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距离天国最近的人 第二话 绿色坟墓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六卷 距离天国最近的人 第二话 绿色坟墓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那最后一个僧人战战兢兢地答道:“死是我王之威,不死是我王之恩。”

 
占婆王闻言大笑,掷刀停刑,给这第九个僧人留了条性命,又造塔埋骨,最后把那第九个僧人毁去双目,用铁锁穿身,禁锢在塔底地宫。
 
司马灰等人听得暗暗咋舌:“阿奴迦耶王好狠的手段,杀戮如同戏耍,想必其人好大喜功,征伐太重,用度太奢,恐怕他自己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又都佩服玉飞燕见多识广,觉得她也确实有些过人之处。
 
玉飞燕说:“我虽不知野人山地下古城里究竟藏有什么秘密,但这壁画确实是占婆王屠僧灭佛的情形,番僧中的八个遇害。只有一人活了下来,所以九道暗门中应该只有一处生门,如果误触机关,说不定会有麻烦。”
 
司马灰是个心眼里头揣着心眼的机警之人,听玉飞燕说了壁画上描绘的事迹,已明其意,依次找寻过去,果然有个洞穴内的俑人是囚徒之状,不过俑人沉重,像在地下生了根似的,没有几百斤的力气无法撼动,更不知是转是推。司马灰再仔细打量,发现那尊石俑双眼未坏。便试着往下按了按,哪知稍微使劲,就察觉到石头眼球沉向内侧,一抬手又重新回到原位,原来石俑中空,里面显然藏有机括,再将两只眼球同时按下,就听得轰隆作响,占婆王绘像下的墙壁分开缝隙,其后露出一座低矮坚厚的石门。
 
众人发现壁画中的占婆王高高在上,要想进入古城的最深处,只有从其脚下低矮狭窄的石门中通过,而且必须是曲身猫腰才能爬进去,心中无不暗骂,有心要将壁画毁掉。可一考虑到宿营灯里的电池随时都会耗尽,必须在完全陷入黑暗前找到出口,便再也无暇多顾。怎知那石门闭合坚固,大概千余年来从未开启过,四人使出吃奶的力气联手推动,直累得腰酸臂麻,才推开半壁,宽度刚可容人,里面黑咕隆咚,似乎还有不小的空间。
 
以众人往常所见所闻,实在推测不出这座古城究竟是个什么所在,数不清的浮雕和壁画无不精湛绝伦,技工之娴熟、想象力之丰富、规模之庞大、结构之奇异,都使人难以置信,历经千年,仍在地底岿然不动,根本不似出自凡人之手,在他们看来,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充满了谜团。
 
玉飞燕不敢贸然入内,先用宿营灯向里照了一阵,可满目漆黑。又哪里看得到什么。如果整座黄金蜘蛛城仅是一条通道,被阿奴迦耶王隐藏在通道尽头的秘密又会是什么?沉寂的黑暗中仿佛充满了危险,也许每向前走出一步。就会和死亡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正当众人将注意力集中在石门深处的时候,司马灰听到身后有个极轻微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平静的水面。他装作不觉,偷眼去看,此时处在地下环境里久了。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加之积水淤泥中又含有磷化物,偶尔会有微弱的鬼火闪动,所以即便漆黑一团,可只要没有浓雾,在不借助灯光照明的情况下,也能隐约看到附近的物体轮廓。司马灰循声观望,发现一尊倒塌的石俑背后,伏着一个身影,头上圆溜溜的像是扣着半块瓜皮,正是那个戴着M1钢盔的第五幸存者钱宝山。
 
司马灰猜测对方一个人推不开这道石门,所以才引着他们进入隧道,此时见石门洞开,就想找机会悄悄溜进去。钱宝山来路不明,似有意似无意地遮遮掩掩,最可疑地是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居心叵测,恐怕不是善类。捕捉这个幽灵的机会稍纵即逝,司马灰自然不肯放过,他不发一声,悄悄退出宿营灯的照射范围,攀上残壁,迂回着接近钱宝山藏身之处。
 
司马灰身手轻捷,他在黑暗中横攀着残破不堪的人面石壁,绕过了隧道中的积水,行动之际悄无声息。民国以前的绿林盗贼中有四绝之说,四绝分别是指蝎子爬城、魁星踢斗、八步赶蟾、二郎担山,司马灰是蝎子张真传,这路倒脱靴的本事惊世骇俗,向来在四绝里占着一绝,尤以姿势怪异行动迅速着称。那钱宝山正藏在石俑背后全神贯注地窥探石门,猛然间察觉出情况不妙,也不免惊诧万分,更没想到司马灰来得如此之快,口中“啊”地一声轻呼,闪身向后就躲。
 
司马灰本想出其不意,擒住对方看个究竟,此时听钱宝山口中一声轻呼,这声音虽然轻微短促,但在他听来,无异于黑夜里响个火炮。因为这个人的声音,与探险队在蚊式特种运输机里发现地震炸弹时,由录音机里传来的神秘语音完全相同。那条犹如受到电磁干扰而形成噪音般的声带,显得僵硬而干枯,早已深深印在了司马灰的脑中,他现在终于可以确定,钱宝山就是身份扑朔迷离的绿色坟墓。
 
自从在机舱里听到录音开始,司马灰一直无法确认这幽灵般的绿色坟墓是否存在,因为只闻其声,未见其形,在行动中难免处处受制,苦无对策,只好隐忍不发,直到此时才水落石出。他想到探险队进山以来种种噩梦般的遭遇,Karaweik和苏联人契格洛夫惨死,剩下这几个人也都受到了严重的化学灼伤,全因绿色坟墓而起,心头不由得涌起一股杀机,再也遏制不住,竟不想留下活口,于是借攀在残壁上居高临下,拔枪射击。
 
司马灰这支枪里的子弹早已顶上了膛,枪口一抬,一串子弹便呼啸而出。这种苏制冲锋手枪,既是手枪,又是冲锋枪,连发单发都能打,但是在没有装备肩托的情况下,连续击发的命中率难以保证,不过他与绿色坟墓距离很近,乱枪劈头盖脸地打过去,至少也能有两三颗子弹命中目标。
 
绿色坟墓察觉到自己暴露了踪迹,急忙抽身躲闪,却仍是迟了半步。那顶M1钢盔在慌乱中滚落,随即又被一发子弹从侧面击中太阳穴,当场扑倒在地。
 
司马灰唯恐对方还未死绝,正想再补上两枪,可猛觉一阵腥风袭来。原来隧道底下有条伺机猎食的鳄鱼暴然跃起,张着血盆大口向上扑咬而来,他只顾着要击毙绿色坟墓,没提防潜伏在隧道里的鳄鱼已悄然接近,再也来不及回避,只得闭目待死。
 
罗大舌头和阿脆、玉飞燕那三个人,都没想到司马灰说动手就动手,等他们反应过来,已在枪火闪动中,见到那钱宝山被当场撂倒,同时又看见一条鳄鱼蹿了上来。这三人眼疾手快,乱枪齐发,将跃到半空的鳄鱼打成了筛子,死鳄重重翻落在了水里,阿脆随即扔下两颗白磷手榴弹,炙热的烟火阻住了附近其余几条鳄鱼,迫使它们纷纷后退。
 
司马灰只顾着躲避鳄鱼,手脚没攀住残墙上的凹槽,直接跌落下来摔入水中,所幸全是淤泥,才没把脑袋撞进腔子里。阿脆等人担心白磷烧尽后再有鳄鱼过来,急忙上前接应,将司马灰从水里拖了上来。
 
四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见从弥漫升腾的浓烟里爬出一个人来。烁烁刺目的白光照射下,那人身形犹如鬼魅,竟然是刚才已被司马灰开枪射杀的绿色坟墓。纵然是司马灰临事镇定,也不禁觉得身上一阵发冷:“绿色坟墓刚被乱枪击毙,至少有一发子弹是贯头而过,脑浆子都打出来了,怎么可能还会爬动?除非它不是活人,可死尸僵硬,不能行动说话,而亡灵又不会在灯下显出影子……”
 
司马灰硬着头皮骂了一句:“你不趁早挺尸,还爬过来干什么?”
 
四人仗着手中都有武器,便端起枪来,枪口齐刷刷对准了绿色坟墓,刚要扣动扳机,就见对方缓缓抬起头来。这回众人是借着燃烧的白磷烟火。自然脸对着脸看了个一清二楚,只是看这一眼,却似经历了一生中最恐怖的时刻,止不住牙关打战,连扣住枪机的手指都被吓得僵住了。
 
此时的情况是司马灰等人伏在隧道里,借着白磷弹灼目的光亮,看到绿色坟墓突然从烟雾中爬了出来,虽然距离并不算近,但对方头戴的M1钢盔掉落后,恰好将他那张隐藏极深的脸孔暴露了出来,使众人瞧得再清楚不过,只见其双目微凸,额顶奇长,耳垂很宽,嘴唇极厚,被燃烧的磷光映得惨白,毫无人色,灰蒙蒙的两只眸子里,也没有半分活人应有的气息。
 
此时司马灰已然确认此人就是绿色坟墓,不料对方在被子弹贯脑射穿之后,尸体居然还能行动,而且谁都没想到绿色坟墓的脸孔,竟会是这副模样,难道那个早已死去千年的占婆王……又从壁画或棺椁里爬出来了?
 
据说占婆国阿奴迦耶王生具异相,被后世称为天菩萨,大意是指占婆王的相貌与常人差别太大,也不能说难看丑陋,至多是怪异离奇,仿佛是古代宗教里的神佛造像。那些壁画和浮雕里的神像。虽也是一鼻子俩眼什么也没多长,但为了突显与凡夫俗子的区别,工匠在制作时往往会增加许多夸大的特征和气质,倘若忽然变做肉身,活生生出现在面前。让谁看个冷眼,光天化日之下也得吓得半死,何况是在这条黑暗阴森的古城隧道里。
 
司马灰等人在看清绿色坟墓那张脸的一瞬间,觉得心底都有块玻璃被震得粉碎,手脚也不听使唤了,头皮子跟过电一样都是麻的,只听那具古尸喉咙中发出咕噜一声怪响,拖着掉落在地的钢盔,快速爬向石门。
 

下一篇:第六卷 距离天国最近的人 第三话 占婆的王    上一篇:第六卷 距离天国最近的人 第一话 第九种答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