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3)
Feed RSS
鬼吹灯   天珠变   阴阳代理人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3)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发布时间:2016/1/24    作者:天下霸唱

 牧民的孩子大多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别看小卷毛当时才九岁,马术已经相当精湛。我们策马扬鞭一路飞驰,翻山越岭,周围的景色起起伏伏,穿过沼泽地的时候,马的姿态时而上仰、时而下冲,着实让我捏了把冷汗。离圣泉不远的地方,马已经不能通过了,前面横七竖八长着奇怪的枝干,说来也奇怪,穿过怪树林临近圣泉处,树木挺拔,中间闪出一条路,豁然开朗,却并非人工铺设。

  我们把马放出去吃草,然后徒步前往,走了两个多钟头,圣泉是一处直径大概半米左右的泉眼,水极其清澈,最有意思的就是,当你发出声音的时候,泉眼里的水会打出浪花,晶莹剔透。随着声音频率的增加,水花也会加快或减慢,很是神奇。在当地人的眼中此处泉眼是神圣的,周围的树上也挂满了人们许愿的小牌牌。

  只是圣泉在当地人心目中再神圣,也从没出现过什么返老还童的传说,要不然老艾尔肯还不早早地下去洗一个凉水澡。我把当初在喀纳斯的故事当做饭后娱乐给大家讲了一遍,胖子挪揄我说:“想不到老胡你也年轻过,当年还挺有追求。”我刚想反驳他,远远地看见一直在大帐篷里和老酋长聊天的秃瓢,忽然苦着一张脸走了出来。我很少见到他把表情挂在脸上,心想可能出了什么大事。秃瓢走到篝火跟前,盘腿一坐,对我们说道:“司马贤的队伍很可能已经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几个人的心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小王八带头问道:“咱们在库斯科的时候不是刚和他手下的人马动过手吗?怎么算也不可能比我们快,你从哪儿听来的消息?”

  ”错不了,我刚才想向酋长要一名会说西班牙语的土著做向导。他告诉我说,村子里唯一会说外语的是一个叫亚洞的猎人,亚洞负责村子里的对外贸易,每个月都要带着村民们打的猎物去镇上换取生活必需品,遇到大的节庆就骑着毛驴去更远的大镇子里,向游客兜售妇女们做的手工艺品,所以亚洞会说一些西班牙语和英语。但是三天前,有一个亚洲女人带着几个白种人来到提他玛村,出高价聘请向导,她说自己是杂志社的记者,想去丛林里拍摄一些素材。亚洞向酋长告假想要挣一笔外快。没想到一去三天,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他家老婆孩子都快急疯了。”

  初闻”亚洲女人”四个字的时候,我的心跟着跳了一下,但随后一想,Shirley杨走得十分匆忙,并没有什么随行人员同往。何况她要是有时间请向导,又怎么会不给我们留下线索。这个自称是记者的亚洲女人,很有可能是蒋平口中那个科学院的绘图员,竹竿子一行人中唯一的女性成员。如果真的是她,那么竹竿子的队伍必然是分成了两队,一队人马由黑大汉带领在库斯科做阻截任务,另一队人马由那个绘图员充当领队,先我们一步深入到了亚马孙雨林中。

  我觉得这个线索非比寻常,值得深入调查,就和秃瓢一起再次来到了红毛酋长的帐篷里求证。

  我们进去的时候,老酋长正捧着腰间的绳结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问题,他身边跪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印第安少年,一脸急切的样子。秃瓢拉着我坐到一边低声说:“奇谱卡玛雅正在用绳结为这位少年占卜,咱们的事还是缓一缓再说。”

  因为天色已晚,土著们在大帐篷四周的围柱上插上了火把,卡玛雅酋长坐在用美洲豹的兽皮缝制的毛毡上,一边摸索着绳结一边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在对那个印第安少年诉说着什么,我问秃瓢占卜的内容,他说他也不是听得太懂,大体意思是少年的家人要遭殃云云。果然少年的脸上慢慢露出了焦急失落的神色。我心说十卦九骗,要是万事都能预测,那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秃瓢对我说:“印加人十分信任占卜术,据说在西班牙人入侵印加之前,巫师曾经看到太阳被三层怪圈围绕,当时举国上下一片惶恐。以致后来西班牙侵略者来到印加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被当成解救亡国危机天神供奉。”

  我啧啧而叹:“这就是封建迷信带来的恶果,淳朴的印加人民一定没有想到看似和善的异族天神只是一些装备着现代化武器的侵略者,他们到这里根本不是为了解救印加人的危机,而是抢夺黄金和土地。”

  不知红毛酋长说了些什么,印第安少年忽然跟他激烈地争论了起来,他们的语速很快,秃瓢根本来不及听明白,更别说翻译给我听。只见那个印第安少年手舞足蹈地站了起来,不停地拿手指指着外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老酋长心平气和地向他解释,不想少年越说越急,最后干脆一跺脚冲出了大帐篷。

  我心说这死小子个头不大,脾气不小,居然敢当着客人的面跟部落酋长耍横,回头肯定少不了挨一屁股板子,只是不知道印第安人有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回头可别把好好的娃给打傻了才是。

  卡玛雅酋长并没有追究少年的责任,他看了看我们,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秃瓢和我向酋长行了一个礼,然后就开门见山地问起了那个叫亚洞的向导和亚洲女记者的事。

  从红毛酋长的回忆里,我们知道了一些那个亚洲女人的外貌特征,身高一米七左右,梳着黑色齐耳短发,留着娃娃头。这显然不是Shirley杨的风格,更不是我在上海机场遇到的那个身材娇小的绘图员。她的队伍一共六个人,除了她之外,还有三个白人男子和两个秘鲁当地人。他们携带了大型的照明设备,还有一辆水陆两用的越野车。听完酋长的描述,秃瓢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们不像是司马贤的人马,刚才是我多虑了。”

  我说:“能多想一步总归是好的,免得到了里面被人家打得措手不及。既然没有向导,我们只能在进入丛林之前,尽量把路线标注清楚,现在有机会不如直接请教酋长。”秃瓢向酋长转达了我的意思,老人家笑眯眯地对我说OK。

  我拿出事先重新整理过的地图,向卡玛雅酋长请教路线。他戴着老花镜,只扫了一眼,直接对我们摆了摆手。秃瓢急忙问他怎么回事,两人交涉了一番,秃瓢惨着一张脸对我解释:“他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在魔鬼桥的对岸,只有生活在亚马孙平原内部的当地土著才认识路。提他玛村人的活动范围只限河滩外围,深入到雨林内部的情况他们也不了解。没有办法为我们指明详细的路线。他还说过了魔鬼桥就是恶魔的老家,那里危机四伏,传说还有食人族出没。酋长希望我们珍惜生命,不要去冒险。”眼看着夜色已深,我们也不方便继续打扰老酋长休息,只能就此告辞。

  我俩在卡玛雅酋长那里吃了一个闭门羹,心里很是失落。没想到刚掀开帐篷上的门帘,一个黑糊糊的小手就从旁边伸了过来。仔细一看,正是之前在帐篷里与老酋长发生争执的少年,原来他刚刚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帐篷旁边的柴堆里偷听我们和酋长的对话。他拉着我们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对着秃瓢叽里呱啦说了一通,神情很是急切。我问秃瓢这孩子说什么,他抑制不住兴奋的表情对我说:“这个孩子认识去魔鬼桥的路,他说愿意当我们的向导。”

  我一听觉得很奇怪,老酋长明明说村子里没有人去过魔鬼桥对岸,眼前的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难道他居然比活了一把年纪的卡玛雅酋长更加博识?再者,如果这个小豆丁所言非虚,那么老酋长又为什么要欺骗我们,说村子里没有人认识去魔鬼桥的路呢?这其中难道有莫大的隐情?我看眼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就把小豆丁带到了我们几个人的草屋里,让他坐下来慢慢说。没想到,这一谈,却谈出了许多被卡玛雅酋长刻意隐藏的真相。 

下一篇: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4)    上一篇: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