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大神农架 第八话 地窖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二卷 大神农架 第八话 地窖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通讯所地窖里有种湿腐的土腥气,完全遮盖了其它一切气味,司马灰分辨不出是否混有那种近似“福尔马林”的气息,但这具尸体脸颊还算完整,不像先前在木屋窗子里看到的“老蛇”,其身份应该是那个遇难的护林员。

 
众人用手电照到护林员尸体的惨状,都不禁暗暗皱眉,这通讯所里门窗从内紧闭,也没有其余的出口,因此导致护林员死亡,以及啃噬死尸的东西,可能仍然躲在这个地窖里。
 
高思扬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她身边没有武器,就拿了“二学生”从林场里带来的土铳,想下到地窖里探明情况。
 
司马灰怕她会有闪失,便打手势让胜香邻和罗大舌头留在原地接应,然后戴上“PithHelmet”,打开装在头顶的矿灯跟了下去。
 
高思扬有司马灰跟在身后,心里踏实了许多,两人分别借着手电筒和矿灯,在地窖中到处察看。
 
司马灰见那守林员尸体上的齿痕断面很大,不会是虫鼠所咬,倒像被体型很大的猿类啃噬,他心里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听说深山里成了精怪的僵尸,不仅要吃人脑髓内脏,还能够埋形灭影出没无常,难道那个早已入土的老蛇……真从坟里爬出来了?”
 
司马灰觉得那个死掉的采药人“老蛇”,生前一定有很多不能说出来的秘密,说不定真就阴魂不散,变成昼伏夜出的飞僵行尸,而且从已经发现的各种迹象来看,它此时此刻还在通讯所木屋里没有离开,可是坟地距离林场子很近,僵尸怎么会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大神农架主峰?
 
司马灰又想起二学生描述过的情形,那“老蛇”被人举报与特务组织有联系,在深夜里暗中收听敌台,还经常偷偷溜到通讯所附近刨地,像是打算挖掘什么东西,这通讯所无非就是座守林人居住的木屋,除了一部总出故障的无线电,以及那四十来米高的了望塔,还能有什么特别的物事?就算想抠开老坟盗宝,也不该到这海拔两千多米的山峰顶部来动手。
 
这时高思扬在地窖边缘,发现了一个绑有绳索的大箩筐,里面装满了泥土。推开箩筐,发现是墙根处有个倾斜向下的洞口,里面黑沉沉的很是幽深,她有些吃惊地对司马灰说:“你看这下面还有条地道!”
 
司马灰上前一看,发觉洞中空气不畅,就起身让罗大舌头把电石灯递下来,然后猫腰钻了进去,这条地洞曲折狭窄,估计垂直深度不下数十米,尽头被挖出了一个土窟窿,满地都是烂泥碎土,还戳着一把短柄铁锨,好像还没挖到底。
 
地洞至此而止,由于空气并不流通,电石灯呈现出蓝幽幽的微弱光芒,司马灰四周摸索了一遍,见没有什么发现,便从地道里退了回来,他和高思扬爬出地窖,向其余几人说明了情况:“看情形是有人想从地窖里挖掘某些东西,守林员也因此被杀害,那箩筐就是用来往外运土的工具。”
 
高思扬看“二学生”还没把无线电修好,焦虑地说:“这会不会是敌特在进行破坏活动?可通讯所位于大神农架主峰北坡,周围地僻林深,又能埋着什么东西?那个挖掘地洞的人躲到哪里去了?”
 
司马灰说:“怪就怪在这了,除了咱们几个之外,我感觉不到通讯所和地窖里还有多余的活人气息。刚发现地洞的时候,我曾怀疑是有盗墓的土贼,企图挖开老坟抠宝,可海拔这么高的山峰上不该有古墓,想从此处挖至山腹也绝非人力可为,如果洞子打得太深,首先供氧问题就解决不了,另外我仔细察看过地道作业面上的泥土,全是从未被翻动过的天然土层。”
 
胜香邻听司马灰说完,就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个山峰的形状,代表大神农架的主峰,峰顶是了望塔,背阴的北坡是通讯所。她又在通讯所下描了两条角度狭窄的虚线说:“山峰里的地质结构以岩层为主,岩脉岩层之间必定存在断裂带。通讯所下的地窖里都是泥土,还可以挖出几十米深的地洞,说明此地恰好位于岩层交界处,最深不会超过百米,再往下就全是坚固的岩石了。假如岩层交界的地方存在着某个物体,也许它距离地道尽头已经很近了,所以那里才会被掏成了一个大窟窿。”
 
高思扬见司马灰等人说得都在点子上,显得很有效率,心想也多亏遇到这个进山搜集化石的考古小组,否则只凭自己这通讯组的三个人,遇上这种情况真不知该当如何处理,看来无线电通讯暂时无法恢复,等林场派来援兵,则至少需要两天时间,很容易事迟生变夜长梦多,她思索片刻,决定请考古组继续协助,连夜挖开地洞,探明通讯所下的秘密,同时设法搜寻敌踪。
 
二学生和民兵虎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免都有些紧张和兴奋,觉得有立大功的机会了,当下反复念了几遍:“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司马灰暗觉此事很可能与“绿色坟墓”有关,自己当然不会置之不理,但他清楚高思扬这个小组,太缺少相应的经验和必要的思想准备,所以得在事先告诉这三人:“最后不管在地洞里挖出什么,它都一定是个极其危险,极其可怕的东西,所以大伙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稍有闪失就得出大事。”
 
民兵虎子认为司马灰是考古队里的坏头头,根本不信他的话:“这洞子还没挖到底,你又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怎就知道那里面的东西一定有危险?”
 
司马灰说:“你个民兵土八路不懂科学,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掐算,我说有危险它就会有危险,因为这是摩菲定律。”
 
民兵虎子气呼呼地说:“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因为有头驴就是科学了?”
 
二学生对他说:“这可不是什么驴子,而是一个混沌定律,基本上分为三个部分。事物发展运行的轨迹好像是多元化的,存在着无数种可能性,不管你预先布置得如何周密,事到临头也总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是对第一定律的最好概括。第二定律说白了就是‘怕什么来什么’,你越是不想让它发生的事,它发生的概率就越大。比方说我有块面包,正面抹满了黄油,又不小心失手把它掉在了名贵的地毯上,面包正反两面朝下的概率看起来似乎差不多,其实不管面包掉落多少次,抹了黄油的那一面都会永远朝下,因为事情总是会往咱们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这即是摩非原理——宿命的重力。另外还有第三定律……”
 
民兵虎子紧皱眉头,插言问道:“面包黄油还有土豆牛肉都是苏修才吃的东西,难道你也吃过?”
 
二学生就怕说话上纲上线,他尴尬地摇了摇头:“没吃过,我这不就是给你举个例子吗……”
 
司马灰刚才无非是拿话压人,告诉大伙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得做好应付最坏情况的准备,但真让他解释什么“摩非定律”也说不了如此详细,没想到那二学生还真有两下子,看来书本没白啃。
 
高思扬听后也嘱咐虎子道:“司马灰说的没错,你应该听他的话。”
 
民兵虎子说:“你是我姐,我就听你一个人的话。”
 
高思扬道:“真胡闹,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话你都不想听了?”
 
司马灰心想:“这土八路才多大年纪,就想拍婆子了?看这小子心里憋着股火,脑子里只有一根筋,行事莽撞冒失,早晚得栽大跟头。反正该说的话我也都说到了,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你,你就好自为之吧。”
 
罗大舌头则不怀好意地问道:“虎子兄弟,你光听你姐一个人的哪成,将来你姐夫说句话你听不听?”
 
民兵虎子涨得满面通红,恨不得当场扑过去跟罗大舌头掐上一架。
 
胜香邻见状提醒众人还要挖掘地洞,眼下两个组应当同舟共济,别再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来斗去了。
 
此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了,众人先吃了些东西,下到地窖里裹起守林员的尸体,暂时放置在铺板上。然后是罗大舌头顶着矿灯钻进去掏洞子,司马灰利用留下的箩筐装填泥土,推至地道里,再由胜香邻和高思扬、二学生三人以绳索拖拽出来,民兵虎子则负责往通讯所外边铲土。
 
人多氧气消耗就快,由于没有供氧设备,只能挖一阵土就爬出来透气。但流水作业进展极快,用了两个小时左右,就将地洞尽头的土窟扩大了数米见方,再往下全是岩层,铁锹已经挖不动了。
 
司马灰心想:“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找出来。就已经挖到岩脉了?”他用手抚摸从泥土下露出来的岩层,除了坚硬冰冷的触感,竟发觉十分齐整,不像天然形成,再往边上一划拉,手指触到几根支出来的大铁钉子。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越看越是惊奇,在“电石灯”下端详了足有半分钟,脑子里接连划过几个巨大的问号,地洞尽头存在的东西太过出人意料,看来“摩非第一定律”果然发挥作用了。
 

下一篇:第二卷 大神农架 第九话 探洞    上一篇:第二卷 大神农架 第七话 采药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