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阴峪海 第七话 狐疑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卷 阴峪海 第七话 狐疑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见“楚载”下涌出的黑气却已遮住了铜盒,老蛇连同那具遗骸都被吞没,铜盒与函壁之间的巨烛熄灭了一半,他不知那阵阴风中出没的东西究竟为何物,只好招呼从后赶来的其余几人立刻退后。

 
高思扬看到老蛇出现,她也是报仇心切不退反进,可眼前灯烛无光漆黑一团,只听里面有人喉咙中咯咯作响,当即将“1887型杠杆式霰弹枪”抵在肩头,对准有声音传来的方向扣下了扳机,可就在枪响的同时,一阵阴风忽然卷至。高思扬身上毛骨悚然,那感觉就像有恶鬼站在对面吹出一道寒气,她发现情况不对,慌忙转身后撤,没想到“二学生”急于帮忙,从后跟的太近,两人撞在一处绊倒在地。
 
此时“楚载”兽首附近越来越黑,司马灰和胜香邻已看不见同伴所在,只有罗大舌头察觉到有人在身旁摔倒,他仗着一时血涌,忙把猎熊枪往后背起,探臂膀一手揪起一个。那两人身上都有背囊和枪支,分量何等沉重,匆忙中也顾不上解掉装备。罗大舌头发现自己那盏防爆矿灯,短路般眨了几眨就灭了,眼前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光亮。
 
罗大舌头心说:“要遭!”凭他在缅甸丛林翻山越岭的本事,只须向前一纵就能脱身,可生死关头的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惨死在野人山和罗布泊荒漠里那些同伴的面孔,不想扔下另外两人独自逃生,当即浑身筋突,使出蛮牛般的力气,虎吼声中晃动双膀,分别将那两人向前掷出,随后撒开两条腿也想往外逃跑,忽觉背上有股恶寒袭来,惊得罗大舌头真魂冒出,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身后情形,可后面却黑茫茫的什么也没有……
 
这时司马灰发现有同伴掉队,正想设法救应,却见高思扬和“二学生”两个人从半空中落到了跟前,膝盖和手肘都擦破了,摔得着实不轻。
 
司马灰听到声音,知道是罗大舌头还没脱身,楚载兽首的石梁已有大半陷入黑暗,他心急如焚,立刻就要过去寻找罗大舌头,谁知身前突然蹿出一人,竟是那拖着遗骸的老蛇。司马灰分明见到老蛇处在罗大舌头身后,怎么这土贼先从一片漆黑的铜盒旁逃了出来,却没被阴魂恶鬼拖去,他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
 
双方均是一怔,几乎是同时意识到猝然间狭路相逢,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绝不容手下留情,因此分外眼红。司马灰想以“1887型杠杆式霰弹枪”迎头射击,怎知他身手虽快,对方动的更快,忽觉右臂一阵酸麻,顿时痛彻心肺,手腕上的“寸关尺脉门”已被那土贼扣住。
 
老蛇身上怪力无穷,大神农架山区猎户,自古以来多习拳勇,他更是擅长模仿虎、蛇、熊、猿、鸟等野兽扑击的“五禽操”,能够徒手格毙虎豹,此刻一手捏住对方脉门,另一只手却舍不得放下那具遗骸,只想再加些力气捏碎了司马灰的腕骨,然后拽倒在地一脚踹碎胸腔。
 
司马灰却是身经百战临危不乱,发觉自己脉门被死死扣住,便顺势翻身卸力,同时反托对方手肘,脚下进步连环腿向前踢出。老蛇没料到司马灰应变如此迅捷,心窝子接连被踢中两脚,被迫撒手后撤。司马灰则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除了手腕子,两脚趾骨也都差点断了,这才知道那土贼身上内着皮甲,还挂有护心铜镜,不知是从哪个坟包子里抠出来的古董,难怪被土铳打中后浑然无事。
 
二人都没能将对方置于死地,不过司马灰骨头都快被老蛇捏断了,显然是落了下风,但至此也终于确认那土贼练过僵尸功,此人虽有龟息蛇眠之法,终究还是血肉之躯。可如果接近楚幽王盒子里的遗骸,就会引来阴魂索命,这土贼为什么会平安无事,此前险些将自己魂魄揪走的东西是什么?
 
从司马灰揭开铜盒,看到里面那具神秘的遗骸,再到发觉背后有鬼。急忙逃离铜盒,又有阴风吹灭照幽巨烛,铜盒旁显出妖异,直至遭遇老蛇,互以性命相搏,这些变故都是接连不断地发生,整个过程十分短暂,他根本没有时间多想,眼看与这土贼拉开了距离,枪支还在自己手中,就打算先将此人毙在枪下,解决掉心腹大患,可右臂腕骨疼痛欲裂,半分力气也使不出来,竟无法抠动扳机。
 
老蛇对着黑洞洞的枪口也难免有几分忌惮,当即夹起铜盒中的“遗骸”,退到石梁边缘返身攀壁而下,迂回逃进了楚载上的洞穴。
 
司马灰看着对方从眼皮子底下逃掉,却也无可奈何,他一瞥眼看见其余三人正合力拖动绳索,拖死狗似的将罗大舌头拽了回来。看情形应该是罗大舌头遇险时甩出了挂在身边的壁虎钩子,胜香邻等人忙于接应,也没顾得上阻截老蛇。司马灰当即上前协助,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罗大舌头拽到身边,却见其脸色刷白,双目紧闭身体僵硬,从头到脚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这时候照幽上的最后两盏铜灯,也即将被阴风吹灭,四下里都黑得跟抹了锅底灰一般,众人惊惧莫名,只好抬起了罗大舌头,退进了函壁间的洞穴,随即推倒石俑挡住了洞口。但楚载上的洞穴通往各个方向,堵住一个洞口根本没什么意义,如果真有阴魂从后面跟来,即便石壁坚厚,恐怕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可事到如今,唯有尽己所能听天由命罢了。
 
众人看罗大舌头始终没有动静。不祥之感油然而生,一摸他心窝子冰冷,气息已绝,原来早就死去多时了,现在只剩下一具没有生命的躯壳,谁都没想到死亡来得这么突然,不禁怔在当场黯然无声,气氛异常沉寂,也许你越是清楚死亡的可怕,你越不知道它什么时候降临。
 
不过司马灰却有种很怪的感觉,不知出于什么缘故,他觉得眼前这具尸体根本就不是“罗大舌头”,或者说这并不是一具死尸,而是打开楚幽王铜盒后才出现的某种东西。
 
司马灰耳听四周既然无声,就把自己揭开铜盒后出现的种种情形,都跟其余三人说了一遍:先是猛然察觉到有只手搭在了背后,随即越过楚幽王的铜盒迅速逃离,回身看时,只觉阴风飒然,当中裹着一道黑气,两旁的灯烛火瞬间变暗熄灭。他同时发现铜盒后影影绰绰有个人,对方脸上戴着“鲨鱼鳃式防化呼吸器”,所以不知道长得是什么样子,不过看身形与装备,都跟他自己完全一样。司马灰相信“一个人绝不可能在真实中遇到另一个自己”,但这种诡异的现象确实发生了,因此面前这具尸体未必就是真正的罗大舌头。
 
高思扬和二学生均是摇头不信,劝司马灰接受事实,人死如灯灭,胡思乱想也于事无补。
 
胜香邻听司马灰描述了先前所遇,认为铜盒旁边出现的人影并非实体,而是某种残像,就像雾一样,所以它才会迅速消失,若不是司马灰逃得快,如今也得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这道理司马灰何尝不懂,只是心里还抱有万分之一的侥幸,他想起“宋地球、玉飞燕、阿脆、穆营长、通讯班长刘江河、Kanaweik”等人,都是在探寻“绿色坟墓”之谜的过程中逐个死亡,凡是与这些秘密扯上关系的人,似乎全都受到了命运的诅咒,谁先死谁后死只是迟早而已,而死亡又是不能预测的,众人既然没有选择逃避命运,就对死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可罗大舌头仍是死得过于突然,身上也没有明显的外伤,临死的一瞬间究竟遇到了什么?想到这些,往昔的时光全都浮现在眼前,心中暗道:“罗大舌头,没想到那么多次枪林弹雨、天塌地陷的劫数你都躲过来了,结果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神农架,招呼也不同老子打一个就匆匆忙忙地走了,未免太没义气,你如英灵不泯,就先到九泉之下等着,我过几天也就来了……”
 
这时深处的铜兽附近突然发出一阵轻响,司马灰闻到一股福尔马林溶液遮掩腐尸的气味,知道是先前逃进函洞的“老蛇”未曾远遁,忙把矿灯照过去,果然看见此人抱着“遗骸”缓步逼近,离着十步开外便停住不动,躲在铜兽身后,只露出布满血丝的双眼凝视着众人。
 
高思扬恨极了老蛇,手中的枪支立即瞄准,只等对方稍一露头就开枪射击。司马灰也知道此人极难对付,如今他自己暴露在射程之内,便应该立刻除掉,以免留下后顾之忧,于是收摄心神,持枪待敌。
 
老蛇见状“嘿”了一声,用嘶哑的嗓音问道:“不知打头的这位……怎么称呼?”他认定司马灰等人跟自己一样都是进山抠宝的土贼,按道上的规矩,即便是土贼,也不能问另一个土贼尊姓大名,一问对方就该起疑心了:“你要拿我怎么着?”所以得问怎么称呼,一般报个字号就算通了姓名。
 
司马灰心中满是杀机,虽对此人的来历疑惑很多,现在却没心思多问,所以并未回应。
 
老蛇又说:“你们可别逼人太甚。起初要不是那民兵伢子先开枪打我,我也不会下手弄死他,我如今末路穷途,就是想出来问你一句。你为什么要骗我来找这具遗骸?”
 
司马灰等人闻言都感到脑袋有些大了,实不知这话从何说起。对方不就是妄图从阴峪海下抠件大货,从而潜逃境外吗?虽然也曾隐隐感到有些蹊跷,因为老蛇在通讯所挖掘地洞的时间很是古怪,巧合得让人感到不安,“塔宁夫探险队”遇害至今已埋骨深山数十年之久,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要赶在这几天下手?结果不但没有成功,探险队留下的地图和武器反倒成全了司马灰这伙人。
 
司马灰虽然看不透这些事件背后的真相,可事先也绝对没有让老蛇到这祭祀洞里寻找“遗骸”,他以前甚至不知道阴峪海下还有个“楚幽王的盒子”,不过那土贼更不可能凭空冒出这知句话,此言看似波澜不惊,可仔细往深处想想,就能感受到其中包含着一个不可破解的巨大悬疑。
 

下一篇:第四卷 阴峪海 第八话 暗号    上一篇:第四卷 阴峪海 第六话 遗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