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五话 憋宝古籍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五话 憋宝古籍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罗大舌头还想继续挖开沙子寻找“白色线路”,忽听司马灰让众人迅速离开,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后边有什么动静?为什么不能回头?”

 
司马灰一面支耳倾听周围的动静,一面对罗大舌头说:“你要回头一看,可能就吓得两条腿发软逃不动了。”
 
罗大舌头不服气地说道:“我以前受你这坏分子唆使去食堂偷腊肉,结果被炊事员放了两条狼狗来撵,追我追得跟王八蛋似的,我可也没含糊过啊。”
 
胜香邻和通讯班长刘江河见司马灰神色肃然,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还想再问究竟,司马灰却霍地站起身来道:“情况紧急,快走!”
 
原来司马灰刚才在沙坑里挖出了另外半截电话线,可想拽出来的时候却又找不到了,他再往下挖,看到有许多细小的沙洞,心想可能是在黑暗中,误将白化的沙蛇当作电话线了,那些栖身于沙海下的细小生物,受惊后早就逃得没影了,又上哪里去找?就算抓住了也无法当作导向线。与此同时,他又发觉远处腥风陡作,渐渐声如潮涌,都朝着古鲸残骸处攒集而来,只有东侧相对沉寂。司马灰心知是来者不善,只凭老掉牙的撞针步枪,难以直撄其锋,当即跃身而起,口中打声呼哨,让其余三人都向东退。
 
这时罗大舌头等人也已听到沙海深处传来的动静,均感大难临头。情知偏离中苏联合考察队布设的电话线路,就得迷失在黑暗的地底极渊,可若不落荒而逃,顷刻间便会死于非命,不用权衡也知道应该作何取舍。开始还是快步而行,可转瞬间那密密麻麻的爬行声就已从后逐渐逼近,众人只好撒开腿狂奔起来,疲于奔命之际,就是想回头看也顾不上了。
 
除了胜香邻以外,司马灰与罗大舌头、刘江河三人,都具备武装越野的经验,翻山过岭如履平地,可那遍地黄沙又松又软,踩一步陷一步,越用力越是缓慢,较之跋涉山地溪谷,更加艰难数倍。
 
罗大舌头心里焦躁,结果一个踉跄扑倒在地,顺着平缓的沙坡滚了下去。司马灰只好停下脚步,伸手将他拽起,这时忽听胜香邻和刘江河同声叫道:“小心!”
 
司马灰也觉察到身后有阵怪风卷至,放手松开罗大舌头,拽出猎刀回手反削,听声音就像砍到了一片枯树皮。再用矿灯往地下照视,就看有条半米长的怪蛇被刀锋挥作两段。那蛇粗如儿臂,两肋有肉翅,通体明亮,洞见肠胃。里面生满了无数肉刺,此时百余体节一分为二,兀自曲身蠕动。
 
司马灰暗觉此事蹊跷:“它何以对我们紧追不放?”他才刚一愣神,忽然脚下沙石轰鸣,立足的沙坡蹋陷出一个大洞,从深处露出一条沙蚓,头如螂蛆,身似巨瓮,那分成两截的死蛇都被它连同大量沙尘吸了下。众人急忙退避。
 
通讯班长刘江河躲闪不及,竟跟着滑下沙洞,手足都陷在流沙里挣扎不出。罗大舌头离他较近,伸手拽住刘江河的背包肩带,奋力向上拖拽,这时却听耳边嘤嘤之声犹如儿啼。罗大舌头连忙回头去看,就见沙蚓前端的口叶不断膨胀伸缩,离着自己还不到半尺,吓得他险些冒了真魂,情急之下生出股子蛮力,想捡起刘江河的五六式半自动拼命一搏,却苦于步枪枪身太长,根本掉转不开。
 
这时司马灰已端起步枪射击,从洞中钻出的沙蚓被子弹打得稍稍向后缩去,奈何其环肌层下的神经都属网状分布,枪弹毕竟起不了多大作用。不过稍微缓得一缓,胜香邻就趁机抛下绳子,那二人手足并用攀上了沙洞边缘。
 
四人舍命挣出陷落的流沙,刚跑了几步,面前又陷下一个旋涡般的沙洞,耳听流沙涌动,周围还不知更有多少。司马灰心知地底沙蚓躯体蠢浊,只以腐物碎屑为生,轻易也不肯从沙海深处爬上来,可一旦遇上了也是很难对付,而且听动静来势惊人,这四周空旷无极,如果找不到依托抵挡,只怕众人都要在此报销了。
 
众人此时已不顾迷失方向,绕开陷下的沙洞又向东逃,就听天上滚雷沉闷,厚重的云层里忽然坠下一物,正砸在司马灰头戴的“Pith Helmet”帽檐上,纵是配有缓冲夹层的木盔保护性能良好,还是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往地下一瞅,是溜圆的一颗冰雹,足有核桃大小。
 
高空云雾中的对流层受地压影响,产生猛烈冲突,披头盖脑地撒下一场大冰雹来,司马灰心说:“怪不得东面静得出奇,原来是要下雹子了。”
 
雹子在民间又有“雹灾”之称,冰雹大小不定,最小的如同米粒,也有直径超过十厘米的大雹子,在无遮无拦的情况下,也出现过把人畜活活砸死的惨事,众人心知厉害,连忙抖开捆在背包后的毡筒子,迅速接到一处,再用步枪和背包支起,蜷缩在底下躲避这场突如其来的冰雹。
 
司马灰被雹子砸得头上隐隐作痛,刚才又逃得甚是急促,胸头燥热难挡,就捡了块冰雹放在嘴里去嚼。
 
胜香邻喘匀了呼吸,就不安对司马灰说:“你现在怎么还有心思吃雹子?咱们已经在沙海中迷路了!”
 
罗大舌头也捡起冰雹往嘴里放:“现在就别考虑什么方向了,这阵冰雹一过,沙洞子里的怪物恐怕又要出来了,咱近视眼配镜子,得先解决目前问题不是?”他又对通讯班长刘江河说:“刚才要不是我罗大舌头冒死下去救你,你小子早就革命到底了。”通讯班长刘江河千恩万谢,又是惭愧又是感激。
 
司马灰对众人所言充耳不闻,心中突然一动,说道:“不对,沙虫沙蚓之属都是从沙海深处而来,它们只能通过感知振动和热量变化行动,不应该隔着那么远就察觉到咱们的存在。这要是什么巧合,我就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再当着你们的面吃了。”
 
胜香邻道:“不用动咒发誓,你到底想说什么?”
 
司马灰说:“我看是咱们身边可能藏着什么东西,才把栖息沙海下的可怕生物引了出来……”他想起先前在沙漠中猛一回头,看到有个恶鬼出现背后,两只手都搭在自己肩头,可定睛再看,已是一片漆黑,他无法解释这个现象,甚至怀疑自己被厉鬼附体。
 
现在回想,当时身后就只有这个背包,于是拎过来察看,他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掏出来,除了电池之外,就全是从地底测站里找到的罐头,也没见有什么反常之物,不料掏到里边的时候忽然摸到些什么,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被人握住了。
 
司马灰心说怪了,这背包里装得满满的,底下怎会还有人?他硬着头皮向外用力一拽,竟拽出半截死人的左臂,那手臂上似乎被涂了某种秘药,没有血腥和腐臭气息,仅及常人一半大小,被拽出来之后手指仍在微微颤动。
 
众人在旁看了,都是又惊又异:“这是谁的手臂?它怎么还能动?”
 
司马灰看其形状,就知道这是“86号房间”的另一条胳膊,可能是在暗河里焚化宋地球尸体的时候,被他藏在了背包最底层的电池下边,众人在仓库里补充物资之际也未能发觉。
 
司马灰用刀割开手臂,从中剜出一颗肉瘤:“这就是鳖宝,可能就是这东西给咱们招灾引祸。”
 
众人凑近观看,就见那肉瘤色呈暗红,表面密布着神经线般的血丝,再看那半截手臂,就此一动不动了,至此才知道“86号房间”两条手臂里都有憋宝,还在死前留下了阴险的后招。
 
这些情况好像都在赵老憋留下的憋宝古书中有所提示,只因内容为过于隐晦,谁都没能事先想到。除此之外,司马灰心中还有些疑惑难解:“既然背包里的死人手臂属于86号房间,为什么我看到的恶鬼,却像是‘绿色坟墓’的首脑?莫非它是……”
 
这时冰雹已停,沙海酷热,冰雹落地不久就化为水气弥漫成雾,罗大舌头点火烧掉了“鳖宝”,又看那半截死人手臂碍眼,也给一同烧了,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
 
胜香邻见四周归于寂静,稍稍放下心来,就对司马灰说:“多亏你有所察觉,才将一场大难弥于无形。但咱们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根本无从确认位置,你鬼主意这么多,现在还有没有什么法子可想?”
 
司马灰却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这件事上,只是摇了摇头表示无法可想,此时其余三人都已收拾好了背包,准备继续深入沙海寻找目标,司马灰却又伸手到自己背包里掏了个底掉,却不见了那本憋宝古书的踪影,急问胜香邻是否还记得他把书放在哪了?
 
胜香邻不解地问道:“那本旧书里的内容诡秘古怪,观之无益,何况也没人看得懂,你还急着找它做什么?”
 
司马灰说:“这本憋宝古籍的真正主人是绿色坟墓,要是找不到它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下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六话 磁蛇    上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四话 沙海迷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