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惊爆无底洞 第四话 地震炸弹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卷 惊爆无底洞 第四话 地震炸弹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原来这铝制滚桶形货舱,竟然是个硕大的弹舱,里面装载着一枚重磅“震动炸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英国皇家空军曾装备了一系列大型震动弹,最大的重达22000磅,被称为“大满贯”威力十分惊人。

 
这种大型炸弹,大多是由“兰开斯特”轰炸机从空中投放,专用于摧毁钢筋混凝土浇铸而成的坚厚地下掩体,由于炸弹高速坠下,爆炸后形成的冲击波向四周扩散,会引发地震般的效果,所以又称“地震炸弹”可千万别小看剧烈爆炸所产生的震动波,它对隐藏在坑道或防空洞里的敌军,具有很高的杀伤力。
 
司马灰等人亲身经历过最为惨烈的“滚弄战役”那时政府军为了打通伊落瓦底江防线,调集了许多重炮,反复轰击缅共人民军固守的阵地。人民军虽然事先准备充分,挖掘了很深的战壕和掩蔽部,摆出了决战姿态,可是在猛烈的炮火中仍然死伤惨重。在阵亡的那些人员当中,百分之九十都不是让炮火直接炸死的,而是被重炮活活震死在了战壕里边。此役之后,人民军元气大伤,再也无力与军政府正面抗衡,不得不化整为零,转入山区施行游击战术。
 
所以他们无不清楚,别看蚊式运输机里装载的货物是颗旧型炸弹,可这样的重磅震动弹,即使是放在今天,仍然是最恐怖的武器。一旦引爆了它,就算侥幸没被当场炸为齑粉,也得被冲击波震碎了五脏六腑。
 
司马灰虽是急智,却也想不到蚊式特种运输机里装载的缅甸珍宝,竟会是如此一颗冷冰冰的“地震炸弹”这件“生铁铊子”一般的事物,足有数吨之重,只凭探险队里的六个幸存者,怎能搬得动它?况且天底下绝无是理,哪个吃饱了撑的,会雇用探险队到野人山里寻找一枚重磅炸弹?
 
此时司马灰深觉关于这架蚊式运输机的事情,恐怕远比他目前所了解的还要复杂许多。毕竟他们同玉飞燕之间本就路途有别,是毫无干涉的人。按照先前的约定,也仅是协助探险队找到失踪在野人山巨型裂谷中的运输机,然后将机舱里的“货物”带出去,可现在的情况急转直下,他不得不向对方问个究竟。
 
罗大海也放出狠话质问玉飞燕:“实话告诉你说,我罗大舌头可好几天没宰过活人了,手心里正痒得难耐,你要是拿不出个讲得过去的理由,就别怪咱爷们儿给你整出点颜色来瞧瞧。”
 
其实玉飞燕见了“机舱”里的货物之后,也是出乎意料之外,但她心中的确有些隐情,正想说与司马灰知道,却听罗大海出言威胁,便没好气地说:“就你这姓罗的话多,我也实话告诉你,机舱里装载的只有这颗地震炸弹,它就是探险队所要搜寻的货物,不过并非要将它带出野人山,而是就地引爆。别的事你们不用多问,只管照我说的去做就是。”
 
罗大海说:“你这话跟没说一样,唬弄鬼呢?让你自己说出来,那是我罗大舌头给你个面子知道不知道?别给脸不要脸。”
 
玉飞燕怎肯吃他这一套,冷笑道:“三张纸糊个驴头,你好大的面子。”
 
罗大海一听更是不忿,怒道:“我罗大舌头遇上你这路土贼,真是黄鼠狼子趴在鸡窝上——有理也说不清,只好拿拳头说话……”
 
司马灰见这二人都像是吃了枪子儿炸药,说话犯冲,根本讲不到一处,只好出言劝解。他对玉飞燕说:“这话可有点伤人了,大丈夫名在身不在,你要是这么任意诋毁,我们只好恕不奉陪,立刻拔腿走人。”
 
说罢招呼其余三个同伴,作势要走。
 
玉飞燕冷冷地哼了一声,瞪着司马灰道:“瞧你这副德兴,一提回国就容光焕发,我认识你这两天也没见你这么精神过,是不是在那边有个小相好的?”
 
司马灰听她如此说话,也不免有些恼火:“你们家是卖醋的呀?”
 
三人话不投机,越说越僵,而旁边的俄国人白熊向来冷漠,他正在察看那颗地震炸弹的弹体结构,对别的事情毫不理会;Karaweik则是拙嘴笨腮,别人也不拿他的话当回事;亏得阿脆加以劝解,才算是将这话头引开。
 
玉飞燕冷静下来,自知眼下势单力孤,还不能把司马灰惹恼了,否则难以收场,只好说明了事情经过,她这伙人确实受“客户”所雇,进入野人山寻找一架失踪的英国空军运输机。但她从没见到过这位“客户”的真正面目。只是获悉这架蚊式特种运输机里,装载着准备秘密运往大英帝国博物馆的缅甸古物,而探险队的任务就是进入地底裂谷,找到机舱里的“货物”探险队被提前告之——机舱里的“货物”非常危险。在出发前又会收到一件被火漆封住的密函,只有找到失踪的“蚊式”并且确认了舱内货物的标记之后,才可以打开密函,依照函中所说的方式处理“货物”密函中的信息,以墨鱼汁液写就,字迹遇到空气后,用不了多久便会消失无踪,不留任何痕迹。
 
玉飞燕找到货舱,看明了密函中的提示,才知此行目的竟是要引爆“地震炸弹”而英国皇家空军运输机里装载缅甸珍宝一事,可能只是个掩盖真相的幌子。
 
关于“客户”的情况,玉飞燕只知道那是一位被称为“绿色坟墓”的地下财阀,这个组织的前身,可以追述到组建于十六世纪的“不列颠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在南亚进行远洋贸易,贩卖鸦片、走私烟草、大肆掠夺经济资源,为大英帝国进行殖民主义扩张,同时谋取巨额利润。英国政府授予了东印度公司各种权力,如垄断贸易权、训练军队权、宣战媾和权、设立法庭审判本国或殖民地居民权等,几乎成了英国政府的海外代理人。
 
可是盛极则衰,随着工业资本的兴起,依靠商业资本垄断的东印度公司,终于避免不了破产解体的命运。但表面上消失的只不过是东印度公司的外壳,而它背后的真正操纵者,反倒借此摆脱了臃肿不堪的躯体,利用东印度公司留下的关系网,暗中结成了一股新的势力,并且贩卖情报、武器和毒品,借着战争的机会收敛财富,控制着许多傀儡般的军队。其势力深植各地,但行事低调隐秘,外界大多不知道它的存在。
 
虽然玉飞燕所知仅限于此,但她看了舱内的重磅炸弹上有特殊标记,依理推想,也不难猜出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这架蚊式运输机和机舱里面装载的地震炸弹,多半都属于“绿色坟墓”所有,野人山巨型裂谷地势特殊,地底不仅浓雾障眼,另外裂谷中还有强烈气流,如果利用轰炸机从空中进行投弹,根本无法判断这垂直洞窟的深度,难以准确爆破,如果炸塌了裂谷,只会事得其反。而唯一能进入裂谷深处的载具,仅有设计独特的蚊式特种运输机。所以“绿色坟墓”才派人驾驶“蚊式”携带地震炸弹进入裂谷,但也许是没有预料到地底浓雾的威胁,运输机上的驾驶员还没来得及引爆炸弹,就已遭遇不测,所以还要利用别的敢死队,继续完成原定计划,只是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缘故。
 
玉飞燕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又再次对司马灰等人强调,反正进山来做这趟“签子活”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即便运输机里当真装有缅甸珍宝,也落不到咱们自己囊中,如今面临如此境况,当然是不可功亏一篑,只好继续按照指令行事,引爆“地震炸弹”司马灰心想,热带风团“浮屠”规模猛烈,为近几十年来所罕有,若非有此机缘,我们这支探险队也不可能避过致命的浓雾进入裂谷深处,现在要引爆这颗重磅地震炸弹,只是举手之劳。不过这件事情非常蹊跷可疑,“蚊式特种运输机”凭借自身的特殊构造,可以进入到裂谷最深处,但它具体能够降落在什么区域,却难以事先判断。机舱里装载的震动炸弹不仅没办法再次移动,而且这地底空旷无际,震动炸弹的威力再大,终究难以完全覆盖整个裂谷。这个计划的结果根本不可预期,又为何会有人处心积虑要炸毁野人山的地脉?想来此事埋根极深,只怕牵扯不小。
 
但司马灰又觉得雇佣探险队的“绿色坟墓”到底想做什么,是否与野人山里埋藏的古老秘密有关,这些事情和缅共游击队的四个成员毕竟是毫不相干,何必理会?他察言观色,见了玉飞燕的神情,就知对方已经没有什么隐瞒之处了,况且按道上的规矩,这些事本来可以不说,现在也没什么好追究的。
 
罗大海等人都和司马灰看法相近,没耐烦去深究底细,也不想多问了,只盼尽快做成了“签子活”然后再设法逃出野人山,眼下只等时机一到,就可以让俄国人白熊动手引爆炸弹。
 
谁知这时又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变故,那俄国人白熊仔细察看了地震炸弹之后,打手势告诉众人:“这颗炸弹上装的是定时引信,想启动引爆它非常简单。但是可能由于受到严重颠簸,震动弹的引爆装置受到损伤,无法修复,所以引爆后大约只有几分钟的撤离时限。这枚炸弹的威力太大,冲击波覆盖的范围很广,现在必须留下一个人负责引爆,其余的人要提前离开,否则大伙就得同归于尽。可最后留下引爆炸弹的这个人,肯定是逃不出去了。”
 
这个残酷的事实,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泼下,谁的性命也不是白捡来的,哪个肯充作炮灰?司马灰更是深知地震炸弹的威力,现在缅甸境内还有许多巨大无比的弹坑,多是当年英国飞机轰炸日军掩体时留下的,简直就像是天坠形成的陨石坑,坑内地表都呈波浪形一圈圈向外扩散,那里边多少年都寸草不生,震波所到之处玉石俱焚,真正是挨上就死、碰着就亡。
 
司马灰心中一转念,觉得谁也不该死,就对玉飞燕道:“物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就应该懂得变通。实在不行咱就别管这颗炸弹了。你回去之后,尽可如此复命,只说是已经引爆了地震炸弹,可惜这是个炸不响的臭弹,或者推说虽然引爆了,但威力不够,没能达到预期效果。反正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随你怎么说都无所谓,热带风团过后,地底仍会被浓雾笼罩,难道他们还敢到这里来进行现场调查不成?”
 
玉飞燕立刻摇头道:“绝不可行,你不知道绿色坟墓的情况,这些烟泡鬼吹灯的伎俩,可是瞒不过谁的。”
 
司马灰不以为然:“在这种越是认真就越被当成白痴的年代里,做人就不能太实在了,别忘了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千里眼顺风耳,外人怎能够知道野人山巨型裂谷中的发生了什么?咱们这就六个人,我和罗大海、阿脆离开野人山后,都要穿越勐固河返回中国,咱们这辈子算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了,那俄国人又是个半哑子,再说他还不是照样怕死?难道你怕星期天这四六不懂的小子说走了嘴不成?我看只要你自己不吐露,绝对是神不知、鬼不觉。”
 
罗大舌头也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规矩都是人定出来的,所以咱做人就不能墨守成规,该懂得避重就轻,只要这颗大麻雷子一炸,说天崩地裂那都是轻的,沼泽里如此泥泞,凭咱这两条腿,肯定来不及逃开,那还不得全体“看山勿噶”了?
 
玉飞燕被众人劝得动了心,正想应允,忽听背后传来一阵冰冷低沉的人语声:“I`m staring at you!”
 
(注——看山勿噶:缅甸语永远健康的音译)
 

下一篇:第四卷 惊爆无底洞 第五话 隔舱有眼    上一篇:第四卷 惊爆无底洞 第三话 危险的货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