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六话 Z——615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六话 Z——615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此前在“罗布泊望远镜”里,得知有一艘下落不明的“Z-615苏军潜艇”,隶属于苏联武装力量第40独立潜航支队,这艘潜艇搭载着潜地火箭,出海迷航之后变成了一个神出鬼没的幽灵,遇难地点也在“北纬30度线”经过的海域,外界偶尔会接受到它发出的短波通讯,但位置很难确定,这艘“常规柴油动力潜水艇”似乎在不断移动,远远超出了11000海里的续航里程。

 
考古队在极渊沙海中,也曾搜索到该潜艇所发射的短波信号,当时司马灰从无线连的通讯班长刘江河口中,获悉了这艘苏军潜艇的详细情报,此刻距离虽然很远,但是通过望远镜观察,浮在海面上的黑点体型狭长,与“Z-615”的特征十分接近,尤其是上面耸立的升降式环形通讯天线格外显眼,因此不难辨认。
 
司马灰略感意外,随即把望远镜交给其余几人进行观察,看明情况后低声商议,推测苏联潜艇并未驶入地心深渊,而是遇到了海啸或海蚀,结果被卷进了北纬30度下的“怪圈”,与众人所乘的木筏相同,都是在地底水体中循环航行,由1953年至今,已有二十几年不见天日。不过这个衔尾蛇般的“怪圈”,正好位于地壳底部的磁层里,短波完全可以通过磁雾向外传导,这就能解释考古队在罗布泊收到的古怪信号了。
 
但这地底黑洞中狂澜汹涌,渊深莫测,直如汪洋大海一般,众人乘着木筏随波逐流,能够遇到这艘潜艇的机率十分渺茫,它此时突然出现在前方,倒像是自己找上门来的,不免让人觉得事有蹊跷。
 
高思扬眼里不揉沙子,责怪司马灰说:“你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事先怎么不告诉我们地底下有艘失踪的苏联潜艇?”
 
司马灰最怕高思扬较真,推脱道:“我哪想得到它会在这里冒出来,真他娘的撞见鬼了。”
 
罗大舌头主张摸过去探个究竟:“那苏联潜艇里也许还有罐头、武器、电池一类的物资,咱好不容易捞着这根救命稻草,绝不能轻易错过。”
 
司马灰说:“苏军Z-615潜水艇掉在黑洞里二十年了,也不知为什么未被水体吞没,我看它是名副其实的鬼潜艇,里面的人肯定都死光了,未必能找到食物和电池,不过地底怪圈中可能还有很多难以想象的秘密,咱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线索。”
 
胜香邻提醒司马灰说:“地底水体茫茫无际,木筏在这冥海中航行了许多昼夜,现在只推测是处在北纬30度线的某一点,却没有经度可以定位,而潜艇里应该配备着磁经陀螺,如果能够确认参数,咱们至少可以知道木筏的具体位置,冒些风险也是值得的。这艘潜艇里虽然不太可能还有幸存者了,但它持续发射的短波通讯很不寻常,接近之时不可不防。”
 
司马灰当然没忘,那段载有摩尔斯信号的短波,应该是艇员遇难前发出的,通过低功率无线电向外持续发射了二十年,试图告知搜救部队不要接近,看来当时发生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但你不到舱内亲眼看个究竟,便永远不会知道原由,于是他告诉众人要加倍谨慎,这可不是演习,随即倒转步枪划水,竭力朝着发现潜艇的方向驶去。
 
木筏行出里许,突然有大股气流呼啸掠过,一时间风如潮涌,惹得洪波耸立如山,筏子时而被抛上高峰,时而又坠落深谷,生死仅有一线之分,每时每刻都可能被乱流吞没,大雨滂沱,浇得众人衣衫湿尽,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
 
高思扬用雨披护住电石灯,才不至令光源熄灭,待到波涌稍微平缓,便提起来照明清点人数,其余几人看这地底下黑得伸手看不见五指了,也都打开矿灯辨别方位。
 
司马灰发现“二学生”在木筏上颠簸的胆汁都快吐尽了,身体抖得如同筛糠,牙关咯咯作响,就说:“那罗大舌头熟识水性,人送绰号海底捞月,常跳入万丈深渊,到那三级巨浪中看鱼龙变化,有他在此你大可不必担心落水。”
 
罗大舌头在后叫道:“可别指望我,咱也不是水陆两栖的,顶多是会两下狗刨儿的旱鸭子,比你们强不到哪去。”
 
“二学生”摆了摆手表示并非惧怕掉到水里,只是忽然记起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当年舟山群岛的渔民架船出海作业,时常看到海面上浮着一个圆形的“铁盖子”,底盘有木漂,黑沉沉的毫无光泽,当中都是空的,浮在海里很多年了,以前总有人想把它捞起来,却怎么也拖拽不动,让水性精熟的人摸下去,发现铁盖子底下是根很粗的胶皮管子,但深得探不到底,也不知底下连着什么东西,人们对它猜测纷纷,据那些年长的渔民说,这个东西在解放前就有了,可能是海匪沉下的宝货,上头拴个浮标是为了确定位置,免得回来打捞的时候找不到。
 
后来此事被地方有关部门得知,找人过来一看可不得了,推测那“铁盖子”完全是军工级的制造标准,里面还藏有通讯线缆,不可能是海匪留下的,这件事立刻引起了重视,特地请上海打捞局派船过来,又动员了好几艘渔船,却根本拖不动水下的庞然大物。经海军侦察那是艘太平洋战争后期的日本潜艇,可能它撞在了海底珊瑚礁群里,又因机械故障无法上浮,只好放出通讯浮标,这铁盖下有条管子通到潜艇里,可以向外界发出信号,还能输送氧气,可该着这艘潜艇倒霉,通讯浮标也阻塞了,又无法及时排除柴油发动机的故障,致使艇内氧气消耗迅速,内部气压失衡,各个舱口盖受负压力影响,已不可能再从内侧打开了,结果里面的六十多名日军尽数葬身海底,都是给活活憋死的,限于技术条件,至今无法对其进行打捞。
 
“二学生”曾听他在打捞局的朋友,绘声绘色地描述了整个过程,当然里面不乏有夸大渲染之处,比如潜艇残骸里面的情况和遇难经过,就完全属于小道消息了,但还是给“二学生”心里留下了一层阴影,总觉得潜艇这种东西非常不祥,那个大铁壳子简直就像口棺材,哪怕只是一个细小环节上的失误,也会酿成重大事故,而且会死的很惨,艇员死亡前难以承受的恐惧和绝望,或许会永远地存留在潜艇舱室中,外人进去了不出事那才怪呢。如今在“北纬30度”的地底怪圈里,发现一艘失踪的二十多年的“鬼潜艇”,此刻它里面会是个什么情况?又曾经发生了哪些可怕的事?思之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司马灰不以为然:“你这文化程度,搁在以前差不多能算个秀才了,秀才以上皆为功名,上公堂不跪,犯过失不罚,得革去功名方可责打,有功名的人连神鬼都惧让三分,你用不着自己吓唬自己。”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说:“什么不寒而栗,我看他这就是冻的,灌碗姜汤你看他还栗不栗。”
 
高思扬在“二学生”额上试了试体温,触手滚烫,此刻暴雨如注,但这木筏子没遮没拦,前后左右头上脚下全都是水,就对司马灰说:“暂且到潜艇舱内躲避一时也好,或许还能找到一些药品。”
 
这时木筏被洪波推动向前,借着云雾中滚动的闪电,已距离Z-615潜艇巨大漆黑的躯体越来越近,逼仄压迫的感觉也越来越重,同时也发现舰体残破不堪,锈迹斑驳的外壳上条条裂痕清晰可见。
 
司马灰暗觉奇怪,看舰体有些地方都漏水了,也许刚掉到地底的时候还算完好,但被海水侵蚀多年,已是损毁甚重,为什么还浮在水面没有下沉?但司马灰并不太懂潜艇结构原理,这念头在脑中一转,也没顾得上去想,他燃起信号烛照明附近水面,抛出绳钩搭住舷梯。
 
众人将木筏紧紧绑住,冒着暴雨攀上舰桥,摇摇晃晃地摸到主舱盖前,发现竖起的“夜间潜望镜”和“42厘米强光探照灯”都已残破不堪,舱盖从内侧紧紧闭合,完全无法开启,只好从潜艇侧面裂开的一个大窟窿里钻了进去,里面是个滚筒形的隔舱,极是低矮狭窄,里面湿漉漉的到处渗水,使人呼吸都变得紧促起来,通过铸刻在舱体内侧的舷号,能够确认它正是那艘迷航不返的“Z-615”。
 
“二学生”告诉司马灰等人,这里像是个“平衡水箱”,分布在潜艇两侧,从外壳上裂开的缝隙直通进去,看来Z-615曾受到过很剧烈的撞击,不知是什么东西能把它撞成这样?
 
司马灰见穿过这个“平衡水箱”,就能爬进潜艇内部了,里面漆黑沉寂,虽然Z-615潜艇如今只剩下一个残骸般的躯壳了,却不敢掉以轻心,他让胜香邻取出照相机装上了胶卷,如有重要发现可以及时记录,然后吩咐罗大舌头等人重新检查枪支弹药,“温彻斯特1887”的枪身经过改装,要比普通步枪短得多,能适应地洞及舱体内狭窄压抑的地形,另外“塔宁夫探险队”配备的皆是特制平顶金属弹壳,也可以有效防水。
 
众人稍作准备,便一个接一个爬过两层壳体间的裂缝,进至倾斜的潜艇舱体内,周围既无人踪,也没有尸体,狭窄的空间内,充满了幽暗压抑的气息。
 
司马灰看地形是在一条主通道内,抬头就能碰到密布的管线,其中一端的舱门关着,而另一端的尽头能看到P37——D型柴油机组,通到下方是存放鱼雷的弹药库,再往深处还有一层是淡水及油料舱,这艘潜艇虽然长近百米,从外部看极为庞大,可除了两层壳壁,艇内至少分为上中下三层,所以舱室内部结构狭窄复杂,众人初来乍到,免不了晕头转向,只得分头到各处搜寻。
 
司马灰在一个密封的舱室中,翻出几套艇员的备用制服,看臂章上有个“鲸鱼”的图案,可能是负责“声纳”的艇员所穿,冷战时期苏联军工一律采用核战标准,坚固耐用的程度超乎寻常,就让“二学生”穿在身上抵御地底的阴冷。
 
“二学生”在林场这几年,一直没穿过不带补丁的衣服,见那制服没什么霉变气味,于是不管不顾地穿了,一会儿摸摸“鲸鱼”臂章,一会儿掏掏口袋,瞅哪儿都觉得新鲜,可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总有些很怪异的感觉,似乎这艘阴森的Z-615潜艇,根本没有众人接触到的那么真实。
 

下一篇: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七话 比深海更深的绝望    上一篇: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五话 水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