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八话 禹王古碑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八话 禹王古碑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绿色坟墓”见司马灰等人没有立刻作出回应,估计事态还有转机,就说这燧古传道,鸿蒙开辟,阴阳参合而生天地,大地是厚达几千米的岩石圈,岩层中有暗河,由于凿井穴地,常有水流喷出,实际上是压力导致,所以古时称地下水为“泉”,北纬30度线下的巨大水体,就是洪泉极深之处。

 
这洪泉如渊,深不见底,高处被浓密的磁雾遮盖,周围则是混沌未开,但在洪波之下还有个环形凹槽,那才是九重之泉以下的真正深渊。地底的原始水体为海洋雏形,曾经存在大量不同种类的有壳生物,后经沧桑巨变,有些古鹦鹉螺之类的生物被潜流带入深渊,它们凭借承压壳落进空洞,逐渐变成了化石,后来又被地幔里喷涌出的岩浆重新推入水体,漂浮在茫茫冥海中,直至有磁山陷落下来,才将这些空壳吸在山体周围。
 
当神农架木为巢之际,上古之人误入地底,那时磁山高耸,而神农架阴峪海下的岩洞伸入地雾,撞击后发生了地震,将磁山挡在了原地,山体撞塌的地方露出个大洞,才有人得以进到其中,并从空壳里发现了黄金玛瑙等物,但山体沉浮不定,想返回再取的时候,竟已不知所踪。
 
后人将这些矿物里形似枯骨的部分,拼成一具“遗骸”,自此视为圣物,由于磁山里没有金脉,所以后人推测壳中遗骸来自地底洪泉之下。
 
到禹王导川治水,欲寻天匦,度量地深几重,得知上古燧明国有神木,盘曲万顷,通天接地,云雾生于其间,磁山则被那树根缠在了地底,所以得见此山,并发现人在山中不可久留,超过一天即变为恶鬼,故此称之为阴山。
 
当时自淮源得古碑甚巨,其上遍刻螭龙之篆,那是夏朝龙篆最初失落的一部分,据说禹王在淮水锁住大蛇,此碑即拜蛇人古物,里面记载着一些不得了的秘密。那时洪荒初息,山深而地薄,时复开裂,举城举国之人一旦陷下,便绝难再出,请巫问神后将古碑填入重泉以下,以定天地之极,又斩断神木,让阴山消失于茫茫洪波之中。
 
困在禹墟中的拜蛇人却一心想找回古碑,但直至彻底消亡也未得结果,不过这些事迹都在拜蛇人留下的遗迹里,用夏朝古篆详加记载。
 
再往后春秋战国时代,楚幽王为了祭鬼,先后铸了九尊大金人挡住阴山,结果致使地层崩塌,磁雾迅速弥漫开来,人入其中则死。
 
“绿色坟墓”告之众人,这化石洞里的鬼俑,皆是拜蛇人所留,只要依其所言,就能使遗壳摆脱阴山,虽不能逃出生天,但可进入深渊底部,到时它愿意将“禹王古碑”里那不得了的巨大秘密,全部说给司马灰等人知道,到时两方协力,何愁找不到生路,而在此僵持下去则毫无意义。
 
司马灰听了“绿色坟墓”所说之事,心里极为骇异,想不出此人何以洞悉一切,但应该还隐瞒了许多重要信息。
 
他微一沉吟,明知“绿色坟墓”不会说出实情,还是忍不住问道:“在缅甸野人山里逃出来的四个人,除了我和罗大舌头,其余两人现在怎样?”
 
“绿色坟墓”阴恻恻地说道:“其实你早已知道了,何必再问?我若有心欺瞒,完全可以说她们二人都还活着,但这一来你就会觉得我的话不可信了,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要是信我所言,就把那尊没头的鬼俑推开,这鬼俑本身是块玄磁,能造成磁位偏移,化石古洞就能被洪波推动,彻底脱离这座阴山了。拜蛇人深识磁性,能以陨铁在地底导航,这种古法应当可行,你们要是不想变成活尸,就赶快动手。”
 
司马灰暗暗切齿,一时难以决断,“绿色坟墓”这些话如同扔出的一颗烟雾弹,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他倒不是担心困死在阴山,而是无法确定对方虚实。
 
高思扬凑近低声对司马灰说:“毕竟现在隔着一道墙壁,谁也奈何此人不得,不如就照对方说的做了推开鬼俑,等到了深渊底部,也不愁没机会抓到他。”
 
司马灰眉头一皱,摇头否决,心想:你是没接触过“绿色坟墓”,不知其心机何等阴险狠恶,哪会这么好心给众人指点生路?另外对方肯定知道我不会信它这套鬼话,会不会故布疑阵,使我们不敢触碰那尊无头鬼俑?
 
司马灰念及此处,就看向旁边的胜香邻。而胜香邻也是神色疑惑,轻轻摇了摇头,表示难以揣测。这就像是“绿色坟墓”手里扣着一枚铜钱,是正反两面,其中一面朝上。“绿色坟墓”心里知道真正是哪一面朝上,并告之众人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结果,而在它揭开手掌之前,谁也没法确定反正。
 
“绿色坟墓”见众人犹豫不决,又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无非是禹王古碑和深渊里的秘密是何等惊世骇俗,还有困在阴山里的结果又是何等悲惨恐怖。
 
司马灰听到这就冷笑起来,众人都是被他吓了一跳,心下不禁悚然:“正是形势紧迫之际,怎么会突然发笑?”
 
“绿色坟墓”也觉出乎意料:“你……你到底推不推那尊石俑?”
 
司马灰说:“老子险些又被你绕进去了,深渊里的东西与我毫不相干,我凭什么去推那尊石俑?”
 
“绿色坟墓”问道:“那你是想让大伙都困在阴山里等死了?”
 
高思扬闻言心里一动:“司马灰怎么又擅自替别人做主,他这一个决定,可把我们的命都搭上了。”但转念一想:“天知道现在身处何方,从地底逃出去之后的生还之望也属渺茫,我又何必做此胆怯之态?”于是忍住没有说话。
 
这时司马灰却不说话,而且“嚯”地站起身来,招呼罗大舌头过来帮手,两人合力搬起一尊倒地的鬼俑。
 
罗大舌头还没明白过来,奇道:“你这又是想搞什么名堂?”
 
司马灰脸上杀机浮现,放低声音说:“我估计石俑沉重,能撞塌了这道岩壁,到时候你手底下利索些,可别再让这狗娘养的逃了。”
 
罗大舌头早就红了眼,一听感情是这么回事,立刻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回你就瞧好吧,我非剥它的皮不可……”
 
二人浑身筋突,把能使得力气全使上了,发声呐喊,抱着石俑向壁上直撞,耳轮中就听“轰隆”一声响,登时撞穿了一大洞。
 
“绿色坟墓”自认由前到后算无遗策,却没算到司马灰还有这么一手,转身就往夹层深处逃去,不料又被塌落的古砖压住,只好挣扎着向外爬。
 
司马灰抛下石俑,死盯着在地挣扎的“绿色坟墓”叫道:“你这厮如今走不脱了,老子要仔细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说罢端着步枪快步逼近。
 
其余几人也都从后跟上,胜香邻低声提醒道:“小心它还有诡计!”
 
谁知身后突然传来“喀喀喀”的声音,似是砖石摩擦所发,司马灰等人担心是洞外的“伏尸”爬进来,可回头一看,却是“二学生”满头大汗,正用肩膀顶着一尊无首的鬼俑,竭力向前推动。那鬼俑极为沉重,底部又有磁石吸牢,“二学生”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将它挪动了半尺。
 
众人齐声呵止,司马灰见状则是怒火攻心,端起步枪就要射击。胜香邻却觉得“二学生”应该不是地下组织的成员,这家伙好奇心重,肯定是受了“绿色坟墓”刚才那番话的蛊惑。妄想窥探深渊里存在的秘密,论罪过也不至于就地处决,于是在旁挡了一下,枪弹没了准头,正好打在那尊石俑身上。
 
“二学生”刚才头脑一阵发热,看到司马灰等人又惊又怒,心中也是悔意顿生。满脸惶恐地伏在地上:“我不想困在阴山里……变成活死人……”
 
司马灰唯恐“绿色坟墓”趁机逃了,顾不上再理会“二学生”,可他刚要转头,这化石古洞在洪波中已不知有多少年头了,自身磁壳已饱受侵蚀,全凭那尊玄磁石俑固定,移动后改变了磁极,顿时从山体侧面滑向深水,沉入了无休无止的虚空,身体在石室中忽觉天旋地转,耳朵里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周围的鬼俑和砖石纷纷滚落。
 
司马灰心说不好,忙稳住身形用矿灯照过去。只见“绿色坟墓”借压在身上的古砖滑向一旁,已趁机脱身,迅速爬进了岩壁的缝隙深处。众人本待乱枪齐发,但失了重心,都道大势已去,此刻既已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只得先求自保。
 
古鹦鹉螺化石本是无生之物,落进滚滚洪波,便被地下水灌入,但它内部一间间结构相同的石室,逐层减缓了水量和压力,就似石沉大海,穿过弥漫无边的混浊,坠下了无底深渊,众人很快就在漆黑一团的石室中失去了感知。
 
待到司马灰清醒过来,脑中嗡鸣不已,几乎想不起来此前发生过什么,四肢仿佛被撕扯开来,感觉筋骨倒无大碍,但全身血管里都是疼的,他试着打开矿灯照明,好在这东西还算可靠。一看古洞满壁皆是龟裂,但整体尚且完好,眼前有潮湿的水气缭绕,周围云昏雾黑,想来已落到了重泉之下的空洞。
 

下一篇: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九话 地下肉芝    上一篇: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七话 深渊通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