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八话 北纬30度地带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八话 北纬30度地带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奇怪地打量了一眼二学生,那“潘多拉的盒子”源于古希腊神话,大意是指“人类抑制不住好奇心,打开了天神留下的盒子,从中释放出了无边的邪恶”,因此它在西方喻示着带有诅咒的秘密,作为地图中标注的记号,则只是塔宁夫探险队给目标设置的一个代称。

 
对司马灰来讲,“潘多拉的盒子”除了是阴峪海原始森林下的洞穴,还是春秋战国时代楚幽王锁鬼的背阴山,另外根据山海图中的记载,这个地底洞穴中还有某种更加惊人的秘密,找到它就相当于揭开了谜底,所以在这层意义上,“潘多拉盒子”暗含的隐喻,倒是非常符合司马灰等人的行动,可二学生不过是在神农架林场插队的知青,又怎会知道“潘多拉的盒子”里有什么东西?
 
二学生显得有点激动,他喘着粗气告诉司马灰等人:“潘多拉盒子一定与北纬30度之谜有关……”他以前在图书馆看过几本地理方面的书,“北纬30度地带”被称作世界上最神秘的轨迹,环绕“北纬30度上下各5度”的范围内怪异迭出,存在着许多地质地貌奇观——从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到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有死亡旋涡之称的百慕大三角,还有神农架和黑竹沟,该纬度不仅是地震最频繁最集中的区域,也是飞机舰船失踪最多的区域,此外还有众多扑朔迷离的古迹,这些怪事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定数?似乎在这条纬度中,隐藏着一种神秘强大而又看不见的力量,世上有那么多神学家、哲学家、科学家,却没有一个人能彻底解答“北纬30度之谜”,虽然提出了无数种假设,但假设并不等于真相。
 
二学生跟着司马灰一路走来,深感所见所遇皆是平生未有之奇,这条谜一般的纬度怪异虽多,但从未涉及神农架的地下洞穴,所以这里是北纬30度线上失落的地带,一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认为司马灰等人是来神农架探寻“北纬30度”的一系列未解之谜,倘若果真如此,发现者必定会青史留名、显祖扬宗,那就算粉身碎骨也值了,与其默默无闻地在林场里砍一辈子木头,他宁愿选择前者,铁了心要跟着司马灰去做大事,百死不回。
 
胜香邻感觉二学生所言有些道理,大神农架毕竟处于变怪多发的“北纬30度线”,这里各种可知和不可知的因素很多,应当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司马灰当初在缅甸之时,也曾听电台里播过一条消息:“根据美国人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穿越北纬30度线的美军潜艇,每五艘就有一艘由于非战斗因素失踪,具体原因不明,也没有任何一个生还者可以向世人讲述他们的遭遇。”这类令人毛骨悚然的数据和传闻还有很多,不过“北纬30度”范围太大了,现在还无法预知会在“潘多拉的盒子”里发现什么。
 
他让二学生不要胡乱猜测,赶紧跟着队伍往前走,此时此刻成功生存下去才是首要任务,人都吹灯拔蜡了,青史留名又顶个鸟用?正说话间,树隙深处忽然亮起一片刺目的白光,那是个奇异而又极其明亮的光团。
 
司马灰不知是哪里来的光芒,但阴森惨白不像灯火,立刻按低身边的二学生,同时提醒罗大舌头等人注意。
 
众人见情况有异,各自举枪待敌,可还没来得及瞄准,那鬼火般飘忽不定的光团就到了面前,光雾中是种很原始的有翅飞虫,生得近似蜻蜓,身体纤细近乎透明,前翅大后翅小,拖着三条丝状尾须,从顶端的复眼到尾须足有半尺多长,无声无息地从司马灰等人身边掠过。
 
这时周围又有不计其数的光雾亮起,往来穿梭于树隙之间,全都精灵般寂静无声,众人从未看过这么大的古代蜻蜓,而且数量奇多,不由得屏声息气,凝神注视,手指搭在枪机上不敢放松。
 
司马灰观察了片刻说:“不用担心,这是发光的原始树生蜉蝣,此物不饮不食,朝生暮死。”
 
高思扬有些不解,问道:“朝生暮死……那是什么意思?”
 
司马灰说:“世上有五虫,分别是‘蠃,鳞,毛,羽,昆’,蜉蝣为昆中最古之物,由生到死也不过几个小时,根本不知道天地间还有昼夜季节变化,也用不着摄取能量维生。有道是‘鱼游乐深池,鸟栖欲高枝’,不知蜉蝣在如此短暂的生命里,会有什么追求?”
 
高思扬听得此言,心底莫名感到一阵怅然,望着黑暗中时隐时现的光雾若有所失。
 
司马灰说:“别替蜉蝣难过了,咱要是想比它们活得时间长,就得尽快穿过这片史前植物群落。”说罢便要拨藤寻路。
 
高思扬叫住司马灰说:“我看香邻身体单薄,气色显得不大好,二学生先前也受过伤,还不知有没有涉及脏腑,他又背着火把弹药,已坚持在这么险恶艰难的地方攀行了许久,精神体力都到了极限,此处不比平地,再不缓口气非出事不可,况且这里植冠茂密,鬼步蜘蛛钻不进来,正可容人栖身,能不能让大伙停下来歇一会儿?”
 
司马灰说:“不行,蜉蝣是速死之物,见者不祥,返回地图中标注的路线之前谁也不能停留。”
 
罗大舌头也觉得这地方阴气太重,千万不能多呆,在缅甸、柬埔寨等地有蜉蝣聚集的地方,多是深湖大泽,常有怪蟒长蛇出没,水里甚至会有暹罗巨鲤,那巨鲤往往重达四五百斤,据说能一口吞下七八岁的小孩,可水下哪有那么多东西让暹罗巨鲤来吃?它还不就是以数以万计的蜉蝣为生,所以才长成如此庞然巨物,这树蜉虽不生在水域,但个头却要大得多了,难说这地底下有没有专吃它们的东西。
 
高思扬并不认同征兆之类的迷信言论,她也清楚罗大舌头向来跟司马灰一个鼻孔出气,专出坏主意,口中所言多是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根本不能让人信服,但高思扬孤掌难鸣,也只得跟着司马灰等人继续往林木深密处行进。
 
此刻已有成百上千的蜉蝣,在众人置身的树隙间盘旋,不时有发光体由明变暗,死蜉蝣纷纷掉落在枯枝败叶上,很快铺满了一层。
 
司马灰见了蜉蝣便有不祥之感,他让胜香邻用罗盘校正了方位,举着火把往前探路。
 
高思扬见周围的蜉蝣并不构成威胁,不明白司马灰为什么会如此紧张。
 
胜香邻对她说:“刚才司马灰和罗大舌头所言不错,原始蜉蝣朝生暮死,处于生物链最底层,天知道它们留下的死体会引来什么。”
 
高思扬领悟过来,心道原来如此,这时忽觉脚下一阵颤动,朽木上覆盖着厚厚的菌苔,极是湿滑,她立足不住,想要拽住旁边的枯藤稳住重心,谁知那藤条将断未断,被高思扬一拽之下立时脱落。
 
胜香邻见状急忙伸手援助,虽然反应迅速,可气力终究不足,不仅没拉住高思扬,反被下坠之势带动,也跟着坠向了树隙深处。
 
司马灰和罗大头同叫一声:“不好!”赶紧俯身向下张望,借着蜉蝣发出的光雾,能看到高思扬和胜香邻撞折了两层枯枝,掉下去有十多米深,被几条交织纠缠的枯藤托在半空,好在苍苔深厚,才没有伤筋断骨,但两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嗵嗵嗵”狂跳不止,想要挣扎着起身攀回原处,但悬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之处,稍有动作,那些藤箩便不住摇晃,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可能随时都会断裂,处境危如累卵。
 
“二学生”也慌了神,可陡峭湿滑险状可畏,实在不知该怎么下去救人,他将绳索抛下去,但枝藤纵横,绳子被挂在了枝杈间,急切间竟扯不回来。
 
司马灰看了看地形,将火把交给二学生拿着,让他和罗大舌头留在上边接应,然后背上霰弹枪,凭着身手轻捷,从近乎垂直的树干上倒爬下去,拨开身前的木菌接近那片枯藤,示意胜香邻和高思扬别动,免得坠断了树藤,又仰起头打声唿哨,招呼罗大舌头快把绳索垂下来。
 
罗大舌头和司马灰久在一处勾当,不用多说也知道该做什么,奈何那绳索缠得太死,不敢拼命扯动,割断了长度又不够,急得他额上冒汗。
 
司马灰刚想催促罗舌头,树丛深处又是一阵颤动,他低头望去,就觉自己的头发根子全都竖了起来,有个几乎与枯树颜色混为一体的巨物探身而出,三角脑袋又扁又平,两眼浑圆向外凸起,比卡车前灯还大,但灰白无光。它形如蟾蜍,两条前肢生有若干吸盘,支撑在朽木间匍匐爬行,张开血盆般的大嘴喷吐雾气,也不管是落地死亡还是在空中盘旋的蜉蝣,甚至那些钻在木隙中的“鬼步蜘蛛”,一概视如无物,只顾伸出长舌卷入腹中。
 
司马灰看其背上有“酥”,推测是生存在木窟窿里的树蟾,因为“酥”是一种有毒的分泌物,腐气撞脑,腥不可闻,只有两栖类的蟾蜍才有。若按相物之说,蟾身过尺为王,可这只大树蟾何止逾尺,见其首而不见其尾,密集的树丛藤箩根本挡不住它,俗传“蟾王有酥,专能克制五虫”,看来这话也是不假,“鬼步蜘蛛”的螯牙不但没对树蟾起到任何作用,反倒被酥毒毙命,填了它那无底洞般的肚子,其余没死的早都四散逃了。
 
胜香邻和高思扬见那“树蟾”攀着朽木朝自己爬来,对方也不必接近这几条枯藤,只需用长舌一舔就能将人卷走,想要开枪射击,又恐被其挣断了老藤,或是有酥液喷溅而出,沾到身上立时腐烂透骨,两人眼睁睁看着“树蟾”逼近却无处可避,只能闭目待死。
 

下一篇: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九话 地心掠食者    上一篇: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七话 眩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