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妖冢 第九章 鬼打墙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山海妖冢 第九章 鬼打墙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糟了,该不是又遇上鬼打墙了。我心里暗暗叫道。脚下不容迟疑,我马上跑向最开始我来的房间,却发现这房间竟然是我第一次与胖子去找Shirley杨的房间。

  妈了个巴子的,看来真遇上鬼打墙了。我想起胖子刚才与我分头去找Shirley杨,我这边怪像频出,不知道他那边怎么样了。于是我高声叫道:“小胖!小胖!”根本没有回答。我心里不禁有些发慌起来。Shirley杨和小胖都没有回应,他俩该不会都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本来这次寻找陈家大墓之旅就险象环生,我们三个吃了不少苦头,彼此齐心协力才通过了洗尘寺的种种难关。这下胖子和Shirley杨都不在我身边,他俩如果都遇上危险,单凭一己之力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想到胖子和Shirley杨有可能正在某个地方受着危险的侵袭,我顿时害怕起来。越南战争中我多少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亲如兄弟的战友在我面前死去,不会动、不会说话,活生生一个铁打硬汉变成了一具尸体,我的心不寒而栗,我真的再也扛不住失去的感觉了。

  我没了命地向另一个通道跑去,进去的房间依然不是我刚才见过的,就好像这个地下有着无数个不同的房间,它们像走马灯一样,在我身边转着圈地变换。我在这个地下大迷宫里发疯一样从一个房间跑向另一个房间,已经数不清见了多少个房间了,却还是没有看见胖子和Shirley杨的一点痕迹,而且几乎每走一次都能看见一个新的没来过的房间。

  我大声地呼喊着胖子和Shirley杨的名字,依然没有人回答我。不行,我不能再这样没有目的地瞎跑下去了,我必须得想想究竟怎么样才能通过这个鬼打墙迷阵。

  鬼打墙就是在一个地方无论怎样都走不出去,有人解释说遇见这种情况是因为人的两条腿力度不同,如果闭上眼睛凭感觉走,你以为自己走的是直线,其实走的是一个大圆圈。因为任何物体在不受外界的干扰下做的都是圆周运动。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没法解释为什么在同一个地方,以前走就没事,某一次走就有事。鬼打墙有的是自然形成的,解释不清究竟是为什么,人类的认知尚为达到一定的高度。有的则是人工刻意制造的,为的是想困住擅自闯入的人,就像现在这个城楼一样。但凡是人为的,就一定有破绽,人类的智慧总是比不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老龙头的线索叫做“十万冤魂铺长路”,难道说真的是冤死的鬼魂在给我们出难题,要干掉我们?我们三个一起盗斗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彼此失去联系。不能慌,一定要保持镇定,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绝对不会允许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遭遇不幸离开我。

  从我们登上澄海楼开始,就一直有一种诡秘的感觉萦绕在周围。这老龙头是戚继光当年为抗倭修建的,说不定这些鬼打墙就是专门设计用来抵抗倭寇进攻的。这次澄海楼里的鬼打墙我不信真的是鬼魂作祟,我们盗过的斗无一不是诡秘难寻,神秘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但却没有一个是因为真的有鬼存在引发的。

  我靠墙坐在石凳上仔细地回想刚才的情况:假设我和胖子坐着说话的那间屋子为甲,第一次去找Shirley杨的屋子为乙,返回后有石炕的桌子为丙,返回后又变样的屋子是丁,有散落石凳的是戊,有灶台的是己。我在这几个房间中来回跑了好几次,而这六个房间在同一条通道上。

  首先,我和胖子在甲聊天,然后去甲的右侧房间乙,返回甲的时候发现甲变成了丙,返回乙的时候发现乙变成了丁。又从丁返回了丙,后穿过丙去了左边的房间戊,从戊返回丙的时候发现丙变成了己,向己的右边跑去后发现来到了乙。那基本可以确定,乙和丁在右边,甲、丙和己在中间,而戊在左边。为什么我从乙返回甲的时候发现甲变成了丙呢?难道这石屋可以自己移动?我摇了摇头,戚继光时期大概还没有这么先进的技术。那么一定是有什么巧妙的设计迷惑了我的眼睛,让我以为我按着原路返回,可实际上我却走了另一条岔路。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我的四周,我现在的屋子有一张石炕,那说明我现在在丙里。按照我刚才的推测,我的右手边应该是乙和丁。我拿着狼眼仔细地照着墙壁,慢慢向右边走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整间房子都是由一模一样的大青石砌成,错落有致地码成两米多高的墙。我身高大约一米八二,因为这间房子的举架不高,在这间屋子里隐隐觉得有些压抑。狼眼的光在这没有丝毫光线透进的黑暗地下室里显得有些微弱,我费力辨认着墙上、地上的痕迹。可出了门仍旧是一条宽阔的通道,我沿着通道右侧慢慢地向前走着。这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些问题。这条通道里的青石竟然不像屋子里的青石是横平竖直的长方体,而是前端窄、后端宽的形状!我急忙返回了几步,发现从出了门开始,青石就有了变化,不再是长方形,而是全部变成了梯形体。  我继续向前走,慢慢打量着墙上的青石,全部是梯形,走了没多远,我就来到了房间丁。我仔细在房间丁里面寻找,却没有丝毫破绽,与丙一样都是用长方体大青石砌成的,唯一的区别是丁的另一侧没有出口,是个死胡同。看来这个房间没什么线索了。我顺着通道慢慢走回丙,这次丙依然是丙,没有变化。可是当初我是通过乙来到的丙,这说明丙一定还有一条通道通向乙。

  我又回到丙通道的门口,继续沿着通道左侧向前走。这时我发现通道的青石竟然不是梯形体了!又变成了长方体!我马上用狼眼照向通道右边的墙上,发现砌墙的青石是梯形体。

  我明白了,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是被这设计巧妙的屋子迷惑了。通道左侧墙是由长方体砌成,右侧是由梯形体砌成,这就导致了两侧墙面所形成的弧度不同。由长方体砌成的左侧石墙以一条直线的方向向前,而右侧的石墙则以弧线的方向向前。再加上通道很宽,人出于自我保护心理在黑暗陌生的环境本能地会选择贴着一边墙前进,那么贴着不同的墙面就会被引到不同的房间。换句话说,沿着左侧会直线向前,而沿着右侧会渐渐偏离直线方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沿着左侧墙壁前进会到达房间乙。走了一段,果然找到了房间乙。看来这戚继光设计的鬼打墙还是没能摆脱鬼打墙的基本原理,通过不易察觉的两侧差异来制造不同的结果。

  想通了这点我便放心多了,当下从乙房间出来,沿着另一侧墙壁走,果然到了房间甲。而穿过房间甲又来到了房间戊,又从房间戊来到了己,己又通向乙。这一切就解释清楚了。明白了鬼打墙的基本构造,我心里踏实了许多。看来胖子和Shirley杨也是陷在鬼打墙里出不来了。我要赶紧去找他们,免得他们遇见更多的危险。

  刚开始因为太心急找Shirley杨而陷入了混沌之中,现在明白了道理就仿佛超脱在这鬼打墙的设计之外,纵横交错的通道在我眼里清晰无比,仿佛已有蓝图在心中。我沿着胖子跑去的方向去找他,果不其然,这又是些新的房间,但道理基本与我推想的一致。这次我不再因为着急就莽撞,而是仔细观察通道两侧的青石,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寻找胖子。

  我刚走到一间屋子的门口,突然门里一股劲风迎面扑来,我下意识地猛一低头,咣当一声,是某种铁器砸到墙上的声音。还没等我直起腰又一个劲风袭来,我急中生智就地一滚,轻松躲了过去。还没等我站起来,又是一下子,我大喊一声:“胖子!你大爷的!是我!”打来的工兵铲生生收住了来势,胖子将工兵铲一扔,把我从地上拽起来一把抱住:“老胡啊,你跑哪儿去了,这城楼里真他妈古怪,我都转了一个多小时了还在这里面转悠呢。你再不来我就该刨墙了。”

  我快被他勒得喘不上气了,赶紧挣脱了胖子的怀抱,揉揉刚才被摔疼的屁股说道:“你丫真是不长心啊,也不看清是谁上来就抡铲,我要是躲慢点现在都被你当西瓜开了。幸亏你没脑瓜子一热开枪,否则你就等着埋我吧。

  胖子没理会我损他,赶紧问我:“老胡,这他妈是不是鬼打墙?我在这几个屋里都他妈急出汗了,死活出不去,也不知道你跟Shirley杨到底怎么样了。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把这鬼打墙的原理简单地跟胖子说了一遍,胖子听完一拍大腿说道:“他妈的,我说我怎么绕不出呢。我记得咱们有一次在一个西周的古墓里遇见什么悬魂梯,好像他妈的用的也是这种原理,反正就是一不小心就让人着了道。你说这古人是不是都他妈闲的,天天不琢磨别的,净研究怎么把人困住。”

  我说道:“这老龙头是戚继光将军修建的,为了抗击倭寇的入侵,也许他修建这个鬼打墙就是为了如遇不幸的倭寇进入城楼可以困住倭寇。”

  胖子奇道:“我记得上次在悬魂梯的时候你说这种不起眼的小错觉只能对付人少的情况,这要是倭寇真的入侵了,成千上万冲进来,把这地下都站满了,这他妈鬼打墙还有什么用啊?”

  我一愣,胖子说得没错,鬼打墙、悬魂梯这些东西都只能困住几个人,人一旦多了就没什么用了,我怎么没想到呢。我拍着胖子的肩膀说道:“行啊小胖,进步得够快的,现在已经能够举一反三了。看来什么事都不能阻挡一颗追求进步的心灵。这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想不明白这鬼打墙究竟是用来干吗的,咱们还是赶紧去找Shirley杨吧。” 胖子一听说道:“杨参还没找到呢啊?别废话了,咱赶紧找吧,这都多长时间了,十有八九也是被困在这鬼打墙里了。”说完背起背包就要往外跑。

  我一把抓住胖子把他拎了回来:“你往哪儿跑啊,这里跟迷宫一样,先研究好路线再去找,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

  胖子膀子吃疼地说道:“我能不着急吗,Shirley杨都失踪了这么半天了,万一她要是出现个意外,看你到时候怎么办,这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吃!”

  胖子说的我心里当然知道,其实现在整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心里更着急Shirley杨的安全,但是现在着急一点儿用都没有,这鬼打墙布阵这么诡异,万一依着胖子的急性子来,这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现在Shirley杨已经失踪了,我不能让胖子再出现什么危险。

  “胖子你听我说,现在这几间屋子的原理虽然咱们已经猜出来了,但是难免还会碰到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Shirley杨不见了你着急,但我其实比你更着急,但是着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只能在保持和保全现有战斗力的基础上再去找她,要不然咱们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一旦咱们出现了危险,咱们还怎么去找Shirley杨呢?”我和胖子说道。

  胖子心里一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也就不再激动,向我说道:“老胡,那你看吧,咱们今天究竟该怎么办,这鬼打墙的原理已经明白了,那咱们反推就可以推回去了。现在Shirley杨就在这几个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但是她是不固定的,因为她如果没有发现这个鬼打墙的秘密的话,她可能还是正在一间房子到一间房子地走下去。如此说来,咱们一定要按照一定的顺序走下去,但是,这个顺寻不能是之前我走过的顺序,因为我已经走过了一圈了,并没有发现Shirley杨的影子,这就说明Shirley杨也是在运动中的,只是不知道她在哪个屋子之间运动。就比如两个人向同一个方向走,都是顺时针或者逆时针,这样你们肯定是碰不到,但是只要其中有个人能够掉转方向走下去,这样你们就能碰到,当然也有两个人都掉转方向的可能,所以我们现在在咱们所处的这间屋子里面给Shirley杨留下一个记号,如果她能通过这间屋子的话,就让她在这里等咱们,哪里都不要去,然后就算咱们再绕一圈回来,也能在这里碰到她了。”胖子说得有理,说干就干,我和胖子从包里面拿出伞兵刀,在墙上刻下了“留在这里等我们,老胡”几个大字,我和胖子就开始走向下一个房间,现在我们所处的房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应该是丙,我们先从丙房间去到丁房间查看,丁房间没有,我们又从丁房间折回丙房间从另一边折去了戊房间,又从戊房间去了己房间,己房间里面也没有,接下来就是去了乙,乙房间也没有,那我们接下来就只能去甲或者丙了。因为乙房间有两个通向,鬼打墙的偏差感觉就是从乙房间开始的,我们先去了甲房间,就是我们一开始进来的那个屋子,也没有Shirley杨。我们又索性折回,经由乙去了我们之前留有记号的丙,还没有到丙房间,我就听到了一个人在房间里面走动的声音,我和胖子高兴地跑过去,这屋子里面的人,不是Shirley杨还能是谁?

  Shirley杨正独自等着我们着急,一看到我和胖子突然出现向她跑去,顿时眼泪就流下来了,也真是委屈她了,自己一个人在这个迷阵里面走来走去,这种孤独的感觉和紧张气氛的压抑,不是谁都能够承受得了的,也许这件事情换成两个人一起承受,或者多个人一起承受,都没有问题,但是Shirley杨毕竟是一个柔弱女子,真的是很不容易。

  我跑过去,紧紧地抱住她,边抱边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你看,我们这不已经找到你了吗?没事没事,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Shirley杨本来只是轻轻地抽泣着,没想到我这么一说,她的眼泪哇地一下就都涌了下来,哭得更厉害了,别看我和胖子出生入死经历过这么多次的险境也从来没有束手无策过,但是对于女人,我和胖子还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我只能把Shirley杨更紧地拥在怀里,胖子也只能在旁边苦笑着摇了摇头。

  Shirley杨就这样号啕大哭了一会儿,渐渐地就恢复了,毕竟她也是和我们一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换做平时可能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哭鼻子,其实有很多时候突然经历的某些事情或者某些场景会让一个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Shirley杨现在可能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好了,现在Shirley杨已经找到了,咱们就商量一下,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吧。”我说道。

  “刚才咱们在这几个屋子都已经走了很多遍了,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和其他的有价值的线索啊!是不是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咱们想要的线索?”胖子说道。 “就像之前咱们说的那样,戚继光既然能在老龙头里面设置这样的一个关卡,肯定不是来抵抗倭寇的,因为倭寇一般都成群结队地出动,像鬼打墙这种关卡,人多了之后肯定就没有作用了,所以说,这用来抵抗倭寇是完全站不住脚,但是这个关卡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我觉得,这个是用来迷惑想要进来寻找一些什么的人的,这就说明这里面肯定有一些东西是值得他花这么大的工夫来保护的。这些东西,肯定就在这老龙头里面,咱们要找的,肯定就是它们。现在的关键就是,咱们如何能够找到这条去寻找发现它们的通道!”我说道。

  Shirley杨看到我这个样子,说道:“咱们既然都已经把这些鬼打墙的道理弄明白了,而且每个屋子都已经挨个地走过,说明咱们的线索就不在这些屋子里,而且这些屋子没准儿就是一个幌子,就是故意让咱们跳进去,然后绕在里面绕不出来,其实真正的通道及线索没准儿就在咱们刚开始的那间屋子里面,因为一般人如果想要去寻找线索的话,都不会把入口的地方观察得太仔细,因为前面已经有一扇门为你打开,这其实是属于人的一种心理上的作用,就会很自然地放低对于这间屋子的关注从而去关注那些还没有进行查找的屋子,这就叫探索心理,所以我觉得咱们现在的重点就应该退到之前的那间屋子里面去,如果那间屋子里面还没有线索的话,那咱们就应该回去从长计议了。”

  我们又按照原路返回了之前的那间屋子,这一路我和Shirley杨还有胖子的手都紧紧地拉在一起,生怕再有什么闪失让我们再次失去联系,我们只要明白了鬼打墙的原理,再走起来就轻松容易得多了,这样没过了多久,就到了,这间屋子还是像原来的那间屋子一样,还摆放着石凳及石桌等东西,可是我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但是具体是哪里,我也说不清楚,我们开始在这间屋子里面寻找着线索,这间屋子就是用那种青板巨石建起来的,时间的痕迹把这间屋子里面的墙壁都已经磨蚀掉了很大一部分,也跟这间屋子是建在海边有关系。

  我们就这样,找了半天,也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不免有些垂头丧气起来。

  胖子一屁股坐到了石凳上,说道:“你们不都是说这间屋子里面会有线索吗?为什么刚才找了半天都没有呢?”

  我也奇怪,难道我和Shirley杨的判断是错误的吗?也许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能让我们发现线索的东西?

  不对!我终于知道哪里有些不对了!这个石桌和石凳,竟然被变换了位置,原来石凳和石桌是冲向南面,现在却是冲向北面了!这绝对不是我的视觉差异,因为胖子之前面向石桌坐在石凳上的时候,我对着他看到的是墙壁,而现在,我看到的却是房间的通道!而且石凳肯定是同一个石凳,因为我记得它的构型!而且更奇怪的是,这石凳和石桌虽然朝向改变了,但是它们的相对位置竟然一点儿都没有改变,真是奇怪!

  我赶快把我的发现告诉Shirley杨和胖子,他们也都恍然大悟,而且我们不禁都有了同一个疑问,那就是,究竟是谁把这个石桌和石凳的位置给移动了?移动这个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要是想知道这个疑问的解答,那必须得等我们再次重复一次这个操作了,但是这个石桌和石凳,究竟是怎么让它们保持这样相对的一致,从一个方向转到另外一个方向的?我们赶紧去研究周围是不是有什么机关。

  果不其然,在这个石桌案板的下面,如果不是仔细查看的话,根本就看不见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石盘,我们按照方向转动石盘,待转动之后,只听到“轰隆隆”几声,这个石桌和石凳下面的地面突然间升起一寸的距离,并朝着南边转去,等到转到了南边之后,只听见“咔嚓”一声,就像机械卡壳的声音,这个石桌和石凳又降了下去。

  “我知道这个机关是怎么回事了,咱们刚开始进去的时候,其实只要这个石凳不动,咱们破了鬼打墙之后,肯定能从其中的一个房间出去,也就是说,除了那些给咱们制造视觉错觉的屋子,肯定还有一个隐藏起来的屋子,这个机关肯定就是开启那个屋子的钥匙,当咱们刚才进去之后,有人在外面把这个机关给关上了,所以咱们如果破不了鬼打墙的话,最后肯定就被困死在里面了,一辈子都出不来。到底是谁暗中跟踪我们,并且动了这个机关,这都不得而知了,他肯定以为咱们出不来,要不然如果他有提防的话,他肯定就在刚才咱们从那几个屋子回到这里的时候动手了,所以,我觉得,那个神秘人已经走了,而且我们现在想要查到那个神秘人是谁,根本就不行,咱们现在唯一真正要做的就是,赶快把咱们要找的线索找到,然后根据线索再找到这个神秘人物到底是谁!”我说道。

  “他奶奶的,竟然还有人给咱们下套!等胖爷把他找出来之后不五花大绑把他抽得哭爹喊娘!”胖子怒道。

 

 “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出发吧,要不然一会儿等到那人要是不放心再回来,咱们可就真的凶多吉少了。”Shirley杨说道。

  我们三人又再次进入那间屋子里,顺着鬼打墙的原理又把每间屋子按顺时针转了一遍,当转到最后那间屋子的时候,发现,果然在之前我们走过的那个门的旁边,又出现了一个稍小一些的门,这个门应该就是刚才那个机关控制的隐藏房间的入口!

  我们先后进入这个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小小的房间,而且这个房间,旁边的墙上,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门。这个小门小得只容一个人半蹲着通过,就像狗洞一般,我们想去看看这个狗洞里面到底是通往哪里。正往那边走着,突然间,“嗖,嗖,嗖”三支利箭齐齐向我们射来,我们大吃一惊,赶快扑向旁边躲过。

  我和Shirley杨身手还算敏捷,都只是扑到地上沾了一身灰,而胖子由于体型太大,没扑好,一个狗啃屎吃了一嘴的土,那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这里面有机关,刚才我踩到了一个!他妈的,咋都是箭!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了。”胖子怒道。

  原来这个房间空出来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引诱别人踩这个机关的,真是太惊险了,差点儿我们就中箭了,而且这个箭尖上面乌黑油闷,肯定是抹了剧毒的,轻轻沾到一点儿没准儿就会要了我们的命。我们现在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就再次触动机关,我们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慢慢地向那个洞口爬了过去,虽然我们离洞口总共没有几步远,但是我们从刚才的地方爬到洞口好像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冷汗淋漓。Shirley杨第一个爬到了那个门口,先进去了,我和胖子紧跟着也爬了进去。进了洞之后,发现这个洞进去之后是一条长且狭窄的通道,和刚才房间里面密不透风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一从门口进去,迎面就感觉到风从前面吹来,并且带着浓浓的海水的腥味。

  幸好我们大家都没有受伤,只是在这几间房间里面找来找去走的次数太多了,有些疲劳,但是我们都明白,现在并不是歇息的时候,刚刚进来就碰到了鬼打墙,这往后说不定还有什么其他的机关在等着我们呢,我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经过刚才的破阵劳累,又碰上毒箭惊险,我们几人都有些困乏,为了让胖子和Shirley杨重新打起精神,我说道:“咱们胡胖杨摸金小分队再次成功聚首,说明什么样的困难都难不住我们,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啊,毛爷爷说的话还是能体现在方方面面的,不亏是一代伟人啊,总结得就是在理,这眼看胜利在望,咱们一定要再接再厉,继续前进啊!加油啊同志们!这次的任务如果能够成功,那咱们的回报可是很丰厚啊!”

  胖子和Shirley杨看了看我,都苦笑了一声,确实,我们这次的任务要比之前的任务艰难得多,但是回报也更大。

  “老胡,你也不用激励我们了,我们心里其实都知道,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咱们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怎么能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你们谁放弃都行,但是我胖爷可不会轻易放弃。”胖子说道。

  “咱们当然是要同进退、共患难了,老胡、胖子你们两个要是想得了好处不带我,那是不可能的!”Shirley杨也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突然觉得很感动,我一凡夫俗子,既没有大把的钞票,也没有纵横四海的权势,而且,干的还是最不正经的职业,竟然还能交到如此肝胆相照、如此生死与共的两个朋友,心里突然有些话说不出来,堵在胸膛里,就像一股热热的暖流,顿时觉得之前所有的一切疲劳突然一扫而光。

  “好!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咱们事不宜迟,接着去找我们的线索吧。” 

下一篇:山海妖冢 第十章 戚继光墓    上一篇:山海妖冢 第八章 深海龙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