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妖冢 第十六章 尸油河(1)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山海妖冢 第十六章 尸油河(1)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我们三个终于来到了黄牛山脚下,仰头望去,这黄牛山奇峰突出,怪石峥嵘,古木蔽日,流水漫走,端的是令人观之忘俗。

  Shirley杨赞叹道:“在我印象里,中国北方的山多是巍峨雄壮的多,没想到竟然也有如此风景秀美的地方,让我想起了美国落基山脉南部的一支分支山脉,也是这样的美。”

  胖子从鼻子里小声哼了一下,别看胖子一心念叨着去美国享福,可是你要是说美国比中国好,那他准急。估计要不是因为在三清观的时候我和Shirley杨不遗余力地救他,他小子还有点良心,非得又跟Shirley杨吵起来不可。

  Shirley杨听见胖子的鄙夷,假装没听见,问我道:“老胡,这黄牛山虽然不高,可是范围也不小,不知这悬阳洞究竟在山里什么位置?”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位农妇,我忙走上前去问道:“大姐,跟您打听一下,这黄牛山上是有个悬阳洞吧?”

  农妇热情地说:“是呀,你们是来玩的吧?这黄牛山可漂亮了,不过我跟你说,俺们山海关好玩的地方多着呢,还有背牛顶、天马山、宝峰禅寺……”

  我本来问这句话就是想先套个磁,没想到山海关人民质朴热情,不住口地介绍起来。我们着急上山,我赶紧打断她说道:“大姐,太谢谢您了,您说的那些地方我们都去过了,今天主要是想去悬阳洞看看,麻烦您能告诉我们从哪条路上山能找着吗?”

  “唉呀妈呀,那你们赶紧的吧,从这到悬阳洞还得爬老半天呢,再不去一会儿天黑了。就这边,顺着这条路上去就是了。”说着农妇给我们指出一条看起来还算好走的山路。谢过了农妇,胖子就甩开一身腱子肉先跑没影儿了,显然是没记住去三清观的时候他遭遇的事。我跟Shirley杨紧赶慢赶在后面追他,生怕他又遇到什么危险。

  这黄牛山看起来不高,但是山路崎岖,环山而行,我们三个又连续两天没怎么好好休息了,我和Shirley杨还没爬到悬阳洞就已经气喘吁吁。胖子倒是劲头十足,隔一会儿就跑回来看看我们跟没跟上。

  胖子又一次跑回来的时候大老远就对我们喊道:“我说老胡你俩快点行不行,就这体力还当什么摸金校尉啊,没等找到悬阳洞呢太阳都下山了。”

  Shirley杨一听眼睛一瞪:“胡八一!你答应我这次只是帮陈教授的忙找到陈家大墓,原来你心里还打着摸明器的主意!”

  我赶紧对胖子使眼色,一边微笑着对Shirley杨说道:“哪能呢,答应你不摸明器就是不摸,你还有什么不信的?你别听胖子瞎说。”一边心里暗暗骂道,王凯旋你个王八蛋,都嘱咐你多少次了,到底给老子说漏嘴了。

  胖子一见我挤眉弄眼的样子立刻反应过来了,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老胡好歹做过摸金校尉,不能因为现在不做了就把传统丢了,有些有益处的传统我们还是要保留的嘛!”Shirley杨将信将疑地瞪了我一眼,不说话闷头赶路。我走过胖子身边时捏住他胳膊上最嫩的一块肉狠狠掐了一下,小声说道:“死胖子,你说话走点脑子。”胖子自知理亏,也不跑在前面了,乖乖跟在我后面走。

  又爬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太阳已经偏向西方。Shirley杨看了看表说:“老胡,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了,咱们要加快点速度了。天黑以后山林里有野兽,不安全。”

  我刚要说话,胖子突然斜冲出去向前方跑去,Shirley杨生怕胖子再莽撞,在后面大喊:“王凯旋,你干什么去?”

  我跟Shirley杨对视一眼,这胖子也不说清发现什么了,我们只好赶紧小跑跟了上去。跑过了挡在眼前的灌木丛,胖子站在一处石碑前细细打量,宽厚的后背将石碑上的字全挡住了。我好奇地走上前去:“小胖你真是该减肥了,往前面一站跟堵肉墙似的。”走到胖子身边,才看清石碑上刻着“悬阳洞”三个篆体大字,忙招呼Shirley杨过来。

  Shirley杨看见悬阳洞几个字也很高兴,微笑道:“终于找到这个地方了,我还担心天黑前找不到呢。”

  我一拍胖子肩膀说道:“行啊,王凯旋同志,眼神练得够不错的!这得益于你对漂亮姑娘身材的多年观察。”

  胖子一拍胸脯说道:“那是,不是我吹,只要一姑娘打从我眼前走过,一打眼我就能知道这姑娘胸部什么型号的,要是夏天什么形状的我都能判断出来。”

  我一听胖子嘴又没把门的,赶紧一把捂住,笑着对Shirley杨说道:“杨参,你看看,这碑上的三字是’悬阳洞’吧。”

  Shirley杨冷笑一声道:“王凯旋,想不到你还有这爱好呢。想必胡八一的水平跟你不相上下吧。”我一听Shirley杨这么说,心想,完了,这事大了,这我得怎么解释才能证明我跟胖子这种色狼不是一路人呢。我狠狠剜了胖子一眼,随后对Shirley杨说道:“这事咱先别讨论了,现在最要紧的事是进悬阳洞一探究竟。等咱们找到陈家大墓,了了陈教授的心愿你再审问我不迟。”

  我这样一说,Shirley杨反倒不好再说什么,转身向洞里走去。胖子对我吐了吐舌头也赶紧跟上了Shirley杨向前跑去,只有我在后面苦笑着。这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说得真是不假,随便一句玩笑立刻就翻脸了。回头我得叮嘱胖子这种玩笑少开。

  这悬阳洞初进广阔,洞口高四五米,建有一座三层阁楼,龛内原供神像,洞后壁中塑释迦牟尼佛像,旁塑十八罗汉。洞侧两壁碑刻题记甚多,看落款多是明清两代文人题刻,内容大多也都是赞美悬阳洞景色突奇的诗句。洞左侧有一段石阶向上延伸,不过因为洞内太黑,看不清楚石阶通向什么地方。Shirley杨率先登上石阶,我和胖子紧随其后。石阶开始一段尚且宽阔,并排站五六个人没问题,谁知越向上越窄,最窄的地方胖子一个人过去还有些费劲。而且离洞顶越来越近,坡度也越来越陡,我们三个几乎是手脚并用才爬了上去。

  胖子颤着声问我:“老胡,咱们爬了多高了?这洞里黑黢黢的,前边该不会没路了吧。”胖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是恐高。我嘴里叼着狼眼,说话不利索,含含糊糊地说道:“没多高,你就放心大胆地爬吧,别往下看就是了。”

  大约爬了五分钟,洞里渐渐不那么黑了,好像有一丝光线照射进来。Shirley杨叫道:“你们看!”我和胖子抬头一看,只见石阶的最上方有一圆形小洞,此时已经是下午,太阳西斜,正好透过小洞照射进夕阳的余晖。小洞虽然是天然形成,可是却浑圆无比,在漆黑的洞里看去,正像是一轮太阳悬挂在洞里。我恍然大悟道:“原来悬阳洞的名字来源于此啊,大自然真是奇思妙想,令人畏惧。”

  Shirley杨说道:“我在县图书馆查资料的时候见过一本县志里记载:’洞顶有穴,日光悬照,然后山上迹之,终莫得其穿漏之处,因名悬阳洞。’大概是这样说的。”

  胖子因为在洞口说错了话,赶紧拍Shirley杨的马屁道:“高啊,实在是高!身为一个美国人,竟然能对中国的文言文过目不忘,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聪明才智和多么崇高的对中国的热爱。不过话说回来,俗话说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杨参跟了老胡那就是我们中国的媳妇,热爱点中国文化也是应该的。”

  Shirley杨听见胖子胡扯了一堆,哭笑不得,转身拿着狼眼对着胖子晃了一晃,想吓唬他一下,嘴里说道:“叫你满嘴的胡言乱语。”没想到胖子本来就因为恐高心惊胆战的,被Shirley杨突然用手电一晃,顿时脚下一滑,滚了下去。我和Shirley杨大惊失色,连忙爬下去追赶胖子。胖子终于滚到了一处比较平坦的角落里停了下来,半天没有动弹。我和Shirley杨冲到胖子身边扶他坐起来,用手电一照,还好他皮糙肉厚,没有摔坏,只是手上有点擦伤。胖子哎哟个不停:“我说杨参你也太狠了,我只是说你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您老这是要整死我呀!还是老话说得好啊,最毒妇人心。”

  Shirley杨满心愧疚地道歉:“胖子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本来只是想吓吓你,让你别再瞎说了,忘了你恐高这件事了,I'm so sorry for that.”Shirley杨一着急连美国话都秃噜出来了。胖子赶紧摆摆手道:“行了行了,我原谅你了,最怕你说鸟语了。老胡啊,看来以后你的生活中处处存在着危险了,小心吧。”

  我笑着给了胖子一脖溜子说道:“你丫还是摔得太轻,这工夫还能贫呢。赶紧活动活动胳膊腿儿,看哪儿摔坏了没有。”说完我拿手电仔细照着胖子的身上,看有没有擦伤之类,一会儿出去了好擦点药膏。我的手电刚晃过胖子的大肥脸,隐约觉得旁边墙壁上好像有字,忙照回去仔细看。在狼眼惨白的灯光照射下,只见三个血红的大字“无量山”刻在漆黑的洞壁上。看见这三个字,我一时说不出话来。Shirley杨和胖子发现了我的不寻常,顺着我的手电光束看去,也惊呆了。还是胖子先反应了过来,大叫道:“无量山!我肏!老胡咱们找到了!”我和Shirley杨相视一笑,这是我们自从来山海关以来第一次直接看见这三个字,这说明无量山确实就在这悬阳洞附近,也说明我们这么多天的辛苦终于要有个结果了。

  胖子猛地一拍我肩膀道:“都啥时候了你俩还在这儿眉来眼去的,无量山啊!咱们找到了!肯定就在这儿附近,别磨蹭了,赶紧摸摸这地方有没有机关。”说完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伸手就在无量山那几个字周围摸,我和Shirley杨也赶紧用手电照着洞壁的各个角落。

  就在这时,头顶小圆洞穴透进来的光线渐渐暗了下去,可此时离天黑还有至少两个小时。Shirley杨说:“我上去看看。”说完便向上爬了过去。洞穴并不长,Shirley杨不一会儿便回来说道:“外边竟然日食了!已经进行一半了,怪不得天暗了下来,这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胖子听说日食也非要出去看看,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日食,我们三个便向上爬到小圆洞穴处去看日食。爬到了洞口才知道,原来小圆洞穴也并不小,足够一个成年人弯腰通过。洞穴外是一条山路,看样子通向另一座山峰。太阳逐渐被吞食成一个月牙形状,天色也越来越暗了,不多时日全食就已经完成,整个太阳只剩一圈红色的光圈,静静地悬挂在山上。我们三个都很兴奋,没想到此行竟然还能看见日全食。恋恋不舍地看了一会儿,Shirley杨说道:“回去吧,咱们还要继续找无量山的秘密呢!”胖子这才不情不愿地返回洞里,我和Shirley杨跟在后面。

  胖子这次说什么也不爬在第一个了,我便爬在最前面,石阶太陡,只好背着爬下去。差不多快爬到无量山那几个字的位置,我打开狼眼,向墙上一扫,顿时手一抖,狼眼掉在了地上。Shirley杨和胖子听见我的异常,急忙爬了下来,顿时也惊呆了。原来刻着无量山这几个字的洞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小洞!

  我捡起狼眼,向洞里照去,可是洞里实在太黑,什么都看不见。Shirley杨扯了扯我的衣袖说道:“老胡,这一定就是陈家大墓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胖子奇道。

  “你忘了吗,诗的第一句,’无量山峰晴转阴’,刚刚外面还阳光明媚,突然间竟然出现了日食,这不正是晴转阴吗?”Shirley杨说道。

  “对,“我点头道,“杨参说得没错,外面刚一转阴,这原本写着无量山三个字的地方就变成了大洞,可见这绝不是巧合。我猜这洞口一定有一个感应光线或者温度的机关,会随着外界的阳光照射条件而控制石门的开关。”

  胖子说道:“这陈家也太缺德了,写了首诗作为线索竟然是从第二句开始,第一句竟然是终点。幸亏咱们运气好,不然从第一句开始找,光找这无量山就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呢。”

  Shirley杨点头道:“现在想来,最难有头绪的还是第一条线索,谁会想到这陈家竟然留了条线索在洗尘寺底呢。”想到这一路的艰辛,我们都不仅有些慨叹。

  胖子急道:“你们俩别在这儿伤春悲秋的了,赶紧进去吧!这终点就在眼前了你们怎么不着急呢,心真宽呢!”

  我从包里掏出一个冷烟火扔向洞里,冷烟火发出明亮的光,照亮了整个洞穴。只见洞穴内顶高约三米,宽约四米,洞壁及地面干燥光滑,只是深不见尽头,想必这陈家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才修建好这个洞穴的。我们三人共同历险已经多次,没什么好嘱咐的,我便让胖子带头先进洞穴,我照例殿后。胖子二话不说立刻进洞,Shirley杨紧跟其后,我检查了下背包物品便也跟着Shirley杨进了去。前脚刚迈进去,我突然听见石阶下面的洞口处似乎有什么声音,便停了下来用狼眼照看。前面胖子见我没有跟上,便回过头大叫:“老胡你干吗呢,快点儿跟上,无组织、无纪律,脱离队伍!”

  我没看见下面到底有什么,也许是野兔、野鸡什么的小动物在下面路过,便赶紧向前跑了几步追上胖子和Shirley杨。走了几步我突然想起在老龙头时遇见的鬼打墙,忙对胖子说道:“小胖,别贴着墙壁走,走在路中间,免得着了道。”胖子顿时领会了我的意思,走在了路中间。

  这条路又黑又长,三只狼眼的光线根本不足以照亮整条道路。走了大约十分钟,前面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胖子在前面边走边喊道:“老胡,前面有东西挡路,扔支冷烟火照照。”我又从背包里掏出一支冷烟火扔了过去,幽冷的火光照亮了我们面前挡路的东西。只见眼前竖立着一个硕大的铁架子,上面悬挂着一只巨大的东西。还没等我们进一步看清楚,冷烟火便熄灭了。这时Shirley杨突然说道:“老胡,你看墙边。”我打着狼眼照过去,只见墙边每隔半米便有一个人灯跪在地上,与我们在洗尘寺摆放狗头人身像的密室里见的一样,都是全裸的人跪在地上,双手背后,大张着嘴。我走近用狼眼照了照人灯嘴里,不出意料,嘴里也有一些人油,只是这些人灯嘴里的灯芯比密室里的更粗些,尚没有完全腐烂,并且每只灯芯之间都用绳索连着。

  我掏出打火机点燃了一只灯芯,这只燃着的灯芯的火苗顺着绳索点燃了另一只灯芯,一个传递一个,慢慢地这一侧全部人灯都点燃了。Shirley杨走到墙的另一侧也点燃了灯芯,渐渐所有的人灯都点着了,洞穴里一片明亮。我们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东西。

  山洞到了人灯这里就已经是尽头,前方是一片豁然开朗的空间,好像是在山体里掏的一个大洞,大到几乎把整座山都掏空了。在距离我们两米远的地上有一条河沟,大概有三米多宽、四五米深,河里流动着一些液体,在明亮的灯火亮光下发出忽明忽暗的光芒。河沟里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铁架子,几乎顶到了山洞顶。铁架的上部竖着一个风扇一样的圆盘,镶嵌有七片扇叶,看起来锈迹斑斑。圆盘直径差不多也是三米左右,远处看这个铁器像是一只长着硕大脑袋的怪兽,在静静地等待着前来的人们。

  胖子捅了捅我说:“老胡,你说那铁架子该不会真的是通风的风扇吧。按理说明朝应该还没发明风扇吧。”

  Shirley杨摇头道:“这铁架立在河沟里不知是什么意思,我总觉得这两者有必然的联系。”

  “我觉得现在最严重的问题是怎样能渡过这道河沟。”我对他俩说道,“这河沟里的液体怎么看都不像是水,说不定有什么腐蚀性。”

  “妈的,这破山洞里连老鼠都没有,不然还能扔下去一只试试。”胖子遍寻活物无果,恨恨地说道。

  Shirley杨站到河沟边上探头往下看,回头对我说道:“老胡,这河沟的设置明显是为了不让闯入者进入,可是这沟里又立着一个铁架,只要把绳子绑在铁架顶端荡过去就行了。这设计明显自相矛盾。你说这铁架会不会是有什么别的用途?”

  胖子说道:“哎呀这还不明显吗,这铁架上的风扇肯定也是个机关,没准儿是转起来伤人的,不过好几百年过去了,早他妈锈了,不信你们看看,这哪有什么东西能让这大风扇转起来,古时候也没有电。要我说咱们就吊在那大风扇上荡过去得了。”

  我仔细看了看铁架顶端,确实锈得很死,如果没有外力的话应该不会轻易转动。而且看这个铁架子,是几根大腿粗的铁柱围搭起来的,中间有一根铁管连接风扇,像是有个轴承之类的东西。最重要的是这些铁柱、铁管、轴承全都已经锈得死死的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不会活动。于是我大手一挥:“过河!”

  Shirley杨运用在美国西部时练就的套马技巧轻易地就将绳子套上了风扇。胖子估算了下长度,握住绳子的末端说:“不用说,肯定是我王副司令身先士卒,先替同志们蹚蹚道,无论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我绝不退缩!”说完就想抓着绳子荡过去。我和Shirley杨一把抓住胖子同时说道:“我先来!”

  我是怕胖子莽撞,又发生点什么意外,所以想着我先去蹚路。眼见Shirley杨也说先过去,我心知她也是这样想,不禁有些感动。我拿掉Shirley杨抓住绳子的手说:“杨参,我知道你们美国讲究女士优先,可是在我们中国,讲究的是大丈夫冲锋陷阵,女子坐守后方。所以你就别争了,我先过去。”“可是……”Shirley杨还要说什么,我摆摆手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我抓住绳子,一挥手道:“同志们,冲啊!”喊完就拼命向前冲去。

  到了河沟边上,我猛地一跃,自忖下一秒一定是双脚踏在河沟对岸的土地上,不料我荡到一半,绳子猛地往下一沉,顿时前进的势头停滞了,我顿时向旁边的铁架子荡去。身后的胖子和Shirley杨一声惊呼。就在我马上要撞上铁架子的时候伸腿在架子上一蹬,身体顿时便荡了开去。

  胖子立刻就要拿绳子上来救我,一把被Shirley杨拦下,急道:“你千万别上去,这铁架子锈了这么多年,万一禁不住你俩的重量呢!”胖子一听只好作罢,焦急地看着我。我在又荡回去马上要撞到铁架的时候用腿钩住了一根铁柱,我的腿却也狠狠地撞在铁柱上。我疼得闷哼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腿钩住铁架的时候,我猛地松开绳子,借着冲力紧紧地抱住了一个铁柱。

  Shirley杨在下面焦急地问我:“老胡,你没事吧?”我故作轻松地答道:“我很好,很有些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就是有点高处不胜寒,你们快上来陪我吧!”Shirley杨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刚才吓死我了。”胖子哈哈大笑道:“胡司令,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红四方面军的领袖人物,现在像只猴子似的抱在柱子上,实在是有损我军军威啊!”

  我本来抱在柱子上就有些心惊胆战,被胖子一嘲笑,加上Shirley杨还站在下面看着,顿时有点儿脸红。我对胖子说道:“王凯旋你现在尽情地嘲笑我吧,一会儿你也要荡着绳子过来,看你还笑得出来吗?”胖子恐高症不轻,听见我这么说,正好戳中他的心病,讪讪地不吱声了。我见胖子偃旗息鼓,正得意地准备继续叫嚣,突然发现岸边的一只人灯摇摇欲坠,连接两个人灯的绳子已经被烧断了。我刚要招呼胖子去看看,那只人灯却扑通一声掉进了河沟。

  霎时间河沟里便起了大火,火苗呼地一下就蹿了一米多高,瞬间蔓延开去,整个河沟变成了一条大火龙,吐着火舌企图吞噬一切。我们都被这个变故惊呆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Shirley杨最先反应过来,对我喊道:“老胡,那河沟里的液体是尸油!你快抓着旁边的绳子想办法到对岸去!”

  Shirley杨的话提醒了我,我赶紧抓住了垂在我身边的绳子,可是不料因为我手松开了柱子,只有双腿紧夹着,在抓住绳子的同时我竟然因为没有受力点一下子大头朝下了。Shirley杨一声惊呼,胖子一急就要冲过来,我赶紧喊道:“我没事!小胖你别过来!”说着我手上暗暗使劲,慢慢抓着绳子爬了上去,终于颠倒了过来。胖子见我正了过来对我喊道:“老胡,你别磨蹭了,一会儿绳子该被烧断了,你赶紧过去吧!”

  我低头一看,绳子下端已经被烧着了,过不了多久火苗就会顺着绳子烧上来。我赶紧一腿盘好柱子,一只脚踩在柱子上,勉强找了一个着力点,想要一咬牙荡过去。突然听见Shirley杨在底下叫道:“老胡,不好!风扇转起来了!”我抬头一看,原本锈得死死的风扇竟然缓慢地转了起来,更要命的是连接风扇和铁架的杠杆竟然也转动了起来,顶着风扇正从右边缓缓地转向左边。我本来手抓着绳子腿盘在铁架右侧的铁柱上,而绳子被Shirley杨套在了杠杆上,现在杠杆向左侧转动,我也随着绳子慢慢地转向了左边。我号叫道:“王凯旋,老子杀了你!你不说这锈死了吗!”胖子见状也吓呆了,赶紧对我说道:“老胡,你快撒手,别拉着绳子了,一会儿风扇转到左边你会被带得掉下去的!”

  我赶紧松开了绳子,依旧双腿双手抱着柱子,一时进退两难。底下的火越烧越旺,热浪不停歇地扑上来,烤得我大汗淋漓。我感觉自己再烤一会儿就要虚脱了,赶紧咬了一下舌尖,顿时清醒了一些。Shirley杨在下面对我喊道:“老胡,风扇越转越快了,你小心些别被打到。”我转过头一看,风扇已经转得起了速度,就像是谁在生锈的轴承间涂了润滑油一样,越转越快。这七片硕大的风扇叶锋利无比,飞快地转动起来就像是一台快速切割机。我看了暗暗心惊,这要是不小心碰到了,肯定胳膊都会绞折的。还好杠杆可能锈得比较死,转动得比较慢,现在转到左边正慢慢地转回来。我暗自估算了一下,杠杆大约长半米多,也就是说风扇离铁柱大约半米多,那么这半米就算是这台切割机的盲区,只要我保证抱着铁柱不超过半米的范围,那应该还是安全的。可是我自从上了铁柱到现在,已经有十分钟了,再加上下面的火烤烟熏,体力消耗很大,实在是支撑不了多久了,如果再不赶紧想办法过去,恐怕真要掉下去变成烤乳猪了。绳子已经被火烧断了,Shirley杨想再套过来一根,可是不知怎么无论如何也套不上杠杆。

  胖子见Shirley杨套不上绳子,急得直骂娘,眼见我越来越支撑不住,站在岸边又实在帮不上忙,对我吼道:“老胡,管他娘的,直接跳!这距离我看了,也不算很远,拼死跳了没准儿还能过去,总好过掉下去直接被火烧死!”Shirley杨一听见胖子这样说,顿时急了:“王凯旋!你怎么能这样说!万一老胡跳不过去呢!”说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哭声。听见胖子和Shirley杨的话,我心一横,反正不跳是肯定死,跳了没准儿还能活,趁着还有力气干脆跳吧。想罢眼睛一闭,心一横,一腿盘紧柱子,右脚撑在柱子上,心里默念着“一、二、三!”右腿猛地使劲一蹬,整个人就扑了出去。

  砰地一下,我重重地撞在了对岸的河沟壁上,然后开始迅速下滑,我的手拼命地抠住地面,脚使劲抵住沟壁,终于停住了滑势,吊在了对岸边缘。还没等我暗自庆幸,一股滚烫的感觉自脚底传来,我没法低头看,可我也知道肯定是我垂下的身体碰到了凶猛的火苗。可是我的胳膊和腿已经酸软无力了,我想爬到岸上可是使不上力气。突然我觉得小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想必是火苗烧着了我的裤子。这时Shirley杨在对面凄厉地喊了一声:“老胡!”我听见她凄楚的声音,顿时不知从哪里生发出一股力气,双臂猛地一使劲,脚下使劲一蹬,爬上了岸。我就地一滚,腿上的火苗被压灭了,可是我低头一看,裤腿已经烧着了一半,小腿也起了很多大水疱,其他部位也有少许的烧伤,惨不忍睹。

  不过还好我过来了!我站起来向对面的Shirley杨和胖子挥了挥手,胖子使劲对我竖着大拇指,Shirley杨偷偷用手背擦了下眼泪。我见他俩为我着急的心情,不禁也有些动容。胖子冲我喊道:“老胡,你真牛逼!我承认你是正司令了!我甘愿在你手下当副的!”

  我笑骂道:“你大爷的!我本来就是正司令!”

  “正司令,您老过去了,我和杨参谋怎么办?风扇转得太快了。”胖子喊道。

  我抬头一看,果然风扇已经越转越快,快得都看不清扇叶了,杠杆看起来也活动开了,快速地转着。现在的铁架子整个就是一台绞肉机,恐怕就算是钢筋铁骨也禁不住这一绞。我心下着急起来,胖子和Shirley杨不进来,难道我自己一个人进去找陈家大墓?他俩肯定不放心我自己进去,我自然也不放心他俩留在这儿,万一又有什么机关就麻烦了。

  “司令,干脆你在那边等会儿,我和杨参谋等火停了就过去。”胖子把手卷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喊道。

  “胖子,这沟里的油应该跟人灯里的油一样,是尸油,这么多恐怕要烧几个月才能烧完。”Shirley杨面露难色说道。

  听见Shirley杨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原来这沟里填满尸油有两个用途:一是形成大火隔断去路;二是利用火产生的热浪并配合一些机关来让风扇和杠杆转动,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绞肉机,想要通过更是难上加难。而那些把人灯连起来的绳索,根本不是为了点燃一个人灯就可以点燃整排灯,而是为了烧断后使人灯掉落,点燃河沟大火。而我们在洗尘寺已经见过了人灯并点燃了,所以到了此处再不会怀疑这人灯还有其他用途,自然而然就点亮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便想要告诉Shirley杨,谁知她指了指风扇,又指了指河沟大火和人灯,我便知道她也想明白了。胖子见我俩打哑谜,狐疑道:“你俩比画什么呢,该不会都这工夫了还有闲情表白吧!”

  “表白个屁,你这个单细胞生物。赶紧想想怎么过来吧!”我冲胖子喊道。

  烧了这么半天,火势并没有小,反而越烧越旺,看来我们分析得不错,这河沟里的液体果然是尸油。随着火势不停地增大,产生的热空气越来越多,冷热空气对流越来越频繁,自然风扇也就越转越快,杠杆也越转越快,现在风扇已经围着铁架疯狂地公转和自转了。胖子走到墙边灭了一个人灯嘴里的火,举起人灯,小心翼翼地伸向风扇,顿时风扇的快速转动将人灯的下半身打了个粉碎。胖子赶紧松手将人灯扔进了河沟,对我喊道:“老胡,这他妈太吓人了,怎么过去啊!”

  我耸耸肩,表示现在没有任何头绪。一时我们三个都陷入了沉思,我拼命地想着怎么能让他们顺利地过来。胖子突然把身后的背包解了下来,从里面掏出大金牙带来的弩和钢箭。我连忙问:“小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万万不可自杀成仁。”

  “呸,胡八一你满嘴放屁,老子还没活够呢。”胖子将钢箭装在弩上,端起瞄准了风扇。Shirley杨奇道:“胖子,难道你要将风扇射下来?”胖子用一只眼睛瞄准,说道:“我这么高深的思想岂是你们能领会的,看着吧。”说完嗖的一声将钢箭射了出去。

  钢箭正好打在疯狂旋转的风扇叶上,铛的一声被风扇猛地打了出来,飞速地向我射来,我连忙就地一滚,钢箭就射在我身后一寸的地上,深深地扎进土里。我看着钢箭的位置,出了一身的冷汗,慢慢爬起来咬牙道:“王凯旋副司令,我们凡夫俗子果然是不能领会您高深的思想,敢情您专门瞄准了就等着射我呢!”

  胖子看差点儿射着我,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说道:“不敢不敢!还请胡总司令原谅,再给属下一次机会,这次必当班师凯旋。”说罢又将一支箭装在了弩上,我和Shirley杨见状赶紧各后退十米,防止成了胖子练手的牺牲品。胖子深吸一口气,瞄准了风扇,“嗖”的一声又一支箭射了出去。这次钢箭不偏不倚刚好穿过风扇的包围圈,铛的一声射在了杠杆与铁柱的轴承处。轴承年久失修,已经锈掉了大半,又被胖子射来的钢箭一扎,顿时变了形,渐渐卡住不动了。我愣愣地看了半天方反应过来,大叫道:“胖子你太牛逼了!你这准头儿堪比杨子荣!我决定代表组织赐予你王子荣的称号!”Shirley杨也连忙跑到胖子身边,拍着胖子的肩膀说道:“小胖,你这招太厉害了!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胖子扬扬得意道:“不是我吹,打从胖爷我四岁能摸枪开始,那北京四九城神枪手这一名号就再没到过别人手里。百步穿杨都是小意思,四百米外我能打穿啤酒瓶子。我这人谦虚,平时不爱炫耀,再说了这一手也没什么,跟卖煎饼的摊煎饼好吃、卖草鞋的编草鞋好看都是一样的,还是属于人民群众中的一分子嘛。你们不要搞个人崇拜,要客观辩证地看问题。”

  我笑道:“是是,胖爷说得是。胖爷不仅技艺超群,还兼有高远的思想、宽广的胸襟,实在是我党的栋梁之才。胖爷,接下来您老是不是该稍移玉趾,赶紧过来了?”Shirley杨走到岸边又将绳子套在了风扇叶片上,回头对胖子说道:“小胖,你先过去吧。”

  “还是你先过吧。”胖子不肯。Shirley杨也不再争辩,走到远处助跑到岸边,猛地一荡,身形矫捷地便荡了过来。

  “小胖你快点过来吧,队伍没有了你怎么能打胜仗,我们需要你。”我对胖子喊道。

  “同志们不要急,少安毋躁,我这就过去。”说完抓住Shirley杨扔过去的绳子,也荡了过来。荡到一半的时候,风扇“咔嚓”一声断了一半,胖子猛地下沉。本来胖子就有恐高症,荡过来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这下猛地一沉胖子忍不住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得腿脚发软。绳子已经不听话地向铁架撞去。我赶紧喊道:“小胖,抓住架子!”胖子听见我的喊声猛地抱住眼前的铁柱,像我之前一样附在了铁柱上。

  那风扇本来经历了数百年的水汽侵蚀,已经锈钝不堪,再加上之前我荡过去的时候已经大力拽了一下,刚才又被胖子一箭射得变了形,能勉强承载住Shirley杨的重量已经是极限了,胖子这二百来斤的体重实在是禁不住了,一阵断裂声之后风扇无力地掉了下去,瞬间被火苗吞没了。胖子战战兢兢地伏在铁柱上,紧紧抱着不敢睁眼。我忍不住大笑道:“小胖,你怎么说也是我们红四方面军的领袖人物,刚才一箭射坏风扇的英姿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像猴子一样趴在柱子上,实在是有损我军军威。”

  胖子闭着眼睛恨声道:“胡八一,你等老子下来,先与你大战三百回合!”Shirley杨狠打我一下说道:“老胡你太没正经了,胖子还处在危险之中呢,你还有心思拿他开玩笑。”我揉着被Shirley杨打疼的地方说道:“小胖,拿出你的勇气来,前方还有宝贝等着你呢,你可别在这儿了。”胖子一听急道:“他妈的,谁敢动老子的宝贝!我这就下来!”

  我暗笑道:“那你睁开眼睛,我把绳子给你扔过去,你猛地跳过来就行,我和杨参谋拽着你。”胖子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点点头。Shirley杨把绳子扔向胖子,胖子猛地伸手一抓,还好抓住了。这手离开柱子一刹那的工夫就把胖子吓得够戗,抱着铁柱直哆嗦。我赶紧说道:“小胖,干得漂亮。现在你把绳子缠在手上,我喊一二三,你蹬住了就跳过来。”胖子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猛地点了点头。我趁势喊道:“一,二,三!”胖子使劲向前一跳,我和Shirley杨拼命拽着绳子,咚地一下胖子拦腰撞在了岸边。

  我和Shirley杨连忙连拉带拽把胖子拖了上来,胖子躺在地上哼哼道:“老胡,快看看老子膝盖骨是不是摔碎了。妈的,刚才正好卡在腰上,差点儿把午饭吐出来。”我边检查着胖子的腿边说道:“胖爷这一跳当真神勇,不仅速度奇快,姿势还很优美,就连着陆点都选得比我好。”胖子的骨头硬,没摔坏,就是小腿上有很多擦伤。Shirley杨拿出药膏给胖子细细抹上,胖子这才缓过劲来。

  我们三个回望着对岸,回忆着刚才惊险的一幕幕,都是心有余悸。Shirley杨仔细地为我包扎伤口,胖子仍然躺在地上休息,气氛平和得就好像没有发生刚才的事一样。我见大家歇得差不多了,踢了踢胖子的大屁股,说道:“走吧,继续前进吧!”我们三个便背起背包继续向前走去。 

下一篇:山海妖冢 第十七章 九棺黑煞(1)    上一篇:山海妖冢 第十五章 悬阳洞(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