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一话 钢铁巨鲸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一话 钢铁巨鲸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见墙壁开始崩裂,就和胜香邻攀向侧面躲避,二人再用矿灯往下照视,就看库房底层已如陀螺般向下陷去,一切物质都被“空洞”迅速分解,坑底的“保密舱”已然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块枯蝉皮似的岩心,大小犹如磨盘,咕咚咕咚涌出黄水,陷坑边缘尽是旋涡般的黑暗尘埃,那情形就像是核爆后形成的平洞。

 
司马灰暗觉心惊,他问胜香邻,只听说过世间有“蚀”,却不知落入“蚀”中是个什么结果,我看这好像不太符合物质不灭定律。
 
胜香邻说“空洞”内部的密度只是正常情况下的1/25,若以物质为真实,“空洞”就相当于可以抹去真实的虚无,掉进去哪里还能有什么“结果”?
 
其实就连宋地球也没亲眼见过“空洞”,所以胜香邻对它的认知也仅停留在理论层面,只知道“地骸”是种特殊物质,体内的电神经活动最大值约为十几伏特,普通人脑的细胞电压仅有百分之七伏特,而田克强身上所藏的“肉丹”,却已被历代憋宝者养了千年,常理无及,一旦被其吸噬,就会使地骸生物电场过负荷,并在同时腐蚀周围的空间,直至这块枯蝉般的岩心彻底分解,“蚀”的蔓延才会停止。但它本是天地未分之际所留,密度大得吓人,在“空洞”里分解的速度,也远比普通物质缓慢得多。等到它完全消失,整座用水泥箱梁构建的“地底测站”也就被从真实之中彻底抹去了。
 
“空洞”侵蚀的速度越来越快,二人不及再说,只得不断攀着墙壁向安全区域移动,就觉有股强烈的吸力将身体向下拖拽,耳中却是一片死寂,好像那“空洞”中没有任何声音存在,使人毛发森森俱竖,手足都有些发软。
 
司马灰生出一股狠劲,对胜香邻说:“咱们现在找到出口逃离仓库,恐怕也来不及撤出地底测站了。据说‘蚀’是呈旋涡状出现,越接近中间反而越是安全,我看空洞中间见没有黑雾……”
 
胜香邻不等司马灰说完,已知其意,忙说:“你不能下去,一旦接触它的人,立刻就会失去脑波变成一具无知无觉的躯壳。”
 
司马灰说:“这东西也并非没有弱点。不过就是能吸收生物电而已,当初苏联人还不是照样将它从煤炭森林的矿层中挖掘了出来。”他越想越恨:“我操他八辈祖宗的田克强,真把我司马灰当成没文化的土贼了,老子虽然没上过几天学,可也知道什么是绝缘物质。”
 
司马灰当年在缅甸的时候,也正是越南真正进行最激烈的时期,经常能从各种途径听说越战的种种惨烈之处。其中有件事情很希奇,说是美国人当时对“幽浮”很感兴趣。不仅政府和军方高度关注,普通老百姓也很喜欢谈论,都认为UFO到夜里就会出现,专门绑架无辜的美国人民做试验。可能这美国人也都喜欢跟着起哄。
 
导致谣言四起,许多信以为真的人就想方设法保护自己,比如在脑袋上装个屏蔽器,就可以不让UFO探测到自己的脑电波在活动。甚至在越南作战的美国军人,相信这种情况的也大有人在,经常不顾闷热潮湿的气候,在钢盔里多加一层绝缘锡纸,用来防备那些比北越武装部队更难对付的外星人。至于“幽浮”之事毕竟凌玄越冥、神出鬼没,难说哪件是真哪件是假。不过美国人使用屏蔽自身脑波的器材,也无非是些普通的绝缘材料。司马灰先前在密室中翻阅事故档案,发现在煤炭森林中意外脑死亡的人仅有一个小组。苏联人肯定采取了特殊措施,才把这矿层中的“妖怪”成功挖掘出来,这种措施很可能就是有效利用“绝缘防化”装备。
 
司马灰摸出背包里的“鲨鱼腮式防化呼吸器”,有这家伙罩在脑袋上,应当能起到隔绝电波的作用。
 
胜香邻拽住司马灰道:“你别逞能,地骸是种来自以前的古老物质,经过了无数次毁天灭地的大劫难,水火都不能侵损,你下去之后怎么将它毁掉?何况空洞中心虽然薄弱,但有种无形的巨大吸力,一定是在底部形成了重力井,血肉之躯根本承受不住。”
 
这时地面上矗立的一个大铁架子,轰然倒下来砸向墙壁,司马灰猛听身后恶风不善,急忙躲向旁边。随着装满矿物岩心标本的铁架倾斜,里面装的石块也纷纷掉落,其中一层的几块晶体岩心由于体积较大,被挡在了边角处。胜香邻似是发现了什么,她也不顾铁架随时会被“空洞”吞噬,竟从墙壁上爬到下方,探身去取那大块无色的矿物结晶。司马灰熟识物性,知道那是从地层中挖掘出来的“硼砂”,在枯竭的湖区地层中十分常见,心想都死到临头了,还舍命捡这些矿物标本做什么?
 
司马灰这念头一转,立时醒悟过来,硼砂遇水既成浓酸,可以加快“地骸”在分解的速度,阻止“空洞”继续向四周侵蚀。当即上前相助,二人依托墙壁,用脚将沉重的铁架向外蹬开,几块“硼砂”顺势落向黑雾围绕的空洞中心,一瞬间就溶在了洞底的黄水中,枯如蝉皮在高浓度硼酸腐蚀下分解极快,不多时仅剩下一片犹如昆虫肠筋的物质,随着空洞的消失,附近的黑色尘埃渐渐散去,库房下的地面面目全非,已和测站底层贯通,形成了一个旋涡形的巨大坑洞,四周的水泥箱梁也都已扭曲变形。
 
二人抹了抹额上的冷汗,均知这次实是险到了极点,要不是发现了“硼砂”,最多再过几十秒钟,就得被虚无的“空洞”吞没。而且越寻思越是后怕。试想如果田克强暗中潜入“保密舱”,众人大概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多亏了这厮心理畸形,偏要让别人在临死前理解他作出的“伟大牺牲”,否则结果不堪设想。
 
司马灰本来对宋地球让胜香邻加入探险队颇有微词,常言道是:“伍中有妇人,军威恐不扬。”这虽是旧话,可司马灰总觉得胜香邻不过就是个测绘员。又没阿脆的医术,也不是玉飞燕那路盗墓贼,跟在身边就是添个累赘,但这次绝境逢生,才感觉到自己的见识也未必能比人家多到哪去,甚至还大有不及之处,于是说:“我回去一定得号召罗大舌头他们积极向你学习,争取揭起新一轮‘学、比、赶、帮、超’的热潮。”
 
胜香邻却认为司马灰这种人,虽然身手胆识俱是不凡。但思想品质大有问题,经常通过耍嘴皮子来歪曲事实,谁知道此时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所以也不拿他的话当真。
 
二人担心罗大舌头和通讯班长刘江河也遇到了危险,稍作喘息,就找到一处水泥箱梁的裂缝爬出仓库,等返回到上层供电机附近。发现那二人根本没发觉下边出了什么事,仍在跟那部苏联制造的功勋型发电机较劲。罗大舌头自称手艺娴熟,却没想到越修故障越大,他看司马灰回来,就推说先前估计不足,现在看来至少再需要五个小时,才能恢复地下供电。他趁司马灰去察看地下供电机,又问胜香邻:“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司马灰那小子没干什么坏事吧?你要是受了欺负尽管跟我罗大舌头说,我这当哥的必须给你做主。”
 
胜香邻道:“非常感谢你的提醒,但我们广大群众早就看穿司马灰邪恶的反动嘴脸了。”随后她将在下层遇到的情况,捡紧要之处对其余二人说了一遍,并把烧毁了一半的密电记录本交给刘江河道:“司马灰说你可能懂得五十年代的苏联武装力量通讯密语,你看看这些记录还能解读吗?”通讯班长刘江河以前从没接触过这方面的内容,但在前来执行“罗布泊望远镜”探测任务之前。曾特别受过为期两个月的强化训练。虽属临阵磨枪,可也算是有备而来。他当即从身边拿出一个译文本子和铅笔,在电石灯下逐字逐行去辨读残缺不全的密电记录。
 
罗大舌头听说地下线缆已被“空洞”破坏,即使将“功勋型发电机”修复了也没什么用,索性停工不干,同司马灰和胜香邻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司马灰说“86号房间”现在已经尸骨无存,咱们总算解决掉了一个最大的隐患,但“绿色坟墓”派遣的人员是否只有田克强一个,也根本无从判断,说不定下一个敌人随时都会出现,未知的危险仍是无处不在,这此脱难实属侥幸,下次可未必还能这么走运。
 
罗大舌头说:“那咱也不用长别人锐气,灭自己的威风,要我看这田克强也算不得怪异,当年在东北山场子里,曾有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来做伐木工人,平时跟大伙一起吃饭干活,下河洗澡,都没什么两样,唯独晚上说梦话。木营子里都是七八个人睡一条通铺,半夜里黑灯瞎火,就听他一个人口中念念有词,谁也听不明白说些什么,就跟鬼上身似的十分吓人,即使堵上嘴还是有声音传出,后来大伙才知道,这汉子后脑勺还有一个小头,就躲在头发里,发青眉秀,长得模样还不错,而且眼中有珠口中有舌,白天大脑袋醒着小脑袋睡觉,夜里这小头就睁开眼口里嘟嘟囔囔地说话,这汉子却对此茫然不知,最后找个土郎中拿烧红的烙铁给它烫死了,自此再没变怪发生。这汉子可不比区区田克强邪乎多了吗?”
 
司马灰说什么区区,还他妈蝈蝈呢,“86号房间”只是地下组织按插在物探分队的一个特务而已,但咱们都没能破他的手段,以至吃了大亏,他虽是行事诡秘,终究还是个活人,可“绿色坟墓”的首脑却如精似怪,跟这“86号房间”截然不同,咱们绝不能凭以前的经验,来判断今后可能遭遇的危险。如今既没能恢复地下供电设施,也不清楚“罗布泊望远镜”最深处的详细情况,只知道极渊是个地幔与地壳之间的洞窟,应该就处在那个什么……摩霍维奇不连续面之间,而它内部的一切情况都还是谜,当年中苏联合考察队的22名成员在地底神秘失踪,还有每隔48小时就发生的一次剧烈震动,都还无从知晓,但就算“罗布泊望远镜”通往地狱,咱现在也得硬着头皮下去探个究竟。
 
这时通讯班长刘江河告诉司马灰,密电记录残缺不全,而且大多采用双重加密暗语,只有拿到后方交给专家,才有可能全面分析其中内容,现在只能解读出其中反复出现多次的一句话:“地底没有曙光。”
 
罗大舌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地底下什么光也没有,别说曙光了。”
 
司马灰却发现刘江河脸色有些不对,就拦住罗大舌头,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我们不知道的情况?”
 
通讯班长刘江河迟疑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曙光可能……可能是……苏联的R-19潜地火箭。”
 
司马灰继续追问,发现刘江河这个毫不起眼的无线连通讯班长,竟然知道在1953年底,苏联海军一艘战术舷号107的615型Z级柴油动力潜艇,携带两枚“R-19潜地火箭”出航,并因领航仪器故障,出航后离奇消失,苏军到处搜索无果。这条钢铁的巨鲸,隶属苏联武装力量第40潜航支队,续航能力为11000海里,动力为三部6000匹马里的P37-D型柴油机,排水量水下2475吨,水上1952吨,长91米,宽7米5,包括舰长在内搭载成员72人,在完全配给状态下,自持力可达五十三天。由UKB-17局设计,代号为曙光的潜地火箭,是一种在水下发射弹道导弹的助推系统,五十年代还处在试验阶段,属于高度军事机密,苏联虽在此方面一直居于领先地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曙光潜地火箭已经在激烈的战备竞赛中被迅速淘汰。
 
1955年苏联方面根据一些特殊渠道得来的情报,认为失踪的Z-615潜艇可能就在罗布泊地下洞窟里,希望与中方合作进行钻探发掘,一是寻找“潜地火箭”,二是探明极渊内神秘的地质结构,条件是提供专家与设备,并交换重要技术,但苏联专家团并没有找到既定目标,又在1958年底突然撤离,“罗布泊望远镜”的洞道也被炸塌。
 
其实在理论上,即使地下与海底相通,这艘续航能力仅为11000海里的Z-615柴油动力潜艇,也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极渊”内部,苏方只是根据一些模糊的情报作出判断,而最终事实也证明了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判断。可到目前为止,除了那支失踪的中苏联合考察队,还没有任何人亲眼看见过“极渊”里究竟存在着什么。
 

下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二话 冥古    上一篇: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九话 空洞的噩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