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五卷 第五话 入迷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五卷 第五话 入迷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发现在这个深不可测的无底洞中,除了考古队的四个人,以及沼泽里的发光昆虫之外,还有掩在蘑菇丛林中的石门,是真实存在的事物。

 
不过没有证据可以直接证实,这只是一种感觉,就像在洞道里遇见“二学生”,虽然那家伙有血有肉带着活气,可司马灰认定此人是让石碑困住的东西所变,还有放置神龛灯火通明的大殿,也存在着难以形容的怪异气息,现在想想,那些万年长明之烛,其实全是“熵”的眼睛,而这座石门却不属于无底洞,也许是古代拜蛇人留在“熵”中的遗迹。
 
众人都不甘心坐以待毙,决定先到石门后的洞窟里探明情况,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然后再做计较,当即由罗大舌头背上胜香邻,司马灰提着装满萤火虫的罐头盒子照明,经过巨门的缝隙向内走去。
 
高思扬握着步枪紧跟在司马灰身后,微光照明虽然十分有限,也不禁惊讶于这石门的高大宏伟,几个人走在石门缝隙中,恰似在峡谷中穿行。
 
穿过裂谷般的巨门,众人进到里侧,发现置身在洞室之中,平整的石壁和地面苍苔厚重,除了当中孤零零平放着一块大石板,周围空落落的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尽头则又有一处拱形门洞陷在壁上,看来可以通往更深的地方。
 
司马灰等人看到洞中的石板上似乎有图案,就凑近了仔细观瞧,剥去枯苔,萤光下只见那是一个古老巨大的树形神祗图案,它全身长满了怪眼,有目而不能瞬,有腹而无五脏,不死不灭,正从万物蒙沌的虚无中浑浑而出,附近都是人类和野兽的尸体,所过之处草木尽枯,人踪灭绝,雕绘精细繁复,充满了不可名状的神秘气氛。
 
高思扬看得心惊,她问司马灰道:石板上描绘着“熵”的来历?
 
司马灰点了点头,说道:“古人将前事雕绘成图,以记后来。”说完,将那石板从上到下反复端详了几遍,也不建有什么特异之处,洞室虽大,但仅有这块石板上的图案,此外就找不到别的事物了。
 
罗大舌头说道:“如果早些看到这石板上的图案,咱也不至于大老远跑到地底下送死来了,现在看见了又能顶个鸟用?”
 
高思扬提议道:“这洞室里面好像还有一层,不知那边有些什么,先过去看看再说。”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同是此意,当下进到下一间洞室,一看结构与外面那间非常相似,地上也是块绘有图案的石板,这第二块石板上雕绘的场面,仍是“熵”吞噬万物的恐怖情形,其下有无数古代拜蛇人跪地膜拜哀求。
 
众人才知这石板上雕刻的图案内容相连,而洞室仍然没到尽头,还可以继续深入,而第三件洞室里的石板图案,记载着古代拜蛇人奉“熵”为神,几位王者一律头戴高大的树形饰物,源源不绝地献出活人作为祭品扔进无底洞中。
 
这些关于“熵”的记载,司马灰等人都已大致有所了解,对内容并不感到意外,却想不通此地为何会有这些雕绘图案的石板,带有图案的石板究竟有多少?为什么会分别放置在不同的洞室中?后面不是是还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众人心中疑云密布,所以匆匆看过,就接着往里面走,高思扬在途中留意手表的指针,时间并未出现反常变化。
 
一行人快步走进放置第四块石板的洞室,这里雕绘的图案是有古代拜蛇人为“熵”筑造神庙,古树与飞蛇的图腾共为双神,同时也将“熵”描述为虚无的黑洞,古代拜蛇人死后尸体和鬼魂都会坠入其中,被这个古老神袛吃掉,表现出“有生之物皆为无常”,而被“熵”吃掉的人,就再也不会死了,因为从此将成为无底洞的一部分,所以通往永生的道路就是死亡。
 
接下来的第五块石板,记载了古代拜蛇人欺骗了神袛的故事,利用刻有死咒的石碑,将“熵”困在地脉尽头,由于这巨大树形怪物,身上的眼不能闭合,所以它看到“拜蛇人石碑”的部分,会立刻僵枯死亡,但活着的部分仍会再生,替代坏死的躯干,可古神活过来的时候,又会因为看到石碑而再次死亡,想动也动不了,从此深陷在死亡中难以逃脱。
 
众人一路看到第六块石板,那是古代拜蛇人用石碑困住了神袛之后,也难免遭受浩劫,大多数被洪荒吞没,残存下来的分支也逐渐消亡。
 
罗大舌头焦躁起来,觉得这些事考古队都知道了,再看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司马灰却感到雕绘在石板上的图案很不寻常,古代拜蛇人放置石碑之后,才因战争使得元气大伤,又被洪荒吞没而逐渐消亡,而这洞室里的图案,却显然出现在放置“?拜蛇人石碑”之前,从第五幅图案开始,在当时根本还没发生过,那么古代拜蛇人灭亡的经过为何会提前出线在此?
 
罗大舌头恍然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为什么会这样?”
 
高思扬诧异地说道:“谁能知道还没发生的事?难道这些都是古代拜蛇人留下的预言?”
 
司马灰现在还无法确定究竟是怎么回事,关键是这洞室里的存在感异常强烈,不像考古队先前进入那座灯火通明的神殿,从里到外都有种虚无的死气,倘若是古代拜蛇人留在无底洞中的遗迹,这里面又怎么可能描绘着当时还没发生过的事?莫非冥冥之中当真有洞悉一切前因后果的力量?一下快石板上的图案又会揭示什么秘密?
 
众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又去看下一块石板,如此一块接一块的看下去,刻绘在其上的古老图画,也越来越让司马灰等人吃惊,第七块石板的图案中,描绘了深渊中矗立着一个巨大的人形物体,有只模样奇怪的飞鸟从它身边掠过,而浑身是眼的恐怖之物,躲藏在深渊中窥觑着一切。司马灰更为吃惊,这幅石板壁画描绘的内容,正是“时间匣子”,那只大鸟分明就是坠毁的C-47信天翁运输机,这些古怪的壁画究竟从何而来?
 
众人在不知不觉中被石板上雕绘的诡秘图案吸引,急切地想要知道后面会出现什么,顾不得多想,立刻去找下一块石板,其中图案却是地脉尽头的拜蛇人石碑,石碑外侧站着四个人,倒着一具尸体,虽然仅具轮廓,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几个人正是接近石碑的考古队,倒在地上死掉的是“二学生”,石碑里侧是黑暗中无数空洞的怪眼,这应当是考古队正在准备翻越石碑的情景。
 
再看后面的几块石板壁画,一次描绘了考古队引爆炸药,使石碑倒塌,而困在洞里的古神,却因刚从僵死状态复原,留给了考古队可趁之机,一路逃进沼泽,那个高大无比的树形神祗也从后跟来,却陷入了沼泽,缓缓沉向底下的硫酸湖中,它作出最后的挣扎,将考古队的四个幸存者吞进了腹中,随后就是考古队在无底洞中摸索探路,直到发现了一座巨大的石门,又走进里面看石板图案的情形。
 
罗大舌头看罢,惊奇地说道:“我看画中描绘的情形,可不正是咱们此时此刻的经历?到底是谁把这些事情提前刻在石板上的?”
 
司马灰和高思扬同样骇异到了极致,众人一路看到这里,早已经想不起来这是第几幅壁画了,而洞室之中的石板似乎无穷无尽,更奇怪的是,这其中描绘的内容,已跟考古队现在的行动重合了,这是几千年前就存在于世的古迹,还是“熵”的幻造之物?
 
高思扬看前边那些石板,总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后面的内容,可一直看到此处,却不免胆怯,她对司马灰说:“下一块石板上的图案,就是还没发生过的事了……”
 
罗大舌头也奇道:“如果还有下一块石板,那上面的图案会是什么?只要记载在其中的事情,哪怕还没发生过,也都会变成事实?”
 
司马灰说“熵”为古史所不载,虽然被拜蛇人供为神祗,其实不过是躲藏重泉之下不死不灭的异物,远没到乘虚不坠触实不化的地步,应该没能力看到还没发生过的事实,它要真有这本事,也不至于让考古队引进沼泽面临灭顶之灾,可往深处想,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注定将会发生的事实,就算有谁事先洞悉了前因后果,也绝不可改变坏因果,否则它之前看到的就不是事实。
 
司马灰同时也考虑到:“熵”要吃掉这几个人,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但是考古队再次掉进无底洞,却没有被“熵”吞噬,这些石板上一副接一副的图案,也许只是“熵”制造的幻象,可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另外,石门后的洞室存在感非常强烈,这又是什么缘故?
 
罗大舌头急不可待,说道:“从没见过这么古怪的事,我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反正只要看看下一块石板就全明白了。”说完背着昏迷的胜香邻就往里走。
 
司马灰心中有种很不祥的预感,示意高思扬注意四周的动静,随机提着装有萤火虫的空罐头盒子,跟上罗大舌头,向前走到下一块石板附近,用猎刀刮去枯苔,借着微弱的萤光观看上面的图案,但这一看之下,所见却是出乎意料,三个人都惊讶得张开了嘴,半晌合不拢来。
 
 
 

下一篇: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五卷 第六话 震颤    上一篇: 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五卷 第四话 吞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