碴一脸麻子,两只尖耳往上长,他坐在行李包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我,我递了支烟给他,那老乡接过来连声道谢,原来他的烟全抽完了,列车上的东西贵,没舍得买,夜里正熬得难受,当即划火柴点上香烟,眯上眼用力吸了两口,我们俩在那喷云吐雾,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天南海北地闲聊,这个人还挺能说,我得知他外号叫麻驴,豫西老界岭人,老界岭与熊耳山间的直线距离并不算远,我正好向他打听些那边的事儿。
我听麻驴说,熊耳山草鞋岭一带,人烟稀少,山势险峻,植被茂密,飞禽走兽出没其中,水里的鱼多大条都有,大山环抱,深沟绝壑聚云雾,经常是阴雨连绵,十天半个月也难得放晴一次,像大山里的姑娘一样羞于见人,天气好的时候,能看见磨盘那么大的鳖,翻在河边石头上晒壳儿,体重三五斤的老鼠不算稀奇,还有几丈长的蟒蛇,那才真叫吓人,上岁数的山民认为那些都有道行,没人敢动它们,鸡笼山林子密,地势复杂,枪马山最险,是古战场,草鞋岭洞穴多,有个洞叫黄巢洞,那是一处旱洞,解放前就没水了,也叫鱼哭洞,里面很深,相传当年黄巢起义,兵败后无路可逃,在山里遇上一个老头,这老头带着黄巢在洞中躲避。
我和大烟碟儿上次去通天岭,虽也是伏牛山脉,可那绵延的山脉太大了,通天岭在伏牛山北,草鞋岭是熊耳山南边,地貌有不小的分别,像黄巢洞一类喀斯特地貌的洞穴很多,或大或小,或是旱洞或是水洞,在豫西也不少见,仅以黄巢为名的洞穴,少说有那么三五处,传说大多是后人附会,那也没什么可听的,我只向麻驴询问地形地貌,尤其是仙墩湖的详细情况。
麻驴告诉我,草鞋岭仙墩湖西北东三面环山,峰岭阻隔,无路可通,湖水已比解放前浅得多了,南侧是大片芦苇湿地,那地方叫鸡鸣荡,可没有山鸡,夏秋湖水泛涨,⑤㈨⒉那时野鸭倒是很多,麻驴长这么大,没真正进过仙墩湖,据说那地方很邪行,不知是湖里有鬼怪还是什么,比如,本来好端端的天气,稍有声响,便立刻涌起大雾,进湖的人也多半有去无回,麻驴只在十几岁那年,随他爹去鸡鸣荡打过野鸭子,晌晴的天,突然下起暴雨,他父子俩担心遇到山洪,不敢再打野鸭,匆匆忙忙逃了出来。
我暗暗称奇,问麻驴:“仙墩湖的名字很奇怪,那湖中真有个仙墩不成?”
麻驴道:“仙墩是有啊,俺爹爹的爹爹的爹爹亲眼见过……”
我一听这就对上了,问道:“那又是怎么回事?”
麻驴道:“老弟你再给俺支烟,听俺给你说说这个仙墩。”
2
据我猜想,仙墩湖下埋着西汉时的某个诸侯王,不知何故开膛破肚惨死,地宫里有无数珍宝,还有许多活人陪葬,关于这地方有很多传说,可谓扑朔迷离,麻驴是豫西老界岭土生土长的人,我也想听听他是怎么说,当即将剩余的半包红塔山都给了麻驴,让他别卖关子赶紧说。
麻驴说:“你老弟真够朋友,有机会你到俺家坐坐,别看俺那穷,俺们那地方的油焖面却不是哪都能吃到,俺媳妇除了生娃,没旁的能耐,只是趴锅燎灶多年,她做油焖面的手艺,在周围十里八乡也小有名气,你不尝尝可不行,你先听俺跟你说,俺爹爹的爹爹的爹爹……,说不上是哪辈人,反正是俺家前几辈人的事,那一年闹饥荒,山里很多村子断了炊,吃树皮嚼草根,不知饿死了多少人,在那个年头,豫西遍地是趟将,别的山民怕遇上土匪,都不敢往深山里头走,俺家老辈儿里有个人不信邪,也是饿得没法子了,便去熊耳山鸡鸣荡摸野鸭蛋,那湖里却有一怪,水里有鱼,可没人敢捉来吃,只在南端鸡鸣荡一带有成群的野鸭出没,以前常会有人到那打野鸭掏野鸭蛋,不过危险也是不小,陷到泥里轻易别想上来。”
我说:“真是奇了,湖里的鱼怎么没人敢吃?那鱼长得样子吓人?”
麻驴说:“你听俺说下去就知道了,当年俺家老辈儿中的那个人,一个人进山到了鸡鸣荡,在荡子边上等了一天,也没看见野鸭,饿得前心贴着后背,他寻思往里边走走,没准那野鸭都在芦苇丛深处,当下拨着茂密的芦苇往前走,走着走着,哎,瞧见远处有个大坟,这坟大得吓人啊,坟头四周是数不清的房舍,要是没那些房舍,他或许不敢过去,一看有这么多屋子,还有很多人在其中来来回回的走动,就没想太多,他也是饿得狠了,想找户人家讨些东西吃,哪怕有口汤水也好,但是他走到近前,跟谁说话谁也不理会他,他心想这是啥地方,怎么这么奇怪,鬼不语,是不是欺生,看有外来的人便不搭理,他合计着不如拿走屋里的东西,瞧那些人是不是还装着看不见,打定主意,便进了一间屋,在米缸里掏了很多米塞进口袋,可那些人仍是不管他,他揣了米转身往回走,走到鸡鸣荡芦苇丛附近心里还纳着闷,扭头往后看了一眼,这一眼真把他吓坏了,身后除了水就是水,那坟头和房屋全都消失不见了,再一摸口袋里的米,也已变成了恶臭的绿泥,简直像刚从湖底掏出来的一样。”
我有些不信,随口道:“想必是撞邪了,还好离开得快,要不然性命不保。”
麻驴道:“谁说不是呢,他逃出来之后,听山里上岁数的老人说,许多年前这里没有湖,只有一处山中古墓,周围土冢累累,埋着无数殉葬的人,后来一同沉陷在了湖底,他看见的那些人全是鬼,尘世阻隔,那些米也是带不出来的,有时那古墓的封土堆会有半截露出水面,因此称为仙墩湖,相传湖里的鱼都是吃死人才长得这么大,如果老弟你事先知道了,你还会吃那湖里的鱼吗?”
我摇摇头,说道:“不敢吃……”心想:“那野鸭不吃水里的鱼虾吗?山民还不是照样吃野鸭?”
麻驴续道:“一是在没有道路的深山里,二是那地方实是邪得厉害,因此外边很少有人来,山里的人们也至多是到鸡鸣荡打几只野鸭,捉一捉水獭,再往深处,硬是不敢走了。”
3
我试探地说:“荒坟古冢里大多有宝,这么些年一直没人去挖?如今不是都说,要想富,挖古墓,一天一个万元户吗?”
麻驴道:“俺都说那地方邪的厉害了,谁不想活了到那去挖老坟,怕穷不是更怕死吗,挖到东西命也没了,再说,不是还有王法吗?”
我说:“没错,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再怎么痛恨万恶的旧社会,咱也不能乱来不是?”
正和麻驴说着话,我突然发觉身后站着个人,我心说:“不好,这些话可别让旁人给听了去。”转头一看,身后站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看年岁二十出头,可能是在10号车厢的餐车过来,要回11号软卧车厢歇息。正值深夜,列车里没什么人走动,我为了坐得舒服,把麻驴的行李卷横在过道上,跷着二郎腿只顾说话,没注意把路都挡住了。我见那姑娘对我上下打量,似乎听到了我和麻驴说盗墓挖坟的事,她脚步甚轻,在我身后不知站了多久,我此时方才觉察到,赶紧住口不说,挪开腿往后让了一让。那姑娘说了声“多谢”,低着头从我身边走过去。我鼻子里闻到一阵清香,却听麻驴说道:“嗐,长得好有啥用,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讨老婆还是要找俺媳妇那样的女子,别看粗手大脚,趴锅燎灶,生娃耕地,样样行……”那姑娘才走出没两步,听到麻驴的话,又转过头来望了我们一眼,似有责怪之意。麻驴大窘,他发觉说走了嘴,急忙低下头,好像做了什么大错事被抓到一样。我倒不在乎,抬起头对那姑娘说:“我们没说你,赶紧走吧,走啊,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那姑娘脸上一红,转身进了11号车厢。麻驴长出一口气:“老弟还是你行!”我说:“这种妞儿自以为是,从骨子里瞧不起咱们硬座车厢里的广大劳动人民。”麻驴点头道:“是啊,俺也没说她啥啊就瞪眼,准是把俺俩当成盲流了。”
接下来,我又从麻驴口中打听到不少熊耳山的奇闻异事,可有用的不多,第二天到南阳下了火车,麻驴要经鸭河口水库搭车去老界岭,那里距仙墩湖东侧的枪马山和不远,也是唯一能去鸡鸣荡的路,可我们此行尽量避人耳目,打算先绕到北面没有人烟的草鞋岭北侧,也没跟麻驴说要去仙墩湖,便在鸭河口作别,我们三个人置备齐了干粮,打听明白路径,搭车往山里去,到后来进入深山,不再有路,背着包翻山过涧,借助地图和指南针,用了两天时间才走到草鞋岭,高山的另一侧是仙墩湖,但那山势高耸巍峨,重峦叠嶂,实为不可逾越的天然屏障。
天黑前走到岭下,原以为当晚要在山野中歇宿,正自担忧,却在岭下发现一处古馆,四面连接山林,古树绕屋,石阶和屋顶长满了秋草,落叶堆积,门户上挂有锈蚀的铁锁,看来已经荒废了几十年。
厚脸皮说:“眼看天要黑了,有这地方过夜,那是再好没有。”
大烟碟儿说:“夜宿荒山古馆,可也有点刺激……”
他话没说完,厚脸皮已砸掉铁锁,拨开齐腰深的乱草推门进去,山馆东厅北厅两处房舍,一个塌了半边,另一个屋顶破了大窟窿,仅有外檐残缺不全的西厅,墙壁尚且坚固,厅中到处是塌灰和蛛网,阴晦潮湿,我们打开手电筒一照,赫然见到三具棺材。
厚脸皮骂骂咧咧:“谁他妈这么缺德,有棺材不往地下埋,却摆到屋里吓唬人?”
我说:“在火车上听麻驴所言,晋豫一带在解放前有种风俗,大户人家西厅里往往要放棺材。”
大烟碟儿说:“嗯,山里人迷信,这是取升官发财的意思。”
我说:“那倒不是,他们大户人家三妻四妾,妻妾死了不能直接进祖坟,先停尸在西屋,什么时候等到当家的归位了,方才一同下葬,当然也有人提前准备寿材给自己用,屋里摆的就是空棺了。”
大烟碟儿呸了一口,他说:“见到空棺材空坟穴都不吉利,鬼不语,听说空棺材是要人命的东西,屋里不多不少三口棺材,咱们又刚好是三个人,可别……可别让它要了命去!”
厚脸皮不以为然:“棺材又不会动,几块烂木头板子罢了,还能吃人不成?”
大烟碟儿说:“你有所不知,空棺材空坟摆的位置不对,凑成形势,那真是要人命,你哥哥我的曾祖在解放前是个地主,看上城外一块地想买下来,那几亩地的主人家为了抬高价钱,偷着在地里掏了八个空坟,声称他们家祖坟在此,想多讹几个钱,怎知自打掏了这八个空坟,他们家就开始死人,一连死了八个,刚够那空坟之数,你说这事邪行不邪行?”他又对我说:“你也该知道空坟要人这事的,对不对?”我点头道:“是听瞎老义说过……”可走近了才看到棺材盖上钉着长钉,显然不是空棺。

 

下一篇:第十二章 湖底沉城(2)    上一篇:第十一章 沙洞巨鱼(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