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六话 围捕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六话 围捕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脸上微微变色,那脚步声密集杂沓,何止是几千几万条腿,阴峪海地下近乎与外界隔绝,当然不可能突然出现这么多人,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多腿?会不会是蛰伏在地底的大蜈蚣?司马灰脑子里浮现出一条长满了人腿的蜈蚣,可他很快打消了这种恐怖的念头,因为在苍苔上留下足迹的生物不止一个,应该是某种成群出没的东西,从足迹推想,这种生物的体型不小,而且轻捷如飞,所以才不至踏碎朽木,现在听动静离得还远,但来者不善,预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迫近到跟前。

 
其余几人也陆续察觉到了那阵声响,心里都有种莫名的压迫感,罗大舌头焦躁起来,用枪托将死掉的“枯叶蝶”推下云芝,一边给双管猎枪装填弹药,一边对司马灰说:“那死蛾子有什么好看,瞧见它我就浑身不舒服,咱们赶紧走吧……”
 
司马灰看附近木菌丛生,形状就像山里的灵芝,只不过都生长在朽木中,团团簇簇绵延紧密,高度参差错落,最低矮的也在半米左右,高得能达到三五米。厚大的云团形芝盖色彩斑斓,可以经得住数人同时踩踏,地图上标出的路线,也许就在这片云芝丛林覆盖下的古树躯干中,但具体位置不详,如果在木菌和气藤层层纠缠下逐步搜寻,却不是一时片刻就能找到,如今形势危急,也只能先找个树窟窿躲起来,然后却又理会,就带众人避过不断扑下来的枯叶蝶,尽快向木菌茂密处移动。
 
面前的云芝木菌高低落差很大,众人负重不轻,难以直接逾越,司马灰只好当先攀上去,然后由罗大舌头在底下作为人梯,将其余几人一一接应上来。
 
司马灰刚把二学生拽到芝盘顶部,正要俯身接应最后的罗大舌头,不想一只“枯叶蝶”无声无息地落下,正扑在罗大舌头背上,众人都在高处惊呼一声:“小心!”
 
罗大舌头感觉到“枯叶蝶”的栉状触须直往脖子里钻,怎么甩也甩脱不开,他哪里还敢回头,奈何双管猎枪调转不开,急切间只好拔出备用的“瓦尔特P38”手枪,在大腿上蹭开套筒,对准身后连开数枪,子弹却像射在了败革之中,那“枯叶蝶”受了惊,急欲抖翅起身,但腹下触刺戳到了背包上分离不开,竟把身高体壮的罗大舌头向后拖动,两个缠做一团,滚向芝盘边缘。
 
司马灰眼看罗大舌头势危,也来不及爬起身拿枪,倒蹿下去正待出手救援,忽听“砰”地一声枪响,罗大舌头身后的“枯叶蝶”,已被“1887型杠杆式连发枪”射翻在地,罗大舌头也吓得一缩脖子,赶紧伸手摸了摸自己脑袋,所幸没被“12号霰弹”打个窟窿出来。
 
司马灰喝了声彩,他知道在如此混乱紧急的情况之下,能做到一枪命中目标,那真是说时容易做时难,除了射术出众和敏锐的反应神经,还必须有极其稳定的心理素质,胜香邻从来都不擅长使用枪械,“二学生”更不是那快料,谁还有这本事?
 
司马灰回头一望,只见高思扬正在扳动杠杆推弹上膛,双眼始终不离地上的目标,“温彻斯特1887”属于轻型猎枪,那枯叶天蝶躯体甚大,又为了避开罗大舌头,所以第一发弹药并没有击中要害,还不足以致其死命,转眼间已再次扑飞起来。此时高思扬迅速压上子弹,举枪瞄准的同时抠下扳机,“枯叶天蝶”腹部被射穿了一个窟窿,翻滚着坠下芝盘。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胜香邻三人极为惊诧,眼见高思扬推膛举枪到瞄准射击之间,绝没有半个拖泥带水的多余动作,而且枪法奇准,想那军医学院又不是野战部队,她怎么会有如此快捷稳健的射术?
 
胜香邻把手伸下来接应,高思扬则收枪对司马灰说道:“还不快上来,傻愣着看什么?你要是胆敢骗我,我下次就一枪崩了你的狗头!”
 
司马灰攀回上层云芝处,心想:“我几时骗过你了?”随即醒悟过来——这次进山受通讯所里的突事件影响,临时改为由地下穿越阴峪海,先前在途中遇到死而复生的采药人“老蛇”,那座“双弹式军炮库”发生坍塌,直至发现“塔宁夫探险队”的遗骨,又找到标有“潘多拉盒子”记号的地图,这些全都是意料之外的变故,随后通讯组的高思扬和二学生被困在山腹中,不论原地等待救援还是自行寻找出路,最后生还的机率都很渺茫,司马灰寻思可以带上这二人同行,毕竟在那个代号“潘多拉盒子”的地底洞穴附近,应该还有一条通往神农架原始森林的隧洞,这条路线虽然危险,但只要能支撑下来,也未始不是一条生路。可高思扬身为军人,必然要受组织纪律约束,如果跟她实话实说,断然不会跟随司马灰等人同行,所以司马灰只好声称自己肩负着特殊使命,是受上级直接委派,要到“潘多拉盒子”中完成一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高思扬始终对此事将信将疑,所以才冒出刚才这么一句。
 
此刻远处绵密迅捷的脚步声已是越来越近,司马灰也来不及再跟高思扬多做解释,等罗大舌头爬上来,便带队又向前行。
 
二学生紧跟在司马灰身后,气喘吁吁地说:“高思扬生在军人世家,其父是55年授衔的大校,别看是个姑娘家,但有射击天赋,经常到靶场上开枪,跟随三支两军分队到山区的时候,找机会就借条运动步枪进山打猎,林场子附近的猎户也没她枪法好,谁提起来不得挑大拇指称赞啊!而我呢,我是用不惯土铳,但前两年参加民兵训练的时候也摸过六三式,你看我这还有照片为证,能不能给我一把手枪,我也可以作战,不会当累赘……”说着掏出一张四寸大小的照片,那还是他回城探亲时,找个熟人借了全副武装,手握钢枪在江边拍摄留念的照片,一直贴身收着,显得颇为珍视。
 
司马灰没料到高思扬还有这么层背景,他向照片上瞥了一眼,为难地说:“二学生同志,你考虑自身安全没错,可也得想想大伙的安全啊,我看你还是凑合用这根……这根扎枪好了,那罗大舌头是隋唐年间好汉罗成之后,回来我让他传授你几招枪法防身。”
 
罗大舌头问二学生道:“隋唐年间总共有一十八条好汉,你知道姓罗的排第几吗?”
 
二学生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一片踩踏朽木的密集脚步声“空空”作响,那声音频率快得几无间隙,刚听到的时候还在百十米开外,可转瞬间就到跟前了。
 
此时众人置身之处,已距那几株被云芝遮盖的古树很近,仅剩三五步之遥,忽听动静不对,立刻举枪回身,就看云芝丛里出现了一只奇形蜘蛛,蛛身大如脸盆,躯体扁平,背上顶着数个单眼,六对附肢和螯牙不停攒动,两侧的八条步足长度惊人,与其身体几乎不成比例,步足底酷似脚掌,生有肉垫和倒刺,可以不分角度,直上直下甚至倒悬着任意爬动,它爬行起来轻捷如飞,细长的腿和脚趾很容易支撑身体,虽不至像水雉一样蹬萍渡水,但足以在沼泽上快速行动,这时踏在木菌上,不断发出“空楞空楞”的轻微声响,听得人心里头都跟着发颤。
 
那“长脚蜘蛛”越行越快,在高低错落的木菌上爬动如履平地,飞也似直奔众人扑来。
 
司马灰等人吃了一惊,发声呐喊乱枪齐射,那“温彻斯特1887型连发快枪”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连发,每打出一颗子弹,就需要扳动杠杆手柄完成退壳上膛,然后才能再次击发,射速与普通步枪相当,即使在熟练稳定的操控下,也必然会出现射击间隙,但三条“1887型连发快抢”,加上罗大舌头的“双筒猎熊枪”,相互弥补了空档,交织成了一道火网,顿时将那长脚蜘蛛打得肢离破碎,但死而不僵,肚腹朝着天各足乱蹬乱挠,几只螯牙也仍然在不停伸动。
 
胜香邻用矿灯照到这蜘蛛脚下的奇异形状,低声惊呼道:“是鬼步蜘蛛!”
 
罗大舌头问胜香邻:“我就知道丛林里有种捷足捕鸟蛛,那玩意儿连犀牛都能咬死,可什么……什么是鬼步蜘蛛?”
 
司马灰也想起曾在山海图中,看到地底有种“长脚蜘蛛”,图形旁边用夏朝龙印注着“鬼步”二字,想来是有此一种异物,但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还以为只是蜘蛛的古老称谓,看图中身圆足长的外形,倒很像缅甸和越南丛林里的“捷足捕鸟蛛”。 顾名思义,所谓“捷足捕鸟蛛”体型甚大,腿长身短,爬行速度快捷无伦,更可张网捕捉飞鸟为食,毒性很强,非常凶悍好斗,就连热带丛林里横行霸道的巨蟒见了它,都得灰溜溜地赶快逃走。阴峪海地下的“鬼步蜘蛛”,或许是“捷足捕鸟蛛”的异脉,但此物不会吐网,也并非独来独往,听那密如潮水的脚步声,当是成群结队围捕猎物。
 
众人手中虽有枪支,却也只能勉强对付一两只“鬼步蜘蛛”,耳听黑暗深处踏动朽木的“空空空空”之声异常密集,后面不知还有多少在围拢过来,哪里还敢停留,立即攀着枯树躯干里生出的云芝,竭力往高处攀爬,如今逃开一步算一步了。
 
不出司马灰所料,这成百上千的“鬼步蜘蛛”自木菌丛下快速迫近,遇到落地的“枯叶蝶”就扑上去用螯牙将其麻痹,然后缓缓吸允汁液,直到仅剩一片枯叶般的躯体才肯罢休,那些枯叶蝶皆是被追得远遁至此,早已精疲力尽,除却少数还能稍作挣扎,大多无力反抗,唯有任凭宰割,这也使“鬼步蜘蛛”从四面八方围拢的速度有所减缓。
 
众人趁机攀到一片较高的芝台上,这是几块从垂直树身上横向凸起的云芝,此时只听上下左右几个方位,都有催命般的脚步声在疾速逼近,四周已被“鬼步蜘蛛”合围。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眼见走投无路了,一边装填弹药,一边咬牙切齿地纷纷抱怨道:“咱这两条腿的活人,哪跑得过八条腿的东西啊?早知道出门的时候……就该在屁股后面装部发动机。”
 

下一篇: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七话 眩晕    上一篇: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五话 微观世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