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四话 壁画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四话 壁画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穆营长常年在玉门甘肃一带的沙漠里剿匪,却也从未碰上过这等怪事,他为军多年,向来气粗胆壮,从不信邪,认定是有敌特暗中跟随探险队,立刻端起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对天鸣枪示警,眼见沙丘下那团黑影越来越近,就对准目标扣下了扳机,“五六式”那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特殊射击声,在空旷凄冷的沙漠中听来,显得分外“嘶哑”。

 
穆营长枪下虽未落空,但沙地上那团“鬼影”却似无知无觉,7.62毫米口径的制式步枪子弹对它没起任何作用,仍在飘飘忽忽的时隐时现,随即轻轻一闪,竟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倏然消失无踪,眼前唯见沙丘起伏,沉寂无声。
 
这大沙坂里根本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别说狼踪狐迹,只怕连只沙鼠也不存在。更何况此刻月色正明,视野变得分外清晰,远比白天热浪蒸腾或沙尘漫天时看得还要真切,如果荒漠里真有某些东西出现,不可能看不到它的实质。
 
众人都是目瞪口呆,实难解释眼中所见,宁肯一厢情愿地认为“那只是疲惫和压力带来的幻觉”,也不敢设想“在这片恐怖的沙漠里遇到恶鬼”会是个什么后果。
 
却在此时,又发觉侧面有“沙沙”作响的声音传来,众人硬着头皮抬眼一看,就见数十米开外,同样有团幽灵似的“黑影”站在沙漠中。约有一人来高,时隐时现,远近飘忽不定。深夜中的沙漠里,顿时变得鬼气森森,而在这片寂静的沙海深处,也隐隐传来孤魂野鬼的呜咽哭泣之声,众人听得真切,均是觉得心中寒意更甚。
 
探险队虽然带着枪支。可当此情形,也不知眼下应该如何是好,因为出现在沙丘上的东西,如轻烟似薄雾,根本没有“实质”存在,可能都是当年迷失在沙漠中的“亡魂”。
 
宋地球同样感觉到情况不妙,他盯着周围看了一阵,终于瞧出几分端睨,脸上微微有些变色。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大伙不要过份渲染这种唯心主义论调,世界上哪有鬼?我看咱们遇上的情况,应该是沙漠里一种十分罕见的异常现象,我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看到。”
 
罗大舌头说:“您就别找理由安慰我们了,我们有心理准备,这沙漠里已经不是解放区的天了……”
 
宋教授只好继续说明原由,今夜月明如昼,我几十年来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月亮,好像随时都能从天上掉下来似的。但用肉眼仔细观测天体,就会发现明月周围有层毛绒绒的光晕。按气象预测学的观点来看,沙漠中“月晕生风,日晕而止”。如果据此推测,就说明这片地区很可能要出现大风沙天气了。库姆塔格与罗布卓尔交界的大沙坂,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至少有三百多天风沙天气,而在规模惊人的大沙暴到来之前,往往都会有“风引”出现,也就是小型旋风,它是一个个小龙卷风似的沙团,聚散不定。在月光下当然看不到它的形体。只能看见沙漠里有团幽灵般的鬼影忽隐忽现,大小和人体相仿。看上去似乎有影无质,其实只是沙子和风产生的一种特殊现象。
 
司马灰等人恍然醒悟,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等幽灵般的怪风,可还不等细说,风沙涌动之势便已迅速增强,先闻数里之外似有波涛洪钟之声,随着几股黑流也似的旋风卷至高空,风势骤然加剧,虽不是鬼哭狼嚎,但那呜咽凄厉的风声听在耳中,也足以使人毛骨悚然。
 
沙丘高处有片风化的胡杨木桩,那些木桩虽然枯死了千年,却仍然沉稳地矗立在沙河中,日复一日忍受着狂风摇撼,依旧岿然不动,用枯竭的枝干见证了不知几世的苍茫,正是它们的存在,才使大沙坂地形轮廓得以固定,众人想借助枯木躲避风沙,刚刚临近那片低矮的树桩,酷烈的热风就已卷集着沙尘,宛如黄云铺地涌来。狂风肆虐之际,到处天昏地暗,眼前一座沙山,一霎时就化为漫天飞灰。
 
这片“大沙坂”,属气象学中所言的枯热猛晴区域,一年到头风灾不断,冬天是“白风”,春天有“黑风”,到了夏秋两季转为“热风”,干旱炽热使得土层全都沙化了,行人走在里面,眼前只有一片昏黑,天不像天,地不像地,分不清是在昼里夜里,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呜呜掠过,就像是沙海下无数亡魂沉埋了千年的悲哀与愤怒,着实令人胆颤心惊。
 
众人凭借身上背包沉重,才没被狂风卷上半空,他们发现枯木桩子随时都会折断,不敢继续停留在高地上,互相拉扯着勉强挪动脚步,跌跌撞撞地翻过几座大沙丘之后,透过风镜看向周围,就见风起处,遍地沙子像河水一样流动,人在其中,也似随着沙河漂浮。
 
司马灰以前听说过鹅毛浮不起的“流沙河”,还以为多半是个杜撰出来的传说,今日身临其境,才知大漠深处果然有这种可惊可怖地方的存在,人在漫无边际的热风流沙中移动,有如跋涉大河,附近起伏不平的沟壑都被流沙遮蔽,完全看不到脚下的情况,万一踏空跌倒,或是滚入沙谷,顷刻间就会被风沙吞没,即使身边有队友同行,也无法提供有效救援。
 
当年胜天远带领考古队穿越“大沙坂”的时候,就因坠入了沙河下层的沟谷,造成人员伤亡,才被迫中止行动。如今探险队突遇风动流沙,顾不得再去寻找本该出现在会合点的“克拉玛依钻探分队”,他们只能先求自保,在这种让人不能喘息的风压下,从沙河里不断摸索前行。脚底下几步一跌,稍有停留就会被流沙活埋。
 
大沙坂炎热干燥的程度超乎想象,绝对最高气温可达45度以上,白天掠过地表的热风温度,更是接近70度,降水量极小,几乎是滴雨不见,一年四季风沙不断。沙暴频繁,狂风咆哮,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沙海无边,使人不辨方向,人体的一切感觉都会被热沙吞没。沙尘漫天飞舞,很容易使人产生视觉疲劳,唯一有明显变化的。就是那些起起伏伏的大小沙丘,它们纵横排列,形态复杂多变,流沙底下都土山,土层沙化严重,沙沟沙坑密布,表面又有沙河涌动。很难看清地形,一步踏错就会陷入流沙,因此行动速度异常缓慢。
 
六个人行不数里,就已累得连吁带喘,上气不接下气,胸膛都似要炸裂开来。
 
忽见沙丘下有片浮沙卷动形成的旋涡,宋地球知道那底下可能是个沙漏般的坑洞,忙将手一招,让众人迅速躲入其中避祸。
 
司马灰等人连滚带爬,几乎是被涌动不绝的流沙,直接推到了沙坑中。这是个常年被热风切割形成的沟谷,深达十几米,底下积满了堆积如丘的黄沙,也不知那沙子底下更有多深。
 
司马灰当先从沙堆里挣扎着爬出。拍去身上沙尘。他见满目漆黑,分辨不出究竟是落进了什么所在。就摸出电石灯来点亮了,再举灯照视,大量浮沙正从头顶滚滚流过,其余几人也相继起身,将陷在沙堆里的同伴拖拽出来。
 
穆营长主要负责安全保卫工作,最挂念宋地球的安危,他刚从沙堆上爬起来,就立刻招呼司马灰,让他快举灯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司马灰擎着电石灯四下里一照,见其余几人均是安然无恙,只有罗大舌头摔得较重,趴在地上连声骂娘,而宋地球却是满身沙土,背对着众人坐在沙堆旁一动不动。
 
胜香邻见状暗觉不妙,担心地问道:“宋教授,你还好吗?”
 
宋教授闻言无动于衷,他忽然转过身来,一把握住司马灰举着的电石灯,电石灯是通过化学反应燃烧照明,气嘴既被握住,灯体内烁亮的光焰立刻熄灭,沙坑内顿时一片漆黑。
 
司马灰未料到宋地球突然来这么一手,心下猛然一惊,早将手指扣在了撞针步枪的扳机上,同时问道:“老宋,你怎么了?”
 
宋地球按灭了电石灯,低声道:“你拿鼻子闻闻这沙坑里是什么气味。”
 
司马灰深吸了一口气,奇道:“是硫磺?”
 
宋地球道:“不是硫磺,应该是可以直接用来制造黑火药的岩硝,这沙坑内的土层里可能含有硝脉,而且空气不畅,碰到一点火星就会发生轰燃。”
 
众人听得此言,心下都是一颤,不成想这大沙坂下的土层中含有岩硝,躲入沙坑避难,简直相当于钻进了一个火药桶,处境变得更是凶险。如今未能顺利会合到克拉玛依钻探分队,以现有的装备和水粮,难以展开进一步行动,只能联络屯垦农场派驼队前来接应。
 
但通讯班长刘江河背着的“光学无线电”,在摔入沙坑时撞断了线竿,他垂头丧气地汇报了这一情况。
 
穆营长火撞顶梁门,铁青着面皮把他训了一通:“你小子究竟是咋球搞的,我看你胳膊腿也没磕青一块,怎就偏把电台给摔坏了?你要是修不好它,就给我死球去。”
 
司马灰收起了“电石灯”,改用矿灯照明,他听穆营长说得严厉,就替刘江河开脱道:“毛主席曾经教导咱们——‘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既然连死亡牺牲都很正常,那在革命斗争中损坏一部无线电,也不应该算是什么大事,何况线竿断了还可以接上,这活以前我就干过,只要把里面的线头接好,再找块胶布缠结实了,电台照样能够正常使用,远远没到报废的程度。”
 
这时宋地球在胜香邻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他也对穆营长说:“年轻人哪有不犯错误的,让他以后小心点也就是了。沙井下很不安全,绝非久留之所,我看咱们还是先离开这地方,然后再想办法修理无线电。”说罢吩咐司马灰和罗大舌头二人在前探路,带队离开岩硝矿脉分布的危险区域。
 
此刻地面上流沙涌动不绝,探险队为躲避酷烈异常的气候,只能摸着沙坑边缘的缝隙向深处走,想寻个安稳的所在稍作喘息,以便维修这部损坏的“光学无线电”,再请求屯垦农场派出驼队前来支援。
 
众人身边所携水粮有限,仅能维持数日所需,一旦与外界失去联络,就将陷入绝境,自不免忧心忡忡,而在这沉闷压抑的沙谷中行动,更使人加倍恐慌。
 
司马灰头戴矿灯,端着撞针步枪在前探路,眼见周围尽是些沙谷沙井,都是大沙坂地下支离破碎的土山形成,皆呈南北走势,多数已被流沙阻塞,接连找了几处“沙洞”,却没一个稳妥坚固,似乎随时都能被热风卷动的流沙埋葬。
 
司马灰见状不敢停留,又向前行,发现这条漫长的沙谷尽头,有几座高矮不等的夯土墙,墙下显出一处被黄沙掩埋了大半的残破洞窟,洞子里面黑气弥漫,沉浸着腐朽的死亡气息,在外看不出是城址还是墓穴。
 
司马灰埋下身子钻了进去,抬头用矿灯一照,见这洞窟内部方正,四面为门,三面塞有条砖,穹顶隆起成圆形,最深处的土墙上,还保留着一些古彩斑斓的壁画,描绘的都是些西域风物,画中最显眼的是一头金骆驼与一头银骆驼相互嘶咬,双方身上都是鲜血淋漓,场面极是残酷,另有一头背上插翅的飞驼,落在高耸入云的山峰上,奇怪的是这骆驼颈中,竟然生了一颗妖异的人头,也不知这些壁画藏下多少年代了,颜色竟还是如此鲜明,仍在这片饱受风沙侵蚀的废墟中,蛊惑着千年的谜语。
 

下一篇: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五话 王陵    上一篇: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三话 荒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