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六话 白色线路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六话 白色线路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低声问胜香邻:“这部磁石电话机接通的是不是宋地球?”胜香邻心中颤栗,勉强点了点头。司马灰见所料不错,又问:“说些什么?”胜香邻道:“它只说了名字,后面的话……我没敢再听下去。”司马灰奇道:“你能确定吗?”胜香邻说:“是宋教授的声音,我不会听错。”

 
司马灰相信以胜香邻的判断能力,应该不会听错,正因为宋地球临终前曾叮嘱过:“接通电话之后,无论对方说些什么,都绝对不要相信。”所以“白色线路”另一端接通的即使是鬼,也绝对不会是“宋地球”的亡魂,这才是最让胜香邻感到恐怖的地方。
 
司马灰拿起电话来又摇了几下,想亲耳听听里面的动静,但空响了几声,却已无人接听了,只好放下听筒,他以前经接触过神秘的“幽灵电波”,那只是一段存留在磁场内,无知无识不断重复的记录。可苏联测站保密舱内的“AΦ53型磁石电话机”,却与磁带般的“幽灵电波”完全不同。首先感觉不到附近存在磁场;其次宋选农死亡的地点是在暗河中,距离煤炭森林深处的何止两公里,“20000延长米”的线路根本铺设不了那么远。
 
胜香邻定了定神,问司马灰:“会不会是跟踪咱们的特务在搞鬼?”
 
司马灰动念极快,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存在。虽然咱们国家也掌握了一些“苏联探测站”内部结构的情况和资料,但文革期间损毁遗失严重,宋教授得到的情报十分有限,他又从未真正进入过“罗布泊望远镜”,所知所闻必然与事实存在一些偏差,不见得完全准确。现在仔细推敲宋地球交代的那段话,其中透露出的真实情况应该是——在煤炭森林中找到“AΦ53型磁石电话机”,就能摸着线路找到“地底测站”。但如果接通了某部电话机,千万不能相信从中听到的任何内容。宋教授能够提前知道一些这方面的情报,足以说明早在苏联专家团撤离“罗布泊望远镜”的时候,这条以白色线路连接的“AΦ53型磁石电话机”,就已经出现了异常现象。至于“地底测站”中究竟出现了什么意外,以及保密舱内白色线路的真正用途,还有苏联专家团为何放弃搜索营救失踪的考察队,匆匆忙忙撤离了“罗布泊望远镜”?这些情况咱们知之甚少,现在只能确认连接白色线路的“AΦ53型磁石电话机”里有些古怪,除此以外,已无合理解释。
 
胜香邻仍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你认为这地底测站中有恶鬼?”
 
司马灰说:“真实从来都是相对存在,古时候说月蚀是天狗吃月亮,现在的人们则认为是天体运动,或许今后对这种现象还会有更进一步的理解。总之寻常的民宅无人居住,空置的年头多了,还不免时有变怪发生。何况苏联测站埋在地底一万米深的区域,所以我对这座大水泥罐子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胜香邻点了点头。问司马灰:“咱们该怎么办?”
 
司马灰道:“怎么办?俄国哲学大师车尔尼雪夫斯基,曾在监狱中写下过不朽的伟大名着——《怎么办》,我觉得这三个字简直就是对人生和命运最精辟的概括,因为人们无时无刻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其实唯一的答案就是‘相信那些应该相信的东西’,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胜香邻见司马灰沉着如初,她心里也镇定了许多:“可什么是应该相信的东西?应该相信这里闹鬼吗?”
 
司马灰说这座“地底测站”里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曾经活在咱们身边的“宋地球”,所以咱们首先要查清“白色线路”究竟接通到什么地方,反正老子现在患有“地压综合症”,还有一条子弹上膛的步枪,死活就这一条命,就算真闹鬼也没什么好怕的。
 
其实司马灰嘴上如此说,其实心里也在打鼓:“但愿这条电话线不是接入测站下的钻井中。有道是‘天玄地黄’,玄为高,黄为深,黄就是指地下的黄泉,据说人死了之后都要往那地方去,还有占婆王朝称之为死者之国,都十分近似这个存在于地幔与地壳之间的大空洞,苏联人要真有技术把电话线接到无底黑洞中,那可就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畴。”
 
二人商议定了,就借助矿灯在保密舱中寻找线路,意外的在角落中,找到了一些尚未烧尽的图纸和照片,甚至还有很厚的一沓“电报记录”,上边都盖有“绝密”的印章,虽有很大一部分都烧糊了,可有些地方还是能够加以辨认。
 
司马灰眼前一亮,立刻捡起来翻了翻,对胜香邻说:“这可能是咱们迄今为止最大的收获,我虽然一个字也看不懂,但这份电报记录里肯定十分紧要,想不到这伙老毛子也有疏忽的地方。”
 
胜香邻说:“倒不是苏联人疏忽了,这些都是加密的电文,如果没有解码本,拿在手中也是一堆废纸。”
 
司马灰认为“时间”就是最大的解密装置,军用密电码最多几年就要换一套,冷战时期更换频率更快,因为一旦泄露出去,就等于毫无机密可言了。五十年代的苏联电报通讯密码,早已作废不再使用,当时来讲是高度军事机密的内容,现在却是许多国家通讯部队必须掌握的基本知识。因为苏军通讯密码的设计模式非常先进完善,越南缅甸等地军方使用的电报通讯,至今仍是以五六十年代的苏联武装力量保密通讯为基础。无线连通讯班长刘江河肯定也学过,等会儿让他瞧瞧,如果电文没用到极其特殊的加密方式,说不定能从中发现一些重要情报。
 
这时胜香邻将残存的图纸和档案整理在一起,由于内容复杂,仓促间无法仔细辨读,正准备装在背包里带走,不过其中有一份“档案”,却引起了她的警觉,档案记录中显示“罗布泊望远镜”中,一共出现了两次重大事故:
 
其中一件中苏联合考察队二十二名成员全部失踪;另外一件则是在对煤炭森林中部署的“AΦ53型磁石电话机”进行检测之时,有一名苏联顾问和三名中方人员遇难,只有一人经抢救后得以幸存。
 
司马灰说:“这恐怕也不算什么机密,考察队失踪的情况咱们早就知道了,而煤炭森林结构复杂,塌方的区域很多,出现一些事故在所难免。”
 
胜香邻说:“可没这么简单……”她指着其中一段记录道:“在煤炭森林中幸存的人是物探工程师田克强。”
 
司马灰心头一阵耸动:“原来田克强早在五十年代中期,就以物探技术人员的身份,参加了罗布泊望远镜探测计划。”
 
胜香邻感到这份档案中,好像透露出一个十分重要的情况,可整件事情扑朔迷离,她一时间也难得要领,就将残缺不全的档案和图纸谨慎收起。
 
二人又在保密舱中继续察看,发现墙壁中的“白色线路”,是经管道连接,通往“地底测站”的上层,这倒有些出人意料,上层就是“高功率地下供电机房”和“贮物室”等设施,而再向上就是蹋毁的洞道,与外界相连的所有电缆和线路都已被切断,这部白色线路的“AΦ53型磁石电话机”,究竟接入了什么区域?
 
胜香邻思索片刻,对司马灰说:“问题可能出在这座封闭式水泥建筑的高度上,可这里的上中下三层结构并不均衡,中层区域有道通往煤炭森林的铁闸,底层的蓄水槽和天车钢梁,都深陷在矿坑之下。
 
从外部用测距仪观察地底测站的高度,露在煤坑外边的部分大约有二十三米,可中上两层的内部空间,连同水泥厢梁的厚度加起来,也不及这段高度的三分之二。”
 
司马灰立刻明白了胜香邻的推测:“地底测站的中层与上层之间……还有一层隐蔽的区域,也就是这条白色线路接入的区域。”他在从高处下来的时候,已在半路上见到有处关闭的铁门,位置不上不下,而且与这座“保密舱”一样没有在图纸上标明,当即就同胜香邻找寻过去,到得门前见铁门并未彻底封闭,但里面就是个箱梁构建的函室,也没有换气通风口,空气多年不曾流通,腐晦的气息格外沉重,显得极是深邃压抑。
 
二人在门前用矿灯往里探照,见铁架上一层层的陈列着许多岩块,远处则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好像是放置“岩心标本”的地方,相当于另一个大型保密舱,设置在地底测站中间,是为了保证内部不通风,它也只有这一个进出口。
 
司马灰见舱门上没有锁栓,不用担心被关在里头,这才放心进去,就看这座保密舱内不仅存放着各个地层的岩心,更有不少古代生物和植物的化石标本,都是从“罗布泊望远镜”万米深的洞道内发掘而出,标签上依次标注着标本形成的时间,以及所在的地层深度,都还没有来得及装在木箱里运回地面。
 
司马灰拎着步枪走到最深处,看到尽头有个孤立的舱室,侧面还嵌有透明的观察窗。司马灰心中起疑:“这里边装的什么?难不成真如罗大舌头所言,苏联人从地底下挖出了什么妖怪?”他趴在钢化玻璃上向里看,可矿灯的光束都被吸收了,照进去黑乎乎的看不真切,但他似乎感觉到,那里面的东西此刻也正在看着自己,不由得暗自骇异。
 
 

下一篇: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七话 为了一个伟大原因作出的伟大牺牲    上一篇: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五话 与鬼通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