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四话 魔窟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四话 魔窟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等人均是不解其意,《圣经·列王记》中的神秘记载,怎会与接近地心的黑洞有关?“古代敌人”又是什么?

 
那老白毛解释说,“古代敌人”应该是指地底黑洞中存在的某种东西,各个古国的文明起源不同,都存在一定的孤立性和局限性,因此对它的认知也不相同,古印度称其为“弥楼山”是洞悉时间始终的巨眼,巴比伦王朝认为是“创世之树”这些古老的传说也从侧面证实了,深渊出现的位置与时间并不确定,早在夏商王朝治世之际,因有“禹王碑”沉入其中镇鬼,所以古人也将这个黑洞视为“神庙”后世所存的“禹王碑”都是根据殷商西周以来的青铜器铭文复刻而成,碑上用夏朝龙篆记载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虽有先贤古圣,也不破此关”但古往今来,已数不清究竟有多少人妄图窥探“神庙”里的秘密,“绿色坟墓”这个地下组织的目标就在于此。
 
司马灰终于听出了一些头绪,原来真正的“禹王碑”已被抛进了地底深渊,可碑刻中记载的那段话是什么意思?虽然那白毛专家已经尽量把古奥言词说得通俗,他还是感到很难理解,不知其中藏有什么玄机。
 
胜香邻告诉司马灰:“好像是说亘古以来,虽有大圣大贤明澈一切的智者,也绝不应该揭开神庙里的秘密。”
 
司马灰更觉纳闷:“这是出于什么原因?”
 
白毛专家说:“原因谁都想问,但原因就是答案,我在吐火罗古城中也没有找到明确记载,禹王探测四极之时,曾将一块巨石填入地底深渊,堵死了洞口,后世称此物为禹王碑,据说巨石两面都刻有古文,正面为夏朝龙印,背面则阴刻秘篆,至于里面究竟记载了什么内容,后世已无人得知,而那艘苏军Z-615潜艇,也迷失在了黑洞附近,如果你们能设法找到潜艇的残骸,就相当于找到了入口。”
 
司马灰知道先前在沙海中遇到的“间歇泉”大概也是从地幔深层涌动而出,所以事先才会在那片区域收到Z-615的短波信号,他听宋地球讲过,地幔下可能都是灼热气体形成的汹涌大海,但漆黑如墨,生物一旦接近,就将炽为飞灰,也许那黑洞般的深渊,正是随之漂浮移动,因此它出现的位置才会难以确定。而古人似乎掌握了其中的规律,黄金蜘蛛城密室里的“幽灵电波”应该就是“黑洞”的坐标方位,奈何被“绿色坟墓”抢了先机,现在考古队怎么才能找到那条“通道”那老白毛听司马灰讲述了在“黄金蜘蛛城”的遭遇,他也完全认同这种猜测,不过关于“通道”的记载,并不是孤本,“吐火罗山”里同样存有最原始的记录,但只有在破解了“夏朝龙篆”的前提下才能解读,如今这些内容都写在了他的笔记本中。说罢在怀中掏出一个本子,交给司马灰道:“你们当中如果有人能够活着离开此地,可以试着利用这本笔记,来寻找前往地心深渊的通道。”
 
司马灰接过来看了一眼,见里面都是夏朝古篆的解读之法,就将密码本揣在背包里,他暗觉这老白毛来历诡秘,所知所识已经远远超出了考察队的范畴,于是又问道:“你到底是谁?”
 
白毛专家有些不耐烦了:“我已经对你们说过了,我就是考察队的成员之一。”
 
众人心中起疑:“考察队的人都死了,22具死尸全在这地宫里,并没有多余的幸存者,除非我们遇到的是个孤魂野鬼,否则怎么可能现身于此?”
 
那白毛专家目光犀利,早已看出众人疑惑所在,放低了声音说道:“其实你们不应该一再追问我的身份,而应该问我现在……究竟是个什么?”
 
众人闻言惊异至极,仅是这句问话的前提条件,也足以使人毛骨耸然:“什么叫究竟是个什么?”
 
司马灰心知古今成败之数,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外,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神助”也就是所谓的“运气”考古队能在沙海深处的古城地宫中,遇到一个掌握着很多秘密的白毛专家,并从此人身上得到了破解“夏朝古篆”的密码本,虽然付出的代价十分沉重,却终于有了寻找“地心通道”的线索。
 
根据这白毛专家吐露的情况,司马灰等人已不难度测出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绿色坟墓”曾在五十年代暗中为苏方提供情报,并渗透到“罗布泊望远镜”内部,说明从那个时候开始,“绿色坟墓”已经有机会解开通道之谜,但这个地下组织也认识到“禹墟”里埋藏的古迹,大都是无法辨读的“夏代龙篆”,即使找到了谜底,也是一个任何人都看不懂的答案,又因潜伏人员行动泄密,就彻底放弃了“罗布泊望远镜”,并将行动目标转移到缅北野人山大裂谷,窥取黄金蜘蛛城中的“幽灵电波”。如今考古队也已掌握了“通道”的秘密,可见天无绝人之路,运气到了,挥之不去,命里无时,求之不来,但这个秘密的来源,却不得不令人产生怀疑。
 
因为众人始终无法确定白毛专家的身份,地底古城中又存在着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怪异现象,先前怀疑是考古队进入了另一个“匣子”,才会遇到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人,但种种迹象都表明并非如此,所以他们实在想不出这老白毛究竟是人是鬼,又或者是个别的什么东西,一时间谁都没有回应。
 
那白毛专家见司马灰用灯光照来,就抬手遮住光亮说道:“你们用不着对我感到恐惧,其实真正可怕的东西,应该是地宫里那块吞蛇碑……”
 
司马灰心头猛然一沉,果然与“吞蛇碑”有关,那古碑形同人脸,却没有面目,仅有一只吞噬怪蛇的大口,似乎象征着某种暗示,其本身又能有什么恐怖之处?
 
罗大舌头猜测道:“我瞧那石碑从里到外透着股邪气,也许古城地宫里有怪蛇,吞蛇碑很可能就是这种暗示……”
 
司马灰知道蛇在古代多被视为原始神秘生物的象征,因此汉高祖斩白蛇而定天下,吐火罗人的祖先也尊蛇为神,这地底有巨蛇倒是不算奇怪,但什么样的怪蛇才会形如古碑?
 
白毛专家摇头道:“吞蛇碑不是什么怪蛇,它也不是任何生物,吐火罗人视蛇为神,不会放置吞蛇的石碑。”
 
司马灰看地宫内部的石室低矮狭窄,估计里面也应该分为多重结构,四壁间或有秘道石门,就吩咐通讯班长刘江河在周围仔细搜寻,这时听那白毛专家说古碑不是怪蛇,便问道:“吞蛇碑既然并非怪物,你为何会死在此处?你现在果真是个……早已死去多年的幽灵?”
 
白毛专家说:“据我判断,吞蛇碑暗示着‘第六空间’,这个魔窟般的‘空间’只有入口,却没有出口。”
 
司马灰对白毛专家所说的“第六空间”有些耳熟,因为在军事及地理应用上,通常习惯将“空间”分为五个区域:陆地为第一空间,海洋为第二空间,空中为第三空间,宇宙为第四空间,地表300米以内的空间为第五空间。因为这一区域地形复杂,地物阻隔,雷达发现角的可控度非常有限,对雷达而言,“第五空间”一直都是未被攻破的极地和盲区。
 
司马灰却不知道还有个“第六空间”,胜香邻也从没听说过,甚至无从想象,莫非1958年的考察队,全部被这个“魔窟”吞噬了?wωw奇Qìsuu書còm网
 
司马灰正想再问,却发现那白毛专家没了回应,他凑到墙下一看,只有一具枯僵的干尸,看样子已经死了多年,他虽然有些精神准备,仍不免感到心惊肉跳:“果真是阴魂附尸?”
 
胜香邻心头砰砰直跳,大着胆子上前去看那白毛专家的死尸。通讯班长刘江河见状忙道:“千万别过去,那是个鬼!”
 
胜香邻摆手示意无妨,她看明尸体之后,转头问司马灰:“古城里为什么会有23具尸体,第六空间又是什么意思?”
 
罗大舌头经历了刚才这件事,觉得全身上下都起了层鸡皮疙瘩,也对胜香邻说:“别犯糊涂了,孤魂野鬼专把活人往死路上引,甭管它说什么,都绝对不能相信,咱得赶紧找路离开这鬼地方才是。”
 
司马灰暗觉此事十分蹊跷,考古队如今也被困在地宫中,必须想办法搞清楚遇到的“幽灵”究竟是个什么,以及“吞蛇碑”与1958年那支考察队遇难的真相,否则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此地。他根本无法理解什么是“第六空间”,这多半是那白毛专家根据自身遭遇作出的主观判断,情况未必完全属实。不过将对方这句话和“吞蛇碑”的诡异形状联系到一起,却使司马灰受到了一些启发。
 
此刻罗大舌头已发现一处石壁较为松动,四周都有缝隙,应该是道暗墙,他趴在上面听了听,感觉外边没有异状,招手让司马灰与通讯班长刘江河上前帮手。
 
司马灰也急着寻找出路,于是不再多想,当下同其余二人用力去推墙壁,见那墙后确是有条秘道,他用矿灯照进去,看里面沉寂深邃,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从方位上判断,似乎连接着旁边另一间洞室。
 
罗大舌头向里边瞧了几眼,扭头对司马灰说:“看来各庄的地道已经连成片了。”
 
司马灰点头道:“这地方结构很复杂,得小心别在里面走麻答了……”
 
他说着话,转过身看了看后面,见胜香邻还在墙下察看那具死尸,就催促说:“阴魂附尸,生人莫近,咱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胜香邻看那白毛专家的死状,虽如死去多年的僵尸一般,但身上的衣服却未腐坏,心中暗觉诧异,听到司马灰的话,就跟上来问道:“你们有没有感到什么地方可疑?”
 
罗大舌头说:“我看这鬼地方处处都很可疑,咱还是先想个办法找到出路,再说凡事只凭猜测也没有用,还是得到现地去看,腿到眼到……”
 
众人越想越是觉得心中没底,摸索着墙壁正要往前走,这时就听身后的死尸发出一阵怪声,司马灰倒吸了一口冷气,按住头顶的矿灯转头照视,光束投在白毛专家的脸上,就见那死尸的脸孔不知在何时偏转过来,嘴部大张,黑洞洞的冲着考古队,喉咙中“咕咕”作响。
 

下一篇: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五话 虫洞    上一篇: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三话 照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