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阴峪海 第五话 天在地中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卷 阴峪海 第五话 天在地中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看到眼前这几具古尸,似乎全是楚人中的巫者,根据洞中壁画描绘的情形,楚幽王卜问吉凶之际,便会有头戴青铜面具的巫者,把自己幻视里出现的情形告诉楚幽王,以此来“洞悉前后、决断行止”。在迷信鬼神的春秋战国时代,巫者不仅跟人熟,跟鬼更熟,只有他们能够同无影无形的神秘力量进行沟通,因此地位极高,往往只言片语就可以左右兴衰。既然这些古尸出现在“石函”中,“楚幽王的盒子”肯定也在里面了。

 
罗大舌头自言自语道:“死都死了,还戴着面具装神弄鬼,盯得老子浑身都不自在……”说着上前想摘下面具,可那尸骨早已枯朽,用手一碰立时化为尘土,青铜面具“当啷”一声掉落在地,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急忙跳起来向后闪躲。
 
高思扬险些被他撞倒,忍不住说:“凭你这副毛手毛脚的样子,哪像参加过考古队的人?”
 
罗大舌头嘴上从不服软:“考古队才多大个庙,能装得下我罗大舌头吗?你也不打听打听……”
 
司马灰知道罗大舌头接下去又要吹嘘个人经历,倒腾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英雄事迹来讲,你根本就不能给他这种机会,要不然没个完,于是止住二人说:“这石函深处似有冷风涌出,里面一切情况不明,大伙多留点神,可别让阴魂恶鬼拖了去。”随后就摸索着岩壁向深处走去。穿过函壁间的洞穴,地势陡然开阔,变得上凹下陷。被凿刻为内弧形的岩层间,雕有许多带状“图言”,头顶上和脚底下都有,所谓“图言”,即是用连贯图形替代文字记事,使之通达幽冥,并不是给活人看的,故此不用古篆。
 
罗大舌头刚才没说痛快,跟在后边还想寻个借口接茬儿再说,可一看地形古怪,就把先前之事忘在了脑后:“哎……我发现楚国人很精通几何啊,这外方内圆的想搞什么名堂?”
 
司马灰说:“从前有天圆地方的概念,这石函外方内圆,可能是天在地中的意思,可天空怎么可能在大地中呢?”
 
胜香邻道:“载上之函大多是圆轮形状,因为天在地中,而外方内圆确属罕见,它应该暗喻着地底世界。”
 
司马灰稍加思索,觉得这种分析十分合理:地壳下存在着极渊那种没有边际的空洞,如果与之相比,曾经进过“罗布泊望远镜”的考察队渺小如尘,倘若用天一样大来形容它似乎也不为过。
 
二学生问道:“楚幽王留下这座石函,又有什么具体意义?”
 
司马灰说:“此处尽是些壁刻石雕,内容无非是楚幽王想传递给鬼神的信息,不过咱连蒙带唬地也看不懂多少,不如把招子放亮点四处找找,可能另有发现。”
 
众人为了节省电池,同时点燃三支火把,就舍不得再用矿灯了,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下继续往前探寻。石函的每个方向都有洞口,洞内除了雕凿壁刻,还列有数排铜人铜兽,“楚幽王的盒子”却不在其中。众人且看且走,穿过侧面的函壁,又步入枯藤树根垂布的祭坑底部,脚下有道极宽的石梁,鳞绞大如城砖,竟是转到了“载”的兽首。
 
那能够背负乾坤的“楚载”,形貌有些接近鼋龙巨龟,但神异色彩更重,两端有头颅,但有首无面,多臂多足,一半朝上捧着照幽巨烛,一半往下在地支撑爬行,顶部卧着两尊铜虎,口衔人臂粗细的铜环,锁着一个青铜盒子,体积能装进两个人去。
 
众人见果然有这个神秘的盒子,不由得心弦紧扣,当即走上前,想揭开来看个究竟。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刚伸出手去,胜香邻却突然拦住说:“盒子里的东西不能看,谁看了谁死。”
 
罗大舌头奇道:“这里面不就是有几根死人骨头吗?它就算是颗地震炸弹,那也不至于看一眼就整炸了。”
 
胜香邻举起火把照向盒子:“你们看这上面的图案……”
 
司马灰看此处地势虽高,但周围的枯藤间漆黑一片,恐怕会有不测发生,所以始终保持戒备,没来得及仔细端详那铜盒,此时听胜香邻一说,才立刻注目观瞧,只见盒身铜蚀斑驳,也镂铸着很多图案,他粗略一看,其中竟有厉鬼攫人之形,似乎谁敢窥探盒子里的事物,谁就会立刻被恶鬼带往阴间,不知是诅咒还是恫吓。
 
众人又发现铜盒上还铸有活剥人皮的图案,显得十分残忍诡异,都不禁暗暗皱眉。
 
二学生告诉众人,以前在欧洲有种非常古老的邪教仪式,就是用酷刑折磨处女,那些酷刑的残忍,远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在经历了极限恐惧与痛苦的情况下,她能看到一些唯有死人才会看到的东西,折磨到最后就是在地洞里活剥人皮,把皮剥下来之后那女子还没断气,嘴里会断断续续说出眼中所见之事,只有宗主才有资格附耳去听,他听到的内容全都属于机密,绝不会让普通人知道,这倒与“楚幽王问鬼”的方法殊途同归。
 
高思扬问道:“古老的西方邪教酷刑,与楚幽王的盒子上的巫术有什么关系?”
 
二学生猜想说:“大概都是为了接收来自……深渊的信息。”
 
司马灰心有所感:“人们对诞生方式一直缺乏创造力,但对死亡方式的创造力真是无穷无尽,不过咱们对楚幽王的盒子所知甚少,凡事小心为上。”说罢继续端详铜盒上其余的图案,发现其中记载的内容匪夷所思,真是看在眼里,惊在心里。
 
众人根据铜盒上的图案加以推测。早在还没有楚国的年代,大约是神农架木为巢之际,一伙头上戴有角冠的古人为了追赶麋鹿,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洞穴,最深处通着一处山脉。山后有个神秘的圆坛状物体,形状就像个大腹坛子,并从中发现了一具尸骸,但这尸骸全然不似人间之物,他们颇感稀奇,便将其从地底带出,可想要再次下去探寻的时候,那山脉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黑茫茫的无底深渊。传到春秋战国时期,楚幽王视此物为宝骸,来自阴山之下,他常命左右以巫鬼之事占问。直到楚幽王葬女引来冤魂索命,才把装有宝骸的铜盒放入地下镇住阴山。洞底有恶鬼看护,外来者胆敢开启此盒,立时便会被它们拖进深渊,打到阴山背后,万劫不得超生。
 
司马灰等人深觉莫名其妙,挖出宝骸的地方显然就是“天匦”,但深渊里的山脉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如果铜盒里的“宝骸”不是人类,又会是什么生物所留?阴峪海原始森林里史前生物化石很多,倘若它属于某种动物的骨骼化石,除非是极其罕见特殊,举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否则古人不可能将其如此看重。另外开启“楚幽王的铜盒”之后真会有恶鬼出现吗?众人对这些谜团无从猜测,却又仅能猜测。
 
铜盒上铸造的图案神乎其神,具有浓重的巫楚色彩,虚虚实实的让人难以琢磨。众人心里的疑问越多,就越急着想要知道——这具古人从地底找到的“遗骸”到底属于哪种生物,它究竟有着怎样奇异的身份?如今到了决局之时,但对楚幽王留下的诅咒也不能视而不见,毕竟谁都没有前后眼,预测不到打开盒子之后的情形。
 
高思扬不以为然:“要照你们说的,这盒子附近就有鬼了,可此处静得出奇,哪有什么异常?”
 
胜香邻说:“铜盒上的图案是有人看到遗骸后,才会被恶鬼拖走,我感觉这地方有些邪门,凡事不可不防。”
 
高思扬说:“别信楚幽王那套鬼话,咱把这盒子打开看看不就全清楚了吗?”
 
二学生点头说:“盒子上恶鬼吃人的图案不可能是天气预报,未必真会应验,我觉得那是一种对于命运的深沉遐思,也可以说是古代人蒙昧无知的想法。”
 
司马灰虽然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但绝不等于活腻了要赶着去找死,他先观察了一下地形,看楚载兽首附近一片漆黑,距离洞底的积水有十几米高,食人飞鱼很难接近此处。周围枯藤倒垂沉寂无声,就决定让其余几人退在铜兽后面加以掩护。由他独自开启楚幽王的盒子,万一有不测发生,也不至全军覆没。
 
胜香邻心生不祥之感,低声对司马灰说:“还是由我来打开铜盒好了。我死总好过你死。”
 
罗大舌头插言道:“香邻你这是什么话,这堵枪眼滚地雷的事有我罗大舌头在怎么也轮不到你啊,不过我要是万一光荣了,可不想跟宋地球一样把骨灰撒在这不见天日的洞里,你们尽量把我的骨灰带回去埋了,可别让我做了背阴山下的孤魂野鬼,咱老家那边特别讲究这些事……”
 
高思扬不相信看了盒子中的遗骸就会当场死亡,又听罗大海啰嗦起来没完,搞得像是交代后事一般,就想直接上前撬开铜盒。
 
司马灰拦住众人说:“谁都别争了。咱还是按原计划行事,老子活了二十来年,签子活儿武差事没少做,汗毛也不曾短了一根,想来是八字够硬,就不信今天还能让恶鬼吃了?如有凶险凭我的手段自可脱身。”他不容分说,挥手让其余几人躲在一旁,然后将火把插在铜虎口中,摸索寻找盒身缝隙。
 
众人只得向后退开,看到兽身两侧的怪手托着树形巨烛,各有石梁相连,就分别用火把引燃,顿时将周围照如白昼,随即伏在铜灯旁持枪掩护。
 
这时司马灰已摸清了铜盒的结构,其外部氧化严重,铜性已消,凭猎刀就能撬开盒盖,他寻思:“楚幽王盒子里的遗骸来历不明,据说地脉岩层间会存在天然放射性元素,还有深渊里也许有某些不为人知的细菌,这些东西都足以致人死命。”于是将枪支倒背在身后,摸出“鲨鱼鳃式防化呼吸器”套在脸上,又戴了手套,这才用猎刀撬动铜盖。
 
谁知那铜盒里面又有个玉盒。上面饰有描金彩绘,但它封存了两千多年,骤然接触外部空气,还不等司马灰看清那些图案,就已悠然转为暗淡,迅速消失在了眼前。司马灰暗中骂声作怪,又以猎刀剥去盒缝间的腊质,轻轻将玉盒揭了道窄窄的缝隙,他心弦紧扣,屏息凝神向内窥探,只见盒中果然卧着一具遗骸。可随着盒盖向上揭开,遗骸竟突然睁开了二目。
 

下一篇:第四卷 阴峪海 第六话 遗骸    上一篇:第四卷 阴峪海 第四话 楚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