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妖冢 第十章 戚继光墓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山海妖冢 第十章 戚继光墓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老龙头由蓟镇总兵戚继光奉旨修筑,它屹立在山海关的南海之上,是长城绵延万里唯一一个入海的地方。老龙头入海七丈,由一万五千军工,单等海水落潮时,才能紧急修筑。正因为如此,当初修建老龙头才会百般艰难。可是大海无情,三天一涨,五天一落,城墙修不上八尺高,潮水一来,砖头、石块便被冲得七零八落,修一次,垮一回。时间越长,葬身海底的生命只会越多。当初,戚继光打算在老龙头修筑三十二关,设三千敌台,铸五千斤一尊铁炮。

  而在当时的明王朝,奸佞当道,奸党纷纷上书议论戚继光是在劳民伤财,暗藏私心。明皇帝也听信谗言,不问青红皂白,便派得宠的太监做钦差到蓟镇监军。这位太监公公一来到蓟州,就立刻马不停蹄,直奔山海关。

  钦差大人说期限三天,要戚继光拆除已经打好根基的老龙头。戚继光想想国家安危,百姓的生命财产,毅然下定决心,不管自己的安危,也一定要完成这项工程。这钦差大人一看戚继光胆敢抗旨不尊,违抗自己的命令,违抗皇上,当即决定回京禀告皇上,说戚继光违抗圣旨,不但不拆除老龙头的工程,反而变本加厉地修建。在老龙头竣工的当天晚上,戚继光得知自己马上就会被皇帝宣召进京,估计一去不复返也说不定。但他心里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就是戚家军从倭寇那里收缴来的大量物资和财宝。按照道理来说,这经过战争之后所获得的钱财都应该按照明朝法律原封不动地上交国库,但是在明朝万历年间,皇帝无能,贪官云集,如果这批财宝如数上交国库的话,肯定会一分钱也落不到老百姓的手里。戚继光是想与其这样,还不如把这些财物用来招募军队抗倭和分发给真正需要它的百姓。就在老龙头修好的那天晚上,戚继光明白自己此次返京凶多吉少,所以他连夜指派军队里的一个和他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一个官员把这些财宝统统从军中转移出去,藏到了一个地方。因为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并且行动之前已经发下毒誓,在有生之年谁也不能把这个秘密说出去,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个财宝究竟是藏在了什么地方。等万事办妥的第二天,皇上御派的钦差就赶到了戚继光的军营,把戚继光押解回京。等到了京城之后,皇帝就以以下犯上和违抗圣旨的罪名把戚继光关入大牢,择日处斩,但是由于当时的宰相张居正爱才惜人,打通了层层关系,又在皇上面前极力维护,终于换得戚继光免于死刑,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虽然把戚继光从大牢里面放了出来,并且免除了死刑,但是戚继光的官职被降级,并且被安排到了一个特殊府邸里面软禁起来,再也不让他随便走动,参与政事。直到张居正病死,戚继光在随后几年也郁郁寡欢,最终病逝,伟人的生命就此凋谢,至于他所埋藏的那些珍宝,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被人遗忘,谁也不知道财宝真正的去向。

  我,胖子,Shirley杨一行三人,今天进入了戚继光修建的老龙头,又历尽艰险通过了他建造老龙头时所建造的机关,实属不易,且通关最后时刻偶然间发现了这个密道,又不知道这个密道究竟会带我们通向何处,难道这个密道是戚继光之前埋藏宝藏的地方吗?这一切都不得而知,只能通过我们去探索和发现。

  这条密道并不是很宽,两个人并排前进稍微有些挤,所以我们三人就我在前,Shirley杨在中间,胖子在最后,依次前进。这个密道越往里走越呈下降趋势,最后我们都在走下坡路,海水的腥味越来越大,越往下走越能听见海水拍打着老龙头城墙的声音在我们的头上盘旋。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我们应该已经走到了海平面的下面,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走到了海里,只是因为城墙的保护作用,我们没有感觉到这种变化。

  “老胡,杨参谋,我怎么觉得咱们好像已经走到了海平面以下了啊,感觉头顶上凉飕飕的,海水就在上面拍打着。”胖子抬头说道。

  “胖子,你说得没错,咱们就是已经到了海下了,没想到这个老龙头竟然建得如此奇妙,竟然将海水隔开在外,并且将里面修成了一个空旷的空间,看来,这里面还应该藏有很多的秘密。”我说道。

  “这里面确实有蹊跷,咱们还是小心为妙。”Shirley杨和我们说道。

  我们三人边顺着密道走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生怕又触动了什么不该触动的机关,但是好像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走了没多一会儿,就看见了一扇门出现在这个密道的尽头。这扇门从外面看是一扇铁门,上面可能因为周围潮湿的环境已经生满了铁锈,我们三人来到了折扇铁门的前面,这门目测有三米高,两米宽,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扇门的后面肯定有我们想要找到的东西。

  “他奶奶的,这地方怎么会有扇这样的门啊,而且这扇门怎么看上去这么脏啊,我觉得这门后面肯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胖爷今儿从这该死的澄海楼里面绕了这么多圈子,终于让我找到了最后目的地。我猜这里面肯定是成堆的金山和银山,进去了之后,谁也别和我抢,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你胖爷的,要不然也对不起胖爷今天走那个什么狗屁鬼打墙的房间走得掉了十斤分量。”胖子边说着,边想拿脚把那扇门踹开。

  “别别别!胖子,脚下留情啊,咱们还是从长计议、从长计议,首先你不知道这门里面究竟有什么,而且你不知道这扇门上有没有什么暗器,到时候你要是瞎踹给碰上了,万一飞来很多支箭,岂不是我和Shirley杨都跟着你一起变成刺猬了。”

  “哟哟哟,瞧你这话说得,你把你胖爷想象成什么人了,那别人一提起王凯旋同志,那不是人见人夸有勇有谋,大风大浪遇事不惊啊,怎么可能今天因为这种小小的问题就着了道呢,就算你们让我踹,那我也是一万个不愿意踹,刚才我抬起脚只是觉得走这一路脚比较酸,想抬起来休息一下。”胖子面不红心不跳地解释道。

  “行啦,王凯旋同志,我知道您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大人物,您还是往边上站站,让小的我先来观察一下这扇门吧。”

  我边说着边往门边上小心地凑过去,门就是一扇普通的铁门,可是如何能够打开它呢?我决定先拉拉它试试,看能不能使劲给它拉开,我回头示意胖子和Shirley杨先退后一些,因为我要开始开这扇门了,但是怕触动什么机关,别伤到他们,并且他们这样站在身后的话,自己活动也不灵活。Shirley杨和胖子领会了我的意思,各自退后了几丈有余,我看他们已经处于范围之外,就着手要拉这扇门了。  我正想伸手去拉,听见Shirley杨在后面喊我:“老胡,接着。”我回头一看,Shirley杨给我扔来了一副高聚分子防毒手套,我领会了她的意思,把手套戴好,双手就去拉这扇门的把手,可是任凭我使了吃奶的劲,这扇门也纹丝不动。

  我观察了一下这扇门的构造,看上去并不是那种很厚重的结构,我从背包中拿出小刀,开始刮门缝隙里面的铁锈。过了没多久,我把门缝和连接处的铁锈能够刮掉的全部都刮掉了,再次戴上手套,拉住铁门的把手,我一吃力,“吱”的一声响,这扇铁门,就这样被我拉开了。

  铁门被拉开的时候,我的精神保持高度紧张,生怕因为这铁门的开启触动了什么机关,让我们三人再次陷入危险境地,不过所幸的是,在我拉开这扇门的同时,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我一使劲将整扇门全部拉开,顿时,一个黑黢黢的入口伴随着强烈的海腥味出现在我们眼前,Shirley杨和胖子看到这边没有什么危险,也都跟了上来,我们把手电往洞口里面照过去,里面竟然是一条狭窄的栈桥。栈桥的两边是腥咸的海水,我们用手电照过去,这条栈桥约莫有五百米长,栈桥的另一端也是一扇门。

  “这他妈里面究竟是什么构造,怎么一扇门接着一扇门的,究竟当初是谁建了这么一个破玩意儿啊,走了这么半天,胖爷我都累啦!”胖子边骂边说道。

  “小胖,坚持就是胜利啊,刚才谁还信誓旦旦地说不半途而废来着,现在就……”

  “呸,我只是说我累了,也没说我半途而废,胖爷是说话不算话的人吗?”胖子边说着边往前走着,一步就跨到了栈桥上,顺着栈桥往前走去,我和Shirley杨紧随其后,也上了栈桥往前走去,走着走着,突然看见胖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老胡,这他妈的有机关!咱们快撤!”胖子喊道。

  我和Shirley杨望向胖子脚下,只见胖子脚下一个石块已经下陷,随着下陷到底部,只听“砰”的一声响,我们身后的那扇铁门应声而关,这真是越小心越来事儿啊!

  我和Shirley杨跑过去扶起胖子,准备要返回刚才进来的铁门,想办法把铁门再次打开。

  “老胡,Shirley杨你们快看,这栈桥周围的海水好像正在上涨!”胖子喊道。

  我和Shirley杨听了胖子这么一说,赶紧向下面看去,果不其然,这海水顿时好像沸腾了一样,在吐着气泡翻滚着向上涨,就像发了疯似的。

  我们赶紧往来的路跑去,可是就当我们往回跑的时候,跑着跑着,我突然觉得脚下一空,又一个石块陷了下去,这通往铁门的那一段栈桥,顿时坍塌了。

  “我肏,我又踩机关了!”我喊道。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怎么来的时候没有踩到这个机关呢?难道是因为我踩的这个机关必须得等胖子踩的那个机关启动了之后才行?啊,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想置人于死地的机关,如果胖子不踩机关的话,铁门就不会关上,如果铁门不关上的话,就算先踩到我的那个机关也没关系,因为就算栈桥那半段坍塌的话,我们还可以游过去进入铁门里面,这样这个机关就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了,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往另外一个门跑的话,那边也会有和我踩的机关一样的机关,让那边的栈桥也断掉,这样就能确保我们不管往哪边跑,肯定都逃不出这个陷阱了,真是算法缜密,稍微想不到的话都会葬身于此。

  这边肯定是过不去了,那我们只能往另一边跑去,趁着海水还没有涨到致命的位置,我让Shirley杨和胖子沿着栈桥的两边跑,千万不要在中间跑,中间肯定还有机关,我们就这样贴着栈桥的边缘,急急地跑到了另一扇门前。这扇门是一扇普通的白石门,没有拉手也没有任何装饰,现在也管不了门里面有没有什么机关了,形势紧急,千钧一发。

  “胖子,咱们两个使使劲,一起把这扇石门给推开,快!”我向胖子喊道。

  胖子赶忙跑过来,和我一起将双手支在这扇石门之上,这扇门明显比之前那扇铁门要沉得多,我和胖子都使出吃奶的力气了,石门慢慢地被我们移开了一条缝。我一看这个有戏,赶紧喊Shirley杨也来帮我们一起推,人在危机时刻激发出来的潜力真的是无穷的,海水已经没到脚下了,我们终于将这个石门推出了一条一个能让一人进去的缝,我们让Shirley杨先进去了,然后轮到胖子,胖子这圆滚滚的身材进这个缝还有些费劲,刚刚进去一半的身子,另一半就卡在外边了,眼看着水都该没到大腿根了。Shirley杨在里面拉,我急中生智,在外边一脚窝到胖子的大屁股上,一使劲就给胖子蹬了进去。胖子进去了之后,我赶紧也挤了进去,这时候水都已经从门缝往门里面涌进了不少了,我们不敢懈怠,又赶紧三人合力将这个石门推上了。

  等到石门彻底关上,我们这一刻悬着的心才逐渐放了下来,人在危险时刻能够激发无限的潜能,但是危险过后,精神状态一旦放松,那股疲劳感就会像大山一样地向你压来,我们三人现在就是这个状态,地上还积着刚才漏进来的一层水,我们三人也不管那么多了,背靠着背,席地而坐。

  “咱们这真是逃过了一劫啊,好险。”我边喘着气边说道。

  “这究竟是谁设计的机关,竟然连每一步都给你想好,这不是就想要置进来的人于死地吗,难道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老龙头已经伫立在山海关这么多年了,这老龙头里面的秘密竟然都没有人发觉。”Shirley杨说道。

  “他奶奶的,累死老子了,早知道当初,老子见好就收,就不说什么从不半途而废的话了,这不是自己抽自己嘴巴吗,刚才差点儿就折到里面了。”胖子说道。

  “我觉得,这个机关设计得如此缜密,肯定有它的用意,你们好好想想,谁会把一个不重要的东西用如此缜密的机关保护起来?步步都想到要置随便闯进来的人于死地?所以说,咱们要探到的这个东西,如果不是金银宝藏,就是一个惊天的秘密。”

  胖子一听我说到这个,顿时两个眼睛放出光芒,刚才那股累劲、抱怨劲也没有了,马上凑过来问我:“哎你说老胡,你觉得这里面到底是有些什么东西呢?你这一说我心里特别痒痒,小心脏跳得突突的!”

  我看了看胖子这一副向往的面孔,向他说道:“我哪里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啊,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用一步一步猜着来了啊!”

  “那你不知道的话,那咱就别从这废话了啊,赶紧开了手电找啊!”胖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反身回去摸背包里的手电,摸了半天才发现,刚才匆忙之中背包落在石门外面了。

  我和Shirley杨也去摸各自的手电,我的手电也找不到了,Shirley杨的还在,因为她刚开始没有帮我和胖子推那扇石门,所以手电被她收到了背包里,这么说的话,我们三个人手里就只剩下Shirley杨手里的一把手电,这可不是一个太妙的情况,光源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它,我们别说找线索了,连出去都成为了奢望,这下外面的路已经被海水封住了,我们没有办法再回头,只能一路向前,看看在前面能不能找到出去的路。

  刚才进这个石门的时候,我们光顾着在那里休息了,也顾不上看看这门里到底有些什么,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我从Shirley杨那里拿过手电,边照亮边扫视着这个屋子,这个屋子并不大,而且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都没有。  胖子一看到这个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不禁怒道:“老胡,你个大骗子!你不是说这里面肯定会有金银财宝吗?怎么什么都他妈的没有?骗胖爷呢!他奶奶的!”

  我也不禁愕然,怎么回事,这间屋子里面怎么什么都没有呢?不可能啊,如果这间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的话,怎么会在外面设置机关呢,设置机关肯定是要保护什么,可是这里面没什么值得保护的啊!

  我正暗自纳闷儿,突然间听到Shirley杨在旁边说道:“老胡,胖子,你们看,这个屋子最右边的那个角落里好像还有个门。”

  我和胖子一听到这个,赶紧向Shirley杨说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一个小门在一个不起眼儿的角落,我们三人向着这个门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木结构的门,门上已经落了很多的灰,我们推开它,用狼眼手电照进去。等看清楚屋子里面,不禁大吃一惊,这里面,竟然是一间卧室。

  这个屋子里面有一张大大的木书桌,还有两排高大的书架,架子上面还摆满了书,只不过这些书都已经积满了厚厚的灰尘,还有几把椅子和一张床,床上好像放了什么东西,鼓鼓的在那儿,我们的视线因为被书桌给挡住了,所以看不清楚床上有什么。

  在外面把整个屋子浏览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我们三人才进入这个屋子想要探个究竟。我正看着书架上面到底放了些什么书,突然听到胖子在我身边叫起来:“哎呀我的辣块妈妈,吓死你老子我了,哎呀哎呀,老胡你们两个看床上是什么!”

  我和Shirley杨赶快看向床上,也不禁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刚才看见的这个床上鼓鼓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具皮肉早就腐烂掉了的人体骨骼!

  这事出蹊跷,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出现一具尸体呢?这尸体到底是谁呢?而且这具尸体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这一个个谜团看来只有等我们好好地检查完这个屋子之后才能够解答了。我们先看了看这个尸体身上穿的衣服,衣服都已经有些腐败得看不清楚样子了,但是能够看出来腰间佩的是一个典型明朝样式的腰带,这个人应该是生活在明代的人。我们又翻看一下书架上面的书籍,每一本书上面都密密麻麻满是批注,肯定是这个人生前每一本书都认认真真地阅读过,而且该人的字体雄劲有力,生前肯定是一个戎马从兵的人。我们正在翻看着书籍,就听到Shirley杨说道:“这人身下压着个东西!”

  我快步走到床边,看到这个人体骨骼下面确实压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有点像一个卷轴。我把尸骨抬起来,把那个东西拿出来,擦了擦上面的灰尘,发现果然是一个卷轴,当我拿着它的时候,我冥冥之中感觉到,这个卷轴会揭开这里所有的秘密。我慢慢地把这个卷轴放在桌子上展开,因为这个东西年代肯定足够久远,如果我太过于用力的话,生怕将它毁坏,一丁点儿的毁坏也许对于我们寻找的线索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随着这个卷轴慢慢地展开,满满的一篇文章映入我们的眼帘。由于这篇文章里面的用词是文言文,我和胖子都看不太懂,只能让Shirley看完了之后再给我和胖子说,Shirley杨看的时候,我和胖子都很着急,一是因为在老龙头经历了这么多,终于找到了一个有可能揭开我们探索谜底的东西,二是等待真不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情。Shirley杨看着看着眉头就紧锁起来,好像这篇文章里面确实写了一些秘密。

  过了一会儿,Shirley杨终于看完了这个卷轴,说:“老胡,胖子,这幅卷轴,颠覆了我们之前所有的认识,写这幅卷轴的人和这床上的尸骨,就是这老龙头的建造者,戚继光!”

  当“戚继光”这三个字从Shirley杨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和胖子登时惊得目瞪口呆:“这不可能,戚继光不是病死在京城了吗?怎么会死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还留下了这样的一幅卷轴?”  Shirley杨早就已经猜到了我和胖子的疑惑,接着说道:“你听我和你们细细说,这幅卷轴是戚继光大人的亲笔,不会错的,这上面还有戚继光大人的题跋!”Shirley杨给我们指了指这篇文章后面的印跋,接着说道,“戚继光大人被钦差押回京师之后,关入大牢,最后承蒙张居正所救,但是还是被软禁在府邸当中。因为戚继光大人刚正不阿,在朝廷中曾经得罪了很多的奸臣和宦官,这些人都想借此机会落井下石致其丧命,但是没有办法,因为这时有张居正在保护他,这些奸臣碍于张居正的权势,都暂时偃旗息鼓,不再声张,但是都各自暗寻办法想找机会再次置其于死地。就这样,在张居正的保护下,戚继光将军过了几年稳当的日子,然而世事难料,张居正竟然没过几年,就病死了,这下戚继光将军在京城没有了庇护,很多朝中的仇家都摩拳擦掌,准备派杀手暗中将其杀死,然后伪造成病死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叫陈光勋的人出现了,这个陈光勋就是陈拓将军的爷爷。因为陈拓将军的父亲,也就是陈光勋的儿子,他就是那个帮戚继光将军隐藏倭寇财宝的那个发了死誓的将领。这下都明白了吧,为了保护戚继光将军,陈光勋在死牢里面找了一个和戚将军长得比较像的死囚,把他打扮成戚将军的样子,让他吃饭睡觉都待在戚将军的屋子里,并且放松了戚家的警卫。果然不出几天,就不知是被哪个仇家派来的杀手用一种暗器杀死,和在夜间暴病而死没有什么两样,而且戚将军家的家奴也按照陈光勋的意思放出话去说戚将军是病死的,而真正的戚将军已经暗中被护送回了山海关,并被秘密地安置在之前藏有倭寇财宝的这里。财宝就放在之前那间空无一物的屋子,然后戚将军就暗中住在这间小屋子里面,每天一日三餐都由陈家派人送进来。他在这里等待着机会,准备用这抗倭的钱财出去招兵买马,有朝一日出去推翻这个荒乱无度、民不聊生的皇帝,另立明智的皇子为新的皇帝。结果天算不如人算,就在戚将军住在这儿不久,由于这个密室是建在海面以下,阴冷潮湿,而且戚将军多年征战打仗,身上旧伤无数,结果寒气侵身,便病倒了,没想到,这一病便如山倒,到了最后戚将军已经起不来床了,每日必须要仆人服侍。他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推翻昏君的大业他已经不可能完成了,所以他就把陈拓将军的父亲叫了过来,对他说,让他把这里面的财宝统统转移走,然后招兵买马,去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还和他说他死了之后不要下葬,他就要葬在这座老龙头里面,他就算死了,也要和这座老龙头一起镇守祖国边关,不让倭寇侵犯。”

  Shirley杨说到这里,我和胖子不禁黯然,戚继光将军真的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铮铮铁汉,临到了死去的时候还想着保卫边关,保卫国家百姓,真是让人敬仰。

  “可是,还有一件事很是让人不解。”Shirley杨接着说道。

  “有什么事情让人不解?说来听听。”我说道。

  “老胡,胖子,你们看这个卷轴,这里……”Shirley杨边说着边指着让我们看,这篇文章里面,被人用圆圈特意圈出了“阳”、“清”、“观”、“三”这四个字,而且“阳”这个字和另外三个字还不一样,它被圈了两圈,另外三个字都只被圈了一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四个字被圈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字被圈出来,肯定是代表着什么,我在脑海里把这两天在山海关经历的事情逐一捋了一遍,突然脑袋里面灵光一闪,顿时想起,这里面这“清”、“观”、“三”三个字重新排列组合一下,那不就是山海关有名的那个道观,三清观嘛!这条线索肯定是在暗示下一条线索就应该是在三清观!

  我激动地把我的想法和他们说了一下,他们都表示赞同!可是问题又出来了,这被两个圆圈圈住的“阳”字,又指的什么呢?算了,这个字还是留着吧,我想,等我们去到了三清观之后,可能这个谜底就会迎刃而解了。

  我激动地和Shirley杨和胖子说:“咱们现在就去三清观!向咱们下一个目标前进!”可是胖子和Shirley杨却显得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很是奇怪:“怎么了你们俩,难道发现了这个线索,不高兴吗?”

  “老胡,海水是不是进到你的脑袋里面去啦?虽然咱们发现了线索是让人高兴,可是,咱们现在已经被困在这里面啦,这可怎么出去啊?”胖子说道。

  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沉浸在发现谜底的兴奋和喜悦里,早就已经将我们被困在这里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赶紧将我的思路转移到现在我们的处境上来,我再一次环视了一下这间屋子,屋子很小,摆了书架、桌子、床等之后就显得更小了。我在屋子里面环着走了一圈,感觉这间屋子里面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也不像有机关的样子,这可怎么办?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间屋子里面肯定会有其他的通道出去,不可能只有之前栈桥那一条通道,可是这个通道到底在哪儿?

  我坐在床上仔细思考着,Shirley杨和胖子也都或站或坐,在那里默不做声,想着办法,这间小屋里面出现了难得的安静。可就在这个时候,在屋里静得出奇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耳边有轻微的“嘶嘶”的声音响起,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见什么,就好像有一个人在耳边悄悄地说着话。

  “Shirley杨,胖子,你们听,你们听,你们能听到什么吗?”我问道。

  “听到什么?”胖子问道。

  “你们谁也别说话,静静地听着。”

  顿时屋里如死寂了一般,谁也不在出声。

  “嘶嘶,嘶嘶……”

  “我听到了!我听到声音了!”胖子说道,“可是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风的声音,有风,就说明这个屋子肯定有地方和外面通着!”我高兴地说道。

  “哈哈哈哈!我们能出去啦!”胖子高兴得喊起来。  “行了行了,胖子,咱们先别高兴得太早,咱们大家一起来找找看,看看这个声音到底是从哪儿传出来了,找到声音的出处,那么咱们就可能找到出口。”

  我们三人分头找了起来,谁也不能发出声音,因为这个空气流动的声音非常的小,仔细听了一会儿,我们三人就不约而同地来到了桌子旁边,这个声音好像就是从桌子上面的屋顶处传来的,为了确认一下,我搬来一把椅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跳上桌子,站到椅子上,去看看上面的屋顶。我刚刚站到了椅子上,就感觉到这嘶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股极其微弱的风拂在我的脸上,这阵风好像直接吹进了我的心里,把我所有的紧张情绪全部一扫而光,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如此舒服。

  我赶紧向他们说这上面就是风传来的地方,他们两个也很兴奋,但是兴奋归兴奋,我还要寻找如何出去的办法。我找到风吹出来的那个缝隙,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这间房子的屋顶,因为这间屋子是在老龙头长城的下面,所以这个屋顶的构造就是用垒长城的石块砌成的,我用双手顶这个缝隙周围的石块,连顶了两块都顶不动。当顶到第三块的时候,这个石块竟然被我向上顶起了一些,这就说明,这个石块的上面,是空的!我赶快用力把这个石块接着往上顶。当石块被我顶开的那一刹那,海风伴着海洋独特的气味冲了下来,这上面,果然是空的,是一条笔直向上的细细的通道,而且沿着通道的边缘刻着供攀爬用的石梯,我赶快顺着椅子爬下来,告诉胖子和Shirley杨他们,他们两个都很是兴奋,本来一直以为要被困死在这个地方,结果最后不但找到了下一条线索,而且还找到了密道且死里逃生,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啊!我们也顾不上高兴了,先把该拿好的东西拿好,让胖子先爬进密道,我和Shirley杨在下面推他,然后是Shirley杨,我在后面推,胖子在上面拉,最后是我进去。在我将进密道之前,我又低下头来看了一眼床上戚继光将军的尸骨,没想到戚继光将军戎马一生,奋力保家卫国,最后竟然自己一人孤零零地病死在这里,唉,真是世事难料啊。一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阵黯然,要不是戚继光将军卷轴里面写到了要与老龙头共存亡,我一定要把戚将军的尸骨带出这个潮湿阴冷的海下,要把他的尸骨好好地埋在他所热爱的这片土地上,并给他修一座大墓,把戚继光将军的经历写成墓志铭都刻在他的墓碑上,让百姓们都能了解戚继光将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他受到万世百姓的敬仰。我们三人都进去了之后,就顺着石梯往上爬,爬了没多久,就感觉前面有些光亮从头顶的石板上透射了出来,我们用双手把石板拱开,一个接一个地爬了出来,外面久违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真是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老子又重生了!”胖子突然来了一句。

  原来这个老龙头下密室里的通道,是一直通到了老龙头入海处就是最靠近海边的长城看台上,我们现在就在看台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欣赏着海水在下面波澜壮阔地拍打着长城,我们已经找到了下一条线索,而且自从到了山海关就接二连三经历了种种磨难,我们都一一挺了过来,一想到这里,再看看脚下的大海,顿时一种豪迈的情怀涌现出来。

  “老胡,你说我们这么长时间以来,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咱们到底图的是什么呢?你说钱财吧,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就算能够用来享乐,也总有迟暮的那一天;你说是刺激吧,也不是,其实每次想到咱们之前经历的那么多次生死悬于一线的任务,我都会害怕,因为当时如果真的有半点差错的话,你我可能现在早就见毛爷爷请教《毛泽东选集》去了;你说是工作吧,这也并不是我们的工作,咱们盗了这么多次斗,经历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你看下面的大海,大海这么的深邃,里面有无数的生命也有无数未知的东西,凭我们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是根本探索不过来的,但是人类探索不了的东西就并不一定说它们是不好的吧?就像我们冒了这么多次险,可能有很多的东西是人类科学解释不了的,但是解释不了的就一定是坏的吗?这又是一个驳论,想要去寻找答案,就像要去这个大海里捞针一样,根本是不可能的,对吧?”胖子说道。

  “小胖,真是长水平了,能说出这样的话了。看来,我平时对你的谆谆教导还是有用的。也许吧,胖子,就像你说的,我们现在可能无法挣够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也不是为了去寻求刺激才去盗了这么多的斗,这盗斗也并不是我们的正当职业,可是为什么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想要去完成它,想要去实现它呢。一是因为我们三个人可能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这种在面临危险边缘时刻的这种团结,这种互相信任的感觉,而且一路上不管是什么样的任务,我们三人总是相知相伴,哪怕有时会生气,有时会争吵,但是我们一路走过,快乐的日子实在太多了,我老胡的一生能够有你们两个知己,足矣。”我看着大海,也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行啦行啦,老胡、胖子你们两个人有完没完啊,这话听得我都起鸡皮疙瘩了,还能有比你们更肉麻的人吗?”Shirley杨边说边捂嘴笑道。

  “行行行,得得得,咱们既然已经在老龙头这里得到了线索,那咱们也别在这里看大海了啊,赶快回去旅馆整顿一下,好好休息,补充体力迎接下一次的挑战啊!当然最重要的是,胖爷我饿啦!”胖子说道。

  “吃吃吃,小胖你就知道吃,不过也确实是,说实话,咱们在老龙头里面也待得确实够久的了,走那个什么鬼打墙的地方走了那么久,后来又找线索什么的,我现在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咱们现在就打道回府吧!”Shirley杨也同意道。

  “好,那现在就让咱们打道回府,回去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好好吃顿饭,也好好休息一下,其他的事情咱们明天再作商议!”

  我们一行三人边走边聊,下了老龙头之后,由于是白天,老龙头外边有很多当地的老农牵着马车过来拉游客回山海关城区,我们和其中一位老农讲好价钱,让他带着我们回到了旅馆。 

下一篇:山海妖冢 第十一章 三清观(1)    上一篇:山海妖冢 第九章 鬼打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