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如是我闻 摸瓜_鬼吹灯之牧野诡事_鬼吹灯
第四章 如是我闻 摸瓜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章 如是我闻 摸瓜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在我的同辈当中,很多人的父母都经历过上山下乡,也就是到农村插队落户,但还有一部分虽然属于务农,过的却是生产建设兵团的准军事化生活,他们的状况与插队知青有很大区别。上山下乡运动前期,全国各地组建了许多生产建设兵团,有一大批知青到这些生产建设兵团参加屯垦。生产建设兵团虽有屯垦的功能,但却非正规军队,它同时兼具安排城市失业青年就业和备战任务。我父亲就是参加了这样的生产建设兵团,每每回忆起来他都有讲不完的故事,茶余饭后我最喜欢听他念叨这些事,其中一个摸瓜的故事让我尤为记忆深刻。父亲说他插队的兵团在北大荒,刚到兵团的日子特别不习惯,因为地处偏远,业余生活也是很枯燥的,不仅仅每天的工作很辛苦,一旦到了农忙的时候,就连队部的“八大员” (会计、出纳、统计、文书、教员、保管员、代销员和司务长)都得下大田。当然司务长专门负责送饭。夏锄就必须挑烈日当空的大晴天,被刨出根的杂草经过暴晒才不会死而复生,那可真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在那一望无际的大田,一字排开,每人一垄,挥动锄头,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有时直到晌午,才能到达地头。一天下来能把人累散了架,身上全部零件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所以吃过晚饭大家都尽早入睡。当时睡的都是通铺,所谓通铺就是从房子的一边到另一边支上架子,然后把木板拼接在一起成为一个大床,大家各自把行李放在上面,晚上打开来睡觉,人是一个挨着一个。农忙开始工作强度大,到了晚上大家很快就沉沉地睡下了。唯独一个姓刘的小同志是个别分子,他每天晚上都要在大家睡下后起来,挨个摸一摸脑袋,轻轻地弹一下,开始大伙以为是开玩笑,没有多加理会,但是久而久之,也不免对他有意见了。有一次晚上回来后,一个同志就和他说:“小刘你晚上能不能老实点,不要再捣乱影响别人休息了。”小刘抓了抓头发,脸色分外茫然,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众人都感到疑惑,就当面把事情说了出来,又听了小刘晚上的回忆,结果都给吓出一身冷汗。原来小刘说每天晚上他都做梦在家乡的田地里收西瓜,摸一摸、弹一下,如果熟了就用镰刀把西瓜割下来,奇怪几日检查都没有熟透的西瓜。这一下把大家都吓到了,好在他没觉得成熟,不然一场凶杀案就在梦游中发生了。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四章 如是我闻 厦门的怪坡
逢年过节最让人感到头疼的事,就是各种应酬和聚会。如果选择外出旅游,一来可以放松心情;二来也是逃避应酬的好借口,所以我每年春节放假都会找个地方待上几天,可这段时间同样是旅游高峰,到哪儿都是人山人海,想寻个清静去处是没指望了。2010年春节我去了厦门,早就听说厦门很美,我一直想象着蓝天白云下鼓浪屿的各种古老建筑,还有极具闽南特色的风味小吃,用句电视里的骚词儿,那真是——“身未动,心已远”。没想到我去的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是阴雨连绵,夜里尤其寒冷,这种又湿又冷的感觉和北方的冬天还不一样,让我有些吃不消了,只好猫在宾馆里睡觉,时差都给睡颠倒了。后来得知有个温泉,就和朋友到那儿泡温泉驱赶寒气,打车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路上跟司机师傅瞎聊,听他说厦门有个“怪坡”,上坡像下坡,下坡却像上坡,我对此早有耳闻,又难得有这机会,就让他带我们过去瞧瞧。那是条很不起眼的路,呈南北走向,也没有多宽,长度大约在一百米左右,下坡是个Y字形的路口,很突元地摆着块大石头,深夜里十分冷清。司机师傅特意将车子熄火,那车子果然开始向上坡方向滑行,我从车上下来发现有种重心倾斜的感觉,但不太明显,徒步往下坡方向行走会比较吃力,反之则轻松了许多,我把一瓶绿茶倒在地,液体立刻流向高处。据开车的司机说,这条路没修之前也没什么特别,修路施工的时候,才有人发现了这个怪异的现象。经过公路局的测量人员勘察,初步估计应该是视觉错觉,与周边的参照物有关。这位司机师傅却相信是和磁场有关,因为他以前拉过一对夫妇,那女的体质不好,到这就得头晕,一分钟也不想多留。而路旁那块大石头好像也挺有名,很多游客到这来跟它合影留念,可为什么有这块石头却谁也讲不清楚,要说是路边的雕塑真不太像,按司机的说法这段路太怪,要放块石头镇邪,有点“泰山石敢当”的意思在内,至于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总之那块岩石似乎比怪坡还要神秘,是一个谜中之谜。我在《龙岭迷窟》里描写过一段上去下不来的“悬魂梯”,也是利用错觉,使人陷入迷途,此类传闻更是听过不少,不当我真正站在厦门怪坡上,亲自感受到了怪坡之怪,还是觉得非常吃惊。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四章 如是我闻 显灵
小时候我随父母住在一片平房区中。每天出门,周围的邻居都会很热情地跟你打招呼,非常亲切,和现在住在楼房之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如今很难体会到 “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的意思了。虽然住在平房的时候可以拉近邻里之间的关系,但那时却总会传出一些发生在平房里的怪事。记得有一年,我家邻居王奶奶家中就出了件事。王奶奶家一共有四口人,她自己和两个孙子,还有一个孙女。因为很早的时候,王奶奶的儿子和儿媳就相继离开了人世,所以这三个孩子就变成了孤儿,一直由王奶奶独自抚养着。那时这一家四口住在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平房中,屋外的墙上挂着王奶奶儿子和儿媳的照片,屋内为睡房。每晚睡觉,王奶奶和孙女睡一床上,两个孙子睡一床上,中间拉上一道布帘以作隔断。王奶奶的这三个孙辈的年龄都非常相近,上下差不了一二岁,其中孙女是大姐,最小的弟弟当时只有二十刚出头的样子。但是这个小弟整日游手好闲,而且常常酗酒。每次喝醉后,就会在外惹是生非,欺负弱小,或回家后对着王奶奶大吼大叫。王奶奶年事已高,每日提心吊胆,而且一肚子的委屈无人诉说,终于有一天病倒了。在王奶奶生病后的一天晚上,她和孙女正在熟睡,忽听屋外有阵响声,王奶奶便起身朝屋外观看。借着月光,她看见有一人影正在屋外来回踱步,而且期间还不时地发出叹息之声。王奶奶立刻大喝一声“谁啊?”只见那人影慢慢扭动身体,背朝王奶奶站住了。王奶奶仔细一看,那身影原来正是自己死去儿子的身影,顿时眼泪滚出眼眶,说道:孩子都已长大成人,你就放心吧。但唯独最小的还不懂事,每次喝酒他都会惹事。我年纪大了,也管不了了。要是再这样下去,非要吃了官司不可啊。说完后,那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黑暗中。王奶奶擦干眼泪,躺下后整晚都没有睡着。两日后,那小弟在外喝得醉醺醺的正往家走,路过一条小巷时,忽然窜出两个黑影,把他一顿好打,那小弟迷迷糊糊抱头鼠窜,一溜烟地跑回了家。到家后,全家人看见他浑身衣衫碎破,满背的淤青紫肿,躺在地上连声叫疼。王奶奶见状立刻跑到了儿子儿媳相片前拜祭。从这以后,那小弟再也没有喝过酒。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四章 如是我闻 掩骨会
在天津市的红桥区,有一处叫“掩骨会”的地方。我家的老房子就坐落在其附近,那一带也是我小时候和伙伴们经常去玩耍的乐园。在记忆中,掩骨会曾经是一个商贩云集的大市场,至少有两家副食店,还有点心铺和酱货店,每天天亮,便会有无数的商贩在那里摆摊做买卖,而前去购物的人也是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场面相当热闹。但以前的掩骨会可不是这样的。清朝那时候,掩骨会一带还在天津卫城外,非常偏僻,是个贫苦百姓用来埋葬亡人用的“乱葬岗”。因当时穷人生活贫苦,丧事办得简单,都是用一些劣质棺木或苇席裹尸的手法,加上掩埋不深,所以时常会招来一些野狗扒棺,争食尸体的事情时有发生,以至于白骨遍地,惨不忍睹。赶上灾年冻饿毙命的路倒尸,更是屡见不鲜。乾隆年间,有位道人路经此处,见此地尸骨遍地,不由得心生怜悯,自行将外露的尸骨收集到了一处,合并埋了。后来,他还自发地成立了一个民间组织,起名“掩骨会”,专门负责掩埋无人收敛的尸骨,这也就是如今的丧葬行业早期雏形。时过不久,此处修建了一座“掩骨塔”,好用以给那些穷苦百姓来此祭奠已故亲人之用。但因塔的周围荒凉空旷,又没人居住,所以没过多长时间,就变为刑场了。因掩骨会自古就是掩埋尸体、处死犯人的地方,所以自打我记事开始,周围的邻居就流传着很多关于掩骨会的奇闻异事,其中有一件事情,老人们常常会说起,用以吓唬我们这些不听话的小孩。说是解放前有个拉黄包车的车夫,有一天他生意出奇的好,从早上出门,客人就一直络绎不绝,整天他都没有停下脚步歇歇,直到很晚才收工回家。途中路过掩骨会,周围黑灯瞎火,车夫心里不禁有些嘀咕,忽听背后有人招呼:“拉胶皮的!”当时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车夫就拿起挂在黄包车前的马灯回头张望。但一眼看去,别说人了,连个鬼影都没有,他没敢应声,转过头继续赶路。可刚走了两步,又听见那个声音响了起来:“拉胶皮的,把你的马灯借我用一下。”车夫听到这句话,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下,头也没回,很不耐烦地说:“你若坐车,我可以拉你。但你要我这车灯干什么?”只听那人答道:“这地方太黑了,你把车灯借我照个亮,我得把我的脑袋找回来。”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四章 如是我闻 相猫辨狗之术
记得小时候,我家里的老人,给我讲过天津卫很多好玩的事儿,有人玩蛐蛐、玩鸟、玩蝈蝈,这些东西在咱们普通人眼里都一样,但是在玩家眼里却千差万别。比如,十三陵有一种蛐蛐叫蟹壳青,是专门进贡给皇上的,一只蟹壳青的价格等同于和它一样体积的黄金。听说当年还有人和同仁堂的乐家子弟赛蛐蛐输得倾家荡产的。当时我就想,这些动物怎么区分呢?真的有那么神奇吗?这段记忆在我写《贼猫》时影响到了我。我开始写的时候,写第一章不知道第二章要写什么,起初想写破案,后来就写成了一本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书。众人皆知中国古有伯乐识千里马,近年来宠物之风大兴,但是却是西洋人流行的那种血统纯正的纯种名品,猫有波斯暹罗短尾折耳三花,狗有贵宾比熊吉娃娃京巴,但是中国传统的相猫辨狗之术,却极少听闻。相狗的书现在流传不多,但从民间流传的《相狗经》、 《相狗歌》来看,中国人玩狗也玩得深了去了。不比那西洋的血统流传一说历史短、文化薄。单说相猫,清朝时就有人编撰了《猫苑》一书,分种类、形相、毛色、灵异、名物、故事、品藻七门,是一本相当有趣的猫类百科全书,此书算是汇编,其中内容条目引用最为频繁的,莫过于当年民间流传的《相猫经》。《相猫经》自猫的头面、耳朵、眼睛、鼻、须等颜面处说起,说到颈项、腰、脚、爪、尾,乃至毛色、品种,无一挂漏。比如说猫咪头面要圆,面长会食鸡,所以说“面长鸡种绝”。眼要具金钱的颜色,最忌带泪和眼中有黑痕,所以说“金眼夜明灯”。眼有黑痕的是懒相。如此一说,不胜枚举,而其中有关猫的名物故事,诸如伸手拎猫后颈处,缩成一团的是好猫,张着四肢乱叫的是懒猫;好猫一往墙上扔,就会在墙上贴几秒钟;一只好猫可以护六家院子,不进一只老鼠等,这种种说法我都将它们写进了《贼猫》一书,让人知道中国古代的小玩意儿也能玩出大花样来。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四章 如是我闻 古代中国的“地心游记”
由于我出身于地质勘探家庭,工作后又常到矿区出差,所以往往对地下世界的探险故事情有独钟。科幻小说家凡尔纳,在我心目中有着伟大而不可替代的地位,他用其独到的文笔和深邃的科学眼力,写就了二十多部科幻小说,其中我最喜欢的当属他想象力最丰富的作品《地心游记》。这个故事讲述一位教授在某册古老的书籍里,偶然得到了一张羊皮纸,从而发现前人曾到过地心旅行。教授决心也开始同样的旅行。他和侄子从汉堡出发,到冰岛请了一位向导,探险队按照前人的指引,由冰岛的一个火山口下降,途中历尽艰险和种种奇观,经历迷路、缺水、史前生物等种种险情,也得到了地下海、史前人骨骸等惊世的发现,经过三个月的旅行,最后回到了地面。中国古代也常有这类离奇惊险的传说,据说在唐代贞观年间,洛阳附近发生过一次强烈地震,有个村子陷入了地下,全村只有一个叫王原的人活着逃了出来,此人的经历堪称“中国版地心漫游”。据说这个王原通玄修道,是个修真炼气的人,地裂村陷的时候,他正在家里睡觉,初陷时整个村子还算完好,村民们尚能大声呼救,彼此相闻,但落入深泉之际,满村的男女鸡犬就全部淹死了,只有王原擅长形练之术,能够浮海不死,他坠下地底干丈,被水流带到一个空旷无极的地底世界,忽见有怪蟒探首而下,口中流出黑色黏液,垂挂如柱,吓得他急忙绕路逃开。王原顺着地底洞窟前行,赫然见到几座宫阙连绵的古之大城,居住在城中的人都身高过丈。有个巨人听闻王原的遭遇,给他指点了一条生路。王原按其指点,又行出不知多少里数,饿得实在走不动了,摸到地下有细细软软的都是尘土,但有股糠米的香气,他饥饿难耐,抓起几把就往嘴里塞,吃下去甚为香甜,果然能够解饱,他借此为生得以活命,在地下走了三年才出来。回来后将这番经历说给一位见闻广博的老道。那老道听罢告诉王原,地底的古城一共有九座,都在昆仑山下,称为九馆,城中身材高大的巨人是地仙。黑色黏液是黄河下老龙所吐之涎,吃了可以不老不死,至于尘土则是龙涎风化形成的泥,吃得再多也只是充饥罢了。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四章 如是我闻 路边的瓜棚
我有个铁哥们儿,跟我是在地质队大院里从小玩到大的交情,他毕业后仍在地勘部门工作,一年到头没有几天不在野外,大山、沙漠、森林到处都去,外人也许很羡慕这种工作,实际上很艰苦,也非常枯燥,连媳妇儿都不太好找。去年春节的时候见到他,他跟我说起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当时正是夏天,他开着越野车到内蒙出差,地点是在赤峰周围,行到途中车子的空调坏了,散发着毒火的太阳,把人烤得口干舌燥、头昏脑胀,只好停在路边等天黑了再走。路边恰好是大片大片的瓜田,乡下偏僻之处,过往的车辆极少,所以不像大城市里商业化严重,连喘口大气都快要收钱了,农村的民风仍然十分淳朴。当地瓜田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主人家往往搭起一处茅棚,摆几张矮桌板凳供过路之人歇脚。正是骄阳似火、挥汗如雨的日子,路上走得口渴困乏之人,便到瓜田茅棚中乘凉吃瓜,只要你打声招呼,主人则分文不取,不管吃多少都不要钱,但许吃不许拿,带走就得按价付款,而且吃瓜之后要把瓜籽儿留下,人家瓜农留着要当种子。我这哥们儿跟几个同路之人,就在这样一个地方吃瓜歇脚,坐在浓荫下听着蝉鸣,吃几块脆沙瓤的西瓜,又解渴又消暑,别提多舒服、多放松了,比之坐在空调房里喝冰镇饮料,别有一番悠然自得的趣味,没真正去过瓜田的人,永远想象不出这种亲近田野的感觉。主人见瓜田里有个大西瓜长得肥美可爱,怕是快要熟透了,便掐秧取瓜,抱进瓜棚给众人食用。谁知把这大西瓜摆到桌上,举起西瓜刀刚要切瓜,那瓜竟似变活了一般,从矮桌上滚落于地,往地势高的田埂边滚了过去。众人无不大奇,在瓜棚主人的率领下,赶将上去把那西瓜按住,手起刀落,“咔嚓”一声切做两半,这才发现瓜中的瓜瓤早已没了,只见一条三指宽的大蜈蚣盘在瓜皮里面。众人看时,瓜中所藏的蜈蚣已被西瓜刀切成三截,蜈蚣腹中有小指甲盖般大小的结石十余枚,灰蒙蒙的没有任何光泽后来听到有人说那东西叫做“蜈蚣珠”,是蜈蚣体内的结石,可以避热毒治痛风,十分后悔当初没找瓜棚老褪耻—枚。 

下一篇:第四章 如是我闻 雄鼠卵    上一篇:第四章 如是我闻 沉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