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六话 浓雾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六话 浓雾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众人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这座古塔竟和蚊式特种运输机有关?玉飞燕率先开口问道:“你这话却是从何说起?”

 
司马灰说蟒蛇身上的不是短鳍,极有可能是种“翼”一开始我也想不到此节。但从塔身的奇异形状和布满花木的浮雕图案上推测,这古塔的形状几乎与忧昙婆罗毫无两样,看来这些内外一体的死塔,似乎象征着地底出现的雾。而带有翼的怪蛇在塔中穿行,这不就是绘有黑蛇标记的蚊式特种运输机驶入雾中的情形吗?也许这仅仅是个巧合。但那位遇难的英国探险家威尔逊说得不错:“对逻辑研究得越深,就越是应当珍惜巧合。”
 
野人山里各种神秘而又恐怖的古老传说,都离不开蟒蛇与迷雾,死塔所象征的隐喻应该是“只有飞蛇才能进入雾中”——这是占婆王朝在千年之前留下的暗号。
 
玉飞燕等人初时听司马灰所言,都感到太过离奇,但听到后边,却也是合情合理,恐怕古时当真有这个暗号留传于世。
 
司马灰说这也只是自己一相情愿的臆测。好多紧要关节仍然想不通。死塔暗示着“只有飞蛇才能进入雾中”这一点应该是不会错了,雇佣探险队进入野人山裂谷的绿色坟墓,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掌握着这个秘密。所以才会布置利用蚊式装载地震炸弹的行动计划。但绿色坟墓大概也和咱们一样,只是见到了谜底,却不清楚这谜底的真正含义,因此那两架驶入裂谷内的蚊式特种运输机,先后遭遇了不测。
 
司马灰等人还记得在Karaweik发现的那卷录音带中,记录着一幕惨烈的灾难,搭乘黑蛇Ⅱ号的英国探险队,在坠机后曾使用特制的强光探照灯,来察看雾中地形,不料却有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受到灯光的吸引,从深渊般的裂谷底部迅速爬了上来,同时伴随着一阵阵犹如枯木断裂般的恐怖噪音,并且袭击了蚊式运输机里的人员。等司马灰和玉飞燕从绝壁攀下之时,裂谷内的浓雾已经被暴雨压制而降低,他们俩没在运输机里发现半个活人,甚至连尸体的碎片都没有见到,仿佛机舱里的人全都湮灭在了雾中。而当司马灰等人进入地下沼泽,找到二十几年前失踪的蚊式残骸时,在进入舱门的一刻,不曾被雨水驱散的迷雾仍然未散,浓雾里似乎有种难以阻挡的可怕力量,险些将司马灰拖人雾中,但当时并没有听到那刺耳的噪音,至今也说不清在那瞬息之间,究竟遇到了什么。
 
如今众人在古寺废墟的一座座死塔中,发现隐藏着“只有飞蛇才能进入雾中”的神秘暗号,这个谜底的真相难以判断。也许缠绕在塔身上的“飞蛇”就是从浓雾中出现并且袭击英国探险队的“生命体”忧昙婆罗产生的迷雾,与雾中栖息的怪物,正是封锁着黄金蜘蛛城最终秘密的两道大门。
 
众人根本无法想象,那身带短鳍的蟒蛇究竟是些什么,这世界上何曾有过能在雾中飞行的蟒蛇?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龙倒是能够腾云驾雾,可那毕竟是想象出来的东西,谁亲眼见过?
 
玉飞燕对司马灰说:“从死塔里钻出的怪蛇,身上至少有六七对短鳍,也未必是某种生物的原形。因为世间能振翅飞翔的生物,不论是昆虫、鸟类、蝙蝠,最多生有两对,也就是四只翅膀,这是它们进化的客观规律。”
 
司马灰说凡事没有绝对,此前谁能想到野人山裂谷绝深处,竟然生长着一株如此巨大的忧昙婆罗。它由生到灭,本该只在瞬息之间,但事态异常,自然法则和规律似乎都被扭曲了,也没准迷雾中当真有着超出人类认知范畴的东西存在。
 
说话这么会儿时间,身后的迷雾已浓得好似化不开来,阿脆提醒众人说:“咱们必须立刻找个地方藏身,因为不管雾中究竟存在着什么,它随时都可能出现。”
 
司马灰也已听得远处的浓雾里,出现了那种破木门不住关合般吱吱嘎嘎的刺耳声响,而石缝树隙里生长的忧昙婆罗也在逐渐增多,他清楚剩余的逃生时间越来越少,不敢再多作停留,急忙招呼众人快走。
 
但是环境恶劣,地形复杂,东倒西塌的石墙石塔,树藤残骸纵横交错,又处在黑灯瞎火浓雾弥漫的环境下,只凭探照灯寻路,别说此刻时间紧迫,即便是正常情况下,在这片古寺宫殿的废墟里转上一两天,也不见得能找到地下伏流的入口。
 
司马灰在此前发现没膝的积水,有缓缓降低和流淌的趋势,又见古城和丛林整体沉入地底后保存完好,就寻思这附近大概是个桥拱般的地形,一千多年前坍塌的山体地层就是桥面,其下很可能还有些窟窿或缝隙,类似桥面底下的洞。在有水的区域,忧昙婆罗的生长就会受到限制,而没有这种地底植物,就不会出现浓雾,没有雾则意味着安全,所以他认为只有尽快找到地下洞的入口,即便其中没有伏流,至少也可以确保一段时间之内没有生命危险。
 
不料恶劣的环境限制了行进速度,而且茫茫雾气来得很快,司马灰见不是理会处,心知即便争分夺秒,也于事无补。他一看身边地形,恰是离一座石殿不远,殿墙前有一道石拱,内外通透,里面是具四面四手的神像,就将手一指,让众人先进去避避,随即当先闪身入内,可举着探照灯一扫,原来后面的殿墙早已塌了半壁,根本无法容人躲藏。
 
四人叫苦不迭,正要掉头出来,忽听拱墙上窸窣有声,司马灰将探照灯射在石壁中,就见头顶砖缝里钻出海碗般大的一丛忧昙婆罗,缕缕薄雾从中流出。这时一阵枯树般的动静在浓雾深处由远而近,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突然有个极长的黑影,刷地一声从空中掠过。众人虽是目不转睛,却都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它好像贴着墙皮,一晃就不见了,眼前所见的黑影仅是视觉残留,石壁上那片忧昙婆罗,已然破碎成一片雾气。说其快,箭射星流、风驰电掣都不足以形容,只能说是越影超光。人的眼睛几乎跟不上它的移动速度,那一阵嘎嘎作响的噪音也早已远在百十米开外了。
 
司马灰心中极是惊骇:“这是雾里的怪物出现了,它可能是在掠食,移动起来快得几乎凌虚绝迹,可就算世间真有能飞的蟒蛇,也绝无如此之快。”
 
司马灰脑中这个念头还没转完,刚从头顶掠过的东西已在石殿里兜了个圈子,眨眼间飞撞到了身前。他连忙将手中手所持的探照灯抛开,想以此引开来敌,但那探照灯刚刚脱手,光亮仿佛遭受黑洞吞噬,立即熄灭在了半空。一旁的罗大舌头也感到了危险,当即扣下了平端着的大口径猎枪扳机,慌乱之际,没有准头,也不知道子弹射到哪里去了。
 
有道是“枪响治百病”众人虽然早已筋疲力尽,走起路来两条腿都快拉不开栓了,可真要到了性命攸关的危急时刻,精神中蕴涵的潜能,往往可以在短时间内超出肉体承受的极限。司马灰察觉到不妙,立刻推开也置身在石拱里边的罗大舌头,同时借力向侧面扑倒。这个动作几乎与探照灯的熄灭、猎枪击发同时完成,随后才听到那具熄灭的探照灯掉落在地面的响声。虽是司马灰应变迅速,可还是慢了一步,罗大舌头闪避之际,就觉自己腰间一凉,像是被寒冰戳中,伸手一摸全是鲜血,这才感到疼得火烧火燎。
 
原来罗大舌头被雾中那快似闪电的东西在腰上撞了一下,竟给连衣服带皮肉刮去一块,创口呈弧形,极是齐整,顿时血流如注。
 
在后边的玉飞燕和阿脆二人,发现前边的探照灯突然熄灭,知道事情不好,当即投出两枚白磷手榴弹,这种拉环式手榴弹其实是种燃烧弹,燃烧之际虽会产生厚重的烟幕,但刹那间白光灼目,将四周映得一片雪亮。
 
玉飞燕立刻摘下行军水壶,把里面仅存的清水,都泼向石缝里生长的几丛忧昙婆罗,然后又去灌地下的积水,将殿门内外都淋遍了,使周围雾势稍减,耳听黑暗中迅速移动的噪音,虽然仍在附近徘徊游动,却不再接近雾气薄弱的石殿了。
 
司马灰和阿脆借着亮光看见罗大舌头倒在血泊之中,伤势着实不轻。忙抢上前去将他扶起。阿脆的急救包是从英国探险队的飞机里找到的,里面备有各种应急药品,其中有种止血用的凝固蛋白胶,可以黏合伤口,此刻不计多少,一股脑地全给罗大舌头用了,又拿绷带缠了几道,忙活了一阵,好歹止住了血。
 
罗大海脸色惨白,疼得脸上肌肉都在抽搐,他低头看了看伤处,强撑着说:“这么点小伤,跟他妈挠痒痒似的……”
 
心中却也后怕不已,暗想:“这大豁子少说去了我二斤肉啊,幸亏我罗大舌头皮糙肉厚。要不然真他娘的连肠子都流出来了。”
 
这时玉飞燕发现断墙边又冒出一丛忧昙婆罗,白磷燃烧形成的浓烟与雾气相遇,从中掉出一条形似蟒蛇的东西,此刻看得清楚,它活生生就像是深海里的腔肠生物,约有水桶粗细,两米多长,无鳞无皮,通体呈半透明状,仿佛是一截会动的玻璃管子,两侧生有对称的短鳍,薄锐如刀。也不知哪端是头哪端是尾,就地扭曲蠕动,抖去身上的泥水,振翅欲飞,螺旋桨般的短鳍颤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发出阵阵朽木断裂般的噪音。
 

下一篇: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七话 呼吸    上一篇: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五话 不是谜底的谜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