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六卷 第六话 接触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六卷 第六话 接触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与那农民擦肩而过,对方脚步声还在身后响起,可当他回头去看的时候,路上却是空的,脚步声在同时突然停止,荒野间的土路上看不见半个人影,他虽然向来胆大,此时身上也不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个过路的农民怎么就凭空没了踪影?

 
罗大舌头和高思扬同样惊愕:“刚才过路的野狗有可能是钻到土洞子里去了,但那农民走在路上怎会好端端地消失?又为什么没有半点动静,那农民和秃尾巴狗好像都是在一瞬间就不见了,也不可能跑天上去了,难道这地方真有鬼?过路人是被贵妃冤魂所变的厉鬼抓走了?”
 
司马灰说:“这地方有贵妃鬼魂出没的传闻,很可能只是以讹传讹,未必真有那档子事。”
 
罗大舌头说:“既然存在这类传闻,那就说明此地确实有些古怪,我看咱多半是走进阴阳路了,刚才过路的农民和秃尾巴狗才是鬼,要不然怎么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高思扬说:“你别乱讲,那个人还跟咱们说话了,怎么会是鬼?”
 
罗大舌头说:“这就是你没经验了,怎么区分人和鬼?所谓活人,就要符合三个条件,也就是‘形影神’。‘形’是指血肉之躯,有胳膊有腿能喘气;‘影’是说这个人不能只有形状轮廓,要在灯下有影,说明不是虚的;‘神’就是魂魄了,至少得具备自我意识。只有完全符合这三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人,否则非鬼即怪。”
 
高思扬听得有些紧张,本来不信,可那从身边走过的人,确实一转眼就不见了,这又没法解释,也只能说是遇上鬼了。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说:“以我的经验来看,遇上这种事决不能走回头路,往后一走就跟那些阴魂同路走到枉死城里去了,咱还是尽快往前走吧,不管身后有什么异常,都不能回头去看。”
 
司马灰壮着胆子,用手电筒照到处照视,脑子里把各种可能性都想遍了,说什么有贵妃所变的厉鬼在路上勾人,或是无意中走进了阴阳路上,遇到的东西是前去投胎的鬼魂,以他的见识自然不信,但他实在想象不出,一条秃尾巴狗和过路的农民,为什么无缘无故地突然在自己身后消失了?而他隐隐察觉到的,那个正从远处接近过来的东西又是何物?
 
这时他忽然发现有些很不寻常的迹象,身后那条道路通向漆黑的荒野,天上乌云压顶,道路远处和天空全都漆黑一片,这是因为没有路灯,又阴着天,所以视线只能维持在三十米左右,从身边经过的秃尾巴野狗和农民,腿脚再怎么利索,也不可能这么一转眼就走到司马灰等人的视线之外,如果用“失踪”来形容这诡异的现象,应该就是在司马灰身后二十米之内消失的。
 
罗大舌头不以为然:“这也算有所发现?我还以为你发现秃尾巴野狗和那个农民到哪里去了?”
 
高思扬往司马灰所指方向看去,脸上骇然变色:“那个路牌?”
 
原来三人走过来的时候,半道有块木制的路牌,上面写着“前进路”三个字,以前郊外没有这条土路,只是一条杂草丛生的荒芜小道,头几年有城里的学生学工学农参加义务劳动,修整了这么一条土道,按当时的习惯起个名叫“前进路”,意指“向着胜利前进”,最是寻常不过,木质路牌本身也是临时做的简易之物,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然而三个人遇到那条秃尾巴野狗的时候,发现野狗从身边走过之后就没影了,罗大舌头还捡了块石头抛过去,那野狗要是躲到了什么地方,一受惊也就跑出来了,可石头扔出去毫无动静,路上也空空如也,只有三十米开外的道旁,孤零零戳着块简易路牌。
 
随后司马灰等人又往前走,走了大约二十几分钟,脚下一直没停,直到在对面遇上了一个过路的农民,这个人走过去之后也突然不见了,而往身后仔细一看,二十几分钟前看到的简易路牌,居然仍与司马灰等人所站的位置离着三十来米,难道在路上走了半天,却始终都是原地踏步?
 
高思扬还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她说:“也许是这条路上有好几块路牌,咱们只顾着说话,没留意路旁的情况。”
 
司马灰摇头道:“不太可能,途中所见之物,怎么会逃得过我这双招子?一路走过来,就只见过那一块木制路牌而已。”
 
高思扬脸上变色,三个人一直在路上不停地走,从身边经过的农民和秃尾巴野狗凭空消失了,在不同地点回过头,却看到了同一块路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大舌头说:“这事可太他娘的邪乎了,咱许不是让这条路上的孤魂野鬼给迷住了?要不然咱回去瞧瞧那路牌有什么古怪?”
 
司马灰觉得似乎有看不见的东西跟在身后,一切情况不明,贸然走回头路太危险了。他略一思索,先将带在身边的毛巾放在路上,压了块石头作为标记,白色的毛巾还在路上,而那块标着“前进路”的简易路牌,则仍离着三十来米远的样子。
 
三个人暗自诧异,路牌与毛巾的距离明显缩短了,似乎是远处的路在接近过来,也就是立着路牌的的那块土地,在跟着司马灰等人向前移动,这又怎么可能呢?当下硬着头皮又向前走了两步,骇然发现留在路上作为标记的毛巾不知去向,而木制的路牌,却还在三十米开外。
 
司马灰等人相顾失色,也许说放置路牌的那块土地在向前移动并不准确,应该是三个人和路牌之间的土地在消失。可以这样形容,三个人身后出现了一个无影无形的东西,经过的路面都被这个东西吃掉了,这东西就处在司马灰等人和木牌当中的三十米内,从他们身边经过的秃尾巴野狗和农民,还有留下当标记的毛巾,甚至是走过的道路,都被这个东西无声无息地吃掉了。
 
难以置信的怪事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司马灰等人皆是心跳加剧,这到底会是个何等可怕的东西?为什么会跟在三个人身后移动?消失在路上的秃尾巴野狗和农民被它吞掉之后,都到哪儿去了?
 
罗大舌头说:“有什么东西是无影无形看不见的?那不就只有鬼了,咱不是撞煞就是遇鬼了,还有可能是路上怨魂在抓替身,总之哪样都得不了好……”
 
司马灰也不免怀疑是中了什么鬼狐精怪的障眼法?记得当年在黑屋螺蛳坟憋宝的经历,当时曾听赵老憋讲过,夜里走路怕见鬼,不过见怪不怪,其怪自败,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吼两嗓子添几分胆气,一走一闯也就过去了。
 
可黑屋螺蛳坟附近出现的鬼城,只是大群萤火虫在旷野间飘动,根本也不是什么鬼怪作祟,此刻遇上的却可以说是闻所未闻,噩梦中都不曾出现过如此怪异的情形。他本能地感到身后的东西,并非只是如影随形般跟着移动,而是在不断接近自己,但速度异常缓慢,心里也不免有些发怵,只好跟其余两人快步往前走。
 
奈何身后的东西根本甩不掉,三个人快步走出很远,只要转头看去,那块简易路牌,还是孤零零竖在几十米外的路旁。
 
高思扬心慌起来,这么一直逃下去毫无意义,那东西始终在身后不停接近,等被它追上就全完了,必须赶紧想个对策。
 
罗大舌头道:“这还用说吗,大风大浪咱都经过,总不能在这河沟子里翻船,可根本不清楚从后接近而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咱现在只能拼命往前跑了,前边就有房屋了,那活人多的地方阳气就重,没准能把鬼吓跑了……”
 
这话正说了一半,罗大舌头脚下踩到了石头上,由于跑得太急,结果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满脸都是鲜血。
 
司马灰正要扶起罗大舌头,就觉身后那个东西的距离已近的不能再近了,突然冷冰冰接触到自己肩上,他脑袋里顿时“嗡”了一声,身上就跟过电似地,连头发在内的每一根寒毛都竖了起来,他也是出于本能反应,下意识地往自己肩上一看,却发现是只纤细的女人手掌,不免想起自己说过那贵妃变为厉鬼在路上抓人的事情,那不过是道听途说的志怪,连野史上都未必有过记载,难不成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听说凡是在这条路上回头看见鬼的人,都再也别想活命,如果此时回过头去看一眼,会看到什么恐怖的景象?
 
如果路上出了三个人之外,还有多余的脚步声,司马灰也绝不会察觉不到,何况他们一路狂奔,怎么可能有人轻易从后面追上。
 
司马灰仗着艺高胆大,暗想:“却要看看这女鬼究竟长的什么模样!”当即横下心来回头看去,然而就在这一瞬之间,他感觉周围突然陷入了一片漆黑,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了,好像除了身后那只手是真实的,其余的一切事物都已灰飞烟灭,时间正在逆向飞逝。
 
 
 

下一篇: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六卷 第七话 脱离    上一篇: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六卷 第四话 掌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